劉洋

法務總監,英國希德律師行香港辦公室

劉先生擁有英格蘭及威爾士和中國的律師執業資格。劉先生主要職業領域是商事與航運訴訟和仲裁業務。他在處理國際商業爭議方面具有豐富經驗,主要包括國際貨物買賣和貿易以及大宗商品、能源和離岸工程、股東及股權相關糾紛、國際投資(特別是涉及“一帶一路”項目)、商業欺詐、執行國際判決和仲裁裁決等領域。劉先生在眾多香港政府咨詢機構中擔任委員,包括仲裁推广咨詢委員會、調解督導委員會、航空發展及三跑道系統咨詢委員會、香港海運港口局,以及人事登記審裁處審裁員。他亦是國際航運公會中國辦事處首席代表。

2021年4月1日,筆者應邀出席香港律政司與香港律師會合辦的網絡研討會,就香港法律雲端的發展表達看法。2019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促使許多行業發生高度信息化轉變。法律行業也不例外,法律科技的使用已經與法律實踐密不可分。作為一個方便用戶使用,並致力于為本地法律及爭議解決界提供安全可靠的數據儲存服務的「香港法律雲端」,已成為時下的熱門話題。 本文將從仲裁角度探討香港法律雲端的發展。 居家辦公…
2021年八月
背景資料 答辯人是一家有三名董事的香港註冊公司、一家英屬處女群島公司及兩名自然人,即Ms Wang及Ms Yang。 兩名董事Ms Wang及Ms Yang似乎是中國大陸大連的居民(下稱「董事」)。 雖然答辯人在香港設有辦事處,但其業務主要在中國內地進行。答辯人在爭議的租船合約中所述的地址是在大連。 2019年10月31日,申請人獲得許可,…
2021年七月
背景 在早前《仲裁的訟費和獲得保全的費用》(《香港律師》,2020年9月) 一文中,我們討論的問題之一是,根據目前香港法律和《關於內地與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就仲裁程序相互協助保全的安排》(“《保全安排》”)的規定,申請人在內地法院申請臨時措施時,似乎沒有對申請人是否可以向仲裁庭申請相關訟費制定清晰機制。。這其實是我們的經驗之談(本行根據《保全安排》首次成功向內地法院申請了臨時措施),…
2021年七月
自2019年4月實施民事司法制度改革以來,香港一直在努力推動社會人士廣泛運用調解的方式解決各種民商事糾紛。為促進大眾使用調解,香港特區政府制定了諸多條例, 例如《調解條例》(第620章)和《道歉條例》(第631章),以及開展了「調解為先承諾書」等活動。香港早已顯露出成為亞太地區乃至全世界調解中心的雄心。隨著2019年2月頒布《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以下簡稱《綱要》),…
2021年七月
简介及背景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以来,通过电子邮件和电话等方式进行的网络诈骗案件大幅增加。当人们因为新冠疫情大流行而普遍在家工作时,黑客利用这样的机会大量发送欺诈性电子邮件和社交软件消息,诱使受害者点击恶意链接或打开附件,网络诈骗的风险进一步增加。 据香港《南华早报》报道,香港警方在2019年截获了来自香港本地和世界各地网络和电话诈骗受害者的30多亿港元(3.84亿美元),…
2021年七月
根據《關於內地與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就仲裁程序相互協助保全的安排》(以下簡稱“《安排》”),“在香港進行仲裁”的一方有權向內地有關法院申請保全,例如財產保全、證據保全和行為保全。在內地法庭申請的程序中,不可避免地會因此而產生相應的費用。盡管該內地的法庭程序是獨立的,但也附屬於香港的仲裁程序。在這種情況下,一個需要解決的實際問題是:這些相應的費用可否在之後的香港仲裁程序中進行追討? 仲裁費用的類型…
2021年七月
