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德偉

合夥人, RPC

 

根據《法律執業者條例》(第159章)第67條,法院有權命令評定律師帳單,最近的Fung Hing Chiu v Henry Wai & Co [2018] HKCFI 31確定,高等法院這項權力不阻止律師及客戶同意將仲裁條款納入他們的委任書內。 判決對律師和他們的客戶是重要的。原則上,如果在業務過程中,客戶和律師訂立一份包含標準仲裁條款的委任書,...
2018年3月6日
去年底有報導稱,開曼群島大法院(the Grand Court)批准了一份關於第三方資助訴訟的協議,使人想起各個在爭議解決領域位居首列的司法管轄區的發展步伐。 在A Company and A Funder案(未經彙報,2017年11月23日),一間大型韓國公司就其有意展開以(其中包括)強制執行仲裁裁決的法律程序尋求資金;該公司要求法庭宣告,...
2018年2月9日
誠如先前在《業界透視》(2017年6月,「會計師:年底就關乎核數師專業標準的判決進行終極上訴」)提到,在Registrar of HKICPA v Wong & Anor案(FACV 10/2017,2017年12月22日),上訴人(會計師)被投訴,投訴的實質內容是,他們評估被審計公司在可供出售金融資產方面是否已遵守香港會計準則第39號(「HKAS 39」――「金融工具:確認及計量」)...
2018年2月9日
在香港民事法庭中,按「訴訟各方對評基準」評定訟費時適用的律師每小時收費率將會提高,消息在2017年12月公布的時候,幾可說完全沒有大鑼大鼓的張揚一番。訟費申索所參考的每小時收費率「基準」凍結多年不變,早就該提高的了。 在這方面,當(例如)考慮到多年來的通脹,提高百分率就會完全合情合理。當然,「追討的差額」不斷擴大才是提高律師收費率的主要理由;「追討的差額」...
2018年1月4日
曾幾何時,「證據」法在很多法律學院是一門講授得比較全面的法律。有些人以為證據法專用於刑事法領域,其實不然,在民事訴訟程序之中,有一套名為「證據」的法律(雖然如此,民事訴訟程序的規定是稍為寬容的)。與其說「不損及固有權益」保密權是民事訴訟程序的一種特權,倒不如說它本身是證據規則,至於要說一件大多數律師都記得的相關之事,那就是,在信件上標明「不損及固有權益」,那封信也不一定就受到特權保護。...
2017年12月11日
主任法官最近在Competition Commission v Nutanix & Ors案(CTEA 1/2017,2017年10月3日)的判決提到,立法機構傾向於以所謂的「禁止直接使用」(或「直接使用豁免」)取代免使自己入罪的特權。判決書第43段這樣說(原文是英文): 「共同基礎是,免使自己入罪的特權不是絕對特權,它可以被法規撤銷。不論是在香港還是其他司法管轄區,特權(...
2017年11月8日
《香港事務律師專業操守指引》第8.03章評析6: 「假如在文件透露程序中或在其他情況下,事務律師明知對方錯誤地向他披露了某些文件,則他必須立即停止閱讀該些文件、告知對方以及退還該等文件,且不得為該等文件印製副本。」 法律代表在收到另一方受保密權保護的文件時會產生某些責任,在案例法之中,關於這些責任的一般原則是根深蒂固的,應該無可爭議。在這方面,香港案例法應用的是英國案例法。因此,...
2017年10月3日
在Lam & Lai (Solicitors) v Ho Chun Yau Albert(HCMP 555/2015,2017年7月5日),原訟庭法官覆核聆案官關於訟費評定的決定;可以說,法官的覆核是基於客觀的事實,作出艱難的決定。 經過一場複雜的訴訟(包括上訴程序)之後,事務律師根據《法律執業者條例》(第159章)第67條,展開訟費評定程序。當事人(答辯人)...
2017年9月7日
Registrar of Hong Kong Institute of Certified Public Accountants v X(CACV 244/2016,2017年6月2日)的兩名答辯人是會計師,他們不服紀律委員會的決定,正在上訴。此前,紀律委員會裁定他們在某間上市公司的審計工作,特別是與該公司在財務報表對股份公平值的處理方法有關的工作,未有應用某項技術準則。本文撰寫時,...
2017年8月18日
鑑於愛爾蘭與香港在助訟及包攬訴訟的法律方面有相似之處,並且在普通法上有「姊妹關係」,那些密切關注專業(「商業」)第三者資助訴訟的優點,留意有關討論的人,應該對愛爾蘭最高法院最近在Persona Digital Telephony Ltd & Anor v The Minister for Public Enterprise, Ireland & Ors [2017]...
2017年7月14日
《專業會計師條例》(第50章)第34條――紀律條文 「(1) 如有投訴―― (a) 指某會計師…… (vi) 沒有或忽略遵守、維持或以其他方式應用專業標準; ……則該投訴須向註冊主任提出,而註冊主任須將該投訴呈交理事會,理事會可酌情決定,但須在符合第32D(7)條的規定下將該投訴提交紀律小組。」(後加斜體以示強調) 在Registrar...
2017年6月8日
正如我之前提過(2016年12月《業界透視》),對於以《法律執業者條例》第27(4)條為依據,向法院申請獲專案認許為香港大律師的海外申請人(英國御用大律師)來說,2016年一整年都是較為艱難的日子。雖然現在時候尚早,還未有2017年的數據可作比較,但觀乎(本文撰寫時)已彙報案件,上半年似乎已經走出陰霾,曙光乍現。 第一宗,在關於Girolami QC中,御用大律師Girolami提出申請,...
2017年5月5日
名曲《Tainted Love》(意譯:腐朽的愛)有一句的中文意思大概是:「我倆的愛似乎不會有好結果」。 香港不但有「電話騙案」、「網上情緣」和「網上裸聊勒索」(2015年11月《業界透視》)等騙人招數,而且最近有案件的當事人之所以損失巨款,就是因為高院法官在Karla Otto Ltd v Bulent Eren Bayram [2017] HKEC 378(...
2017年4月19日
「白宮」有易主之時,「青瓦台」也有,新任總統遷入,舊任總統遷出,各自走上自己的路,體現名曲My Way所寄之意。香港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也有自己上路,獨闢蹊徑做事的時候――在打擊市場失當行為一類活動方面,更是如此。 (現時來說)沒有比證監會最近根據「第213條」提起的民事法律訴訟(「213條民事訴訟」)更能說明這個情況。這次,證監會就某些事件針對中國森林控股有限公司、該公司其中兩名共同創辦人...
2017年3月16日
上訴法庭在Registrar of Hong Kong Institute of Certified Public Accountants v Wong & Anor [2016] 4 HKLRD 763*有意思的判決證明,香港法庭通常不願干涉專業團體就技術標準的應用所作出的決定。這宗案件涉及與處理金融資產方法有關的會計準則在上市公司審核帳戶的應用。...
2017年2月7日
如果訴訟涉及沒有律師代表的訴訟人,代表客戶進行訴訟的本地律師之中,大概有很多曾幾何時會經歷過相類似的不如意事。當中特別叫人感沮喪的,是部分無律師代表的訴訟人喜歡推遲時限,向法庭或司法機構提出書面申請(或陳詞),整體也傾向測試良好案件管理實務的範圍。 當然,這不是無律師代表的訴訟人獨有的情況,也不是香港獨有的現象*。 因此,上訴法庭在Axa China Region Insurance...
2017年1月10日
就像部分中環皇巴士一樣了,沉寂一段時間之後,偶爾地一連有三宗處理海外律師申請以專案性質獲認許為大律師的案件被編入公開檔案。三宗都是近期申請失敗的案件:David Perry QC [2016] HKEC 2323、Tim Owen QC [2016] HKEC 2272及Jonathan Caplan QC [2016] HKEC 1704。 按照慣例,...
2016年12月7日
正如2016年8月的《業界透視》(「無損權利通訊的合法利益」)所提到,普通法近來在例外地不享有無損權利特權的「毫不含糊的不正當行為」方面,有一些有趣的新進展。 通訊是在無損權利的情況下進行,不過目的不當,信息內容就有可能變成可獲接納的證據。舉例說,一方面是不當威嚇(例如勒索或刑事恐嚇),另一方面是尋求收回和解談判期間毫不含糊的承認,兩個方面是有分別的。雖然相關案件取決於事實,...
2016年9月19日
鑑於無損權利的特權在和解通訊之中相當重要,上訴法庭最近在Crane World Asia Pte Ltd v Hontrade Engineering Ltd [2016] HKEC 1377的判決是值得我們留意的。該判決確認,不管和解建議的其他條款有多合理,被告人沒有合法利益要在和解提議包含證人不得為另一方提供證據的規定。這樣的和解建議是「毫不含糊的不正當行為」,...
2016年8月8日
我們在《香港律師》不同期刊向讀者提及過,有些被告人費心力去測試法院規則 (《高等法院規則》∕《區域法院規則》第22號命令)所規定附帶條款和解提議機制的範圍。正如我們所指出的那樣,被告人付出的努力可能不足以成事,但有時也在舊式的Calderbank提議(除訟費外無損權利)的用途方面產生司法創意。 有些原告人不甘落後,也設法測試法庭在原告人依據《高等法院規則》∕《區域法院規則》第13A號命令...
2016年7月12日
訂閱 RSS - 施德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