2019年10月1日,《關於內地與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就仲裁程序相互協助保全的安排》(以下簡稱“《安排》”)正式生效。香港仲裁程序的當事人可以向內地法院申請仲裁保全協助,以保障仲裁裁決的執行。 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也發布了有關《安排》的理解與適用(以下簡稱 “《指引》”)。 根據《安排》,香港仲裁程序的當事人在仲裁裁決作出前,可以向內地法院申請保全。…
2021年七月
2019年4月2日標誌著香港仲裁制度的一個重要里程碑—在這一天,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簽署了《關於內地與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就仲裁程序相互協助保全的安排》(《安排》)。該《安排》是在香港簽署的,並將於簽署雙方宣佈的日期生效。 根據該《安排》,在香港設立的仲裁機構管理的仲裁程序當事人,有資格向內地法院(即中級人民法院)申請保全。這些保全包括保全資產、證據和行為。相互地,…
2021年七月
作為一個指導大灣區當前和遠期至2035年合作發展的綱領性文件,《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綱要》」)為大灣區建設定下了合作目標和原則,並確立了合作的重點領域。在對大灣區中心城市的描述中,除了一如既往支持香港鞏固和提升國際金融、航運、貿易中心之外,繼2016年3月公佈的「十三五」規劃之後再次明確提出要將香港建設成為亞太區國際法律及爭議解決服務中心的願景。因此,…
2021年七月
前言 仲裁因其終局性、簡潔性、靈活性和保密性等突出優點而向來為商業社會所採納。許多當事人在發生商業糾紛時,往往選擇仲裁作為解決爭議的途徑。然而,需要權衡的問題是,伴隨優勢而生的往往是相應的劣勢。仲裁所享有的最大優勢之一是它的保密性,但同時亦導致產生一個問題,就是案件未經報導會導致缺乏問責性,從而妨礙普通法的發展。 此外,仲裁裁決的終局性意味著就仲裁裁決提出上訴的情況不多,…
2021年七月
香港在過去三年的爭議解決服務推廣過程中,特區政府與香港法律界都是以倫敦瑪麗王后學院在2015年所公布的調查結果為依據。當中顯示,香港在倫敦和巴黎之後,是全球第三個最優先選擇的仲裁地,而香港國際仲裁中心則是全球第三個最優先選擇,以及歐洲以外的最優先選擇仲裁機構。 但可惜的是,在2018年發表的「國際仲裁調查」中,香港的最優先選擇仲裁地及最優先選擇仲裁機構排名已下跌至第四位,…
2021年七月
香港特區政府與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於2017年12月14日簽署了《關於支持香港全面參與和助力「一帶一路」建設的安排》(《安排》),是香港進一步參與「一帶一路」的藍圖。 《安排》明確表示支持建立香港成為國際法律樞紐和亞太區爭議解決服務中心,從而為「一帶一路」提供國際法律和爭議解決服務。為切實落實《安排》下的政策及一系列針對香港的優惠政策,香港特區政府與法律界亟需商討以制定具體措施。因此,…
2021年七月
私隱與保密在香港往往被視為仲裁程序所具有的重大優點。立約雙方在訂立協議,及考慮應透過法院訴訟還是仲裁程序來解決雙方之間可能出現的爭議時,這兩項要素也肯定是他們所最為重視的一環。 然而,爭議當事人、其代表律師,甚至是仲裁庭本身,往往會忽略了仲裁保密責任的涵蓋範圍。當然,許多法律執業者都知道,仲裁程序的保密權利並非必然享有,須完全視乎管轄該仲裁案件的適用法律和規則而定。 香港的法定制度…
2021年七月
中國作為一個正在崛起的海洋大國,並隨著「一帶一路倡議」的公佈,許多關於香港如何利用自身優勢,發展成為區域性航運樞紐的議論紛紛湧現。香港除了扮演「超級聯繫人」角色,協助中國企業通過併購「走出去」,並將西方跨國企業「引進來」之外,還可以通過利用其制度與歷史優勢,發展成為一個區域性海事仲裁中心。香港的地理位置優越,足可作為「一帶一路」專案下的指定仲裁地;倘若未來能訂立一項專門的「一帶一路爭議解決條款…
2021年七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