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偉倫

高級顧問 , RPC

鑑於法律專業、律師和本地大律師對「一國兩制」下普通法發展的重要性,根據《法律執業者條例》(第159章)第27(4)條的專案認許海外大律師申請,理應更受重視。 香港大律師公會公佈的《海外大律師資格認許常委會年報2018》顯示: 「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共有31宗專案認許海外大律師申請,而2017年的數字為23宗。」 2016年的申請宗數為32宗。...
2019年4月9日
在Poben Consultants Ltd v Clearwater Bay Golf & Country Club [2019] HKCA 107一案,上訴法庭考慮了確定通訊是否「不損及固有權益」的測試。鑑於各方不損害特權通信的頻率,判決值得注意。對於沒有充分考慮通信的實際內容而使用「不損害特權」標籤的人來說,這個判決值得參考。 爭議涉及被告鄉村俱樂部發出的某些認購權...
2019年3月12日
法庭在Interush Ltd v Commissioner of Police一案中,作出與該案的司法覆核挑戰敗訴有關的重要上訴判決([2019] HKCA 70, CACV 230/2015)。 該案的背景已在某一期「業界透視」專欄(「質疑「不同意處理」制度的合憲性」, 2015年9月)概述。簡而言之,申請人尋求法院宣告(除其他事項外),在《有組織及嚴重罪行條例》(第455章)...
2019年2月1日
正當香港有排解糾紛的律師或他們的當事人以為到英國也許安全之時,英國上訴法院頒發WH Holding Ltd & Anor v E20 Stadium LLP [2018] EWCA Civ 2652案的判詞。 上述判詞是接續SFO v ENRC Ltd案的上訴判詞頒發的(上述判詞在去年年底頒發),那份上訴判詞恢復訴訟保密權到一般原則的基礎之上(2018年10月及11月份「...
2019年1月9日
正如之前在「業界透視」(2017年8月和2018年6月)說過,Re A案是罕有的例子,因為根據《法律執業者條例》(第159章)第27(1)條要求獲認許為大律師的申請,極少受到爭議。該申請在原審時被駁回,但在上訴法庭獲得批准。 律政司司長(反對認許申請的)兩次申請上訴至終審法院的上訴許可;一次向上訴法庭提出,一次向終審法院上訴委員會提出。兩次都不成功。在Re A [2018]...
2019年1月9日
跟本篇「業界透視」一樣,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證監會)2018年年終的訴訟報告或許可以「Taking Care Of Business」作(次)標題,這或會令證監會執行部的一些高層人士產生共鳴。 年終報告有多個「亮點」。 終審法院就SFC v Lee & Ors [2018] HKCFA 45案,考慮了《證券及期貨條例》(第571章)第300條的適用範圍,...
2018年12月4日
「香港居民有權得到秘密法律諮詢、向法院提起訴訟、選擇律師及時保護自己的合法權益或在法庭上為其代理和獲得司法補救。」(《基本法》第35條) 「不得對任何人的私隱、家庭,住宅或通信進行任意或非法的干涉,也不得對其榮譽和名譽進行法攻擊。」(第383章,《香港人權法案條例》第14(1)條) 過去,法律專業保密權的兩方面——法律意見保密權和訴訟保密權,均被視為普遍的「潛規則」,是毫無爭議的...
2018年12月4日
英國上訴法院在The Director of the SFO v ENRC Ltd [2018] EWCA Civ 2006案判原告人敗訴(2018年10月〈業界透視〉– 「訴訟保密權的最新消息」),英國嚴重欺詐案辦公室(SFO)沒有針對裁決提出上訴,這與上訴的結果一樣,都是意料中事。SFO的決定應該不難理解。SFO的新任總監想必知道,嘗試推翻上訴法院就訴訟保密權範圍作出的裁決,...
2018年11月9日
「第二類法律專業保密權比較第一類更為廣泛,不過只在有望提出訴訟或者訴訟待決時才會產生。由那個時刻關始,當事人與他的事務律師或代表的任何通訊,或者他們其中一人與第三方的任何通訊將會受到保密權保護,只是通訊的唯一或主要目的必須是給予或取得與訴訟有關的法律意見,或者是蒐集證據用於訴訟。」(非正式的翻譯)(Documentary Evidence in Hong Kong,16.001,作者:...
2018年10月3日
追討訟費或事務費的訴訟 – 「除本條例條文另有規定外,不得提出訴訟以追討應支付予一名律師的訟費或事務費,直至該筆訟費或事務費的帳單已按照本條規定交付後1個月為止……」[《法律執業者條例》(第159章)第66(1)條] 事務律師對於大律師費用負有的責任 – 「除非有合理辯解,否則作為一種專業行為操守規範,事務律師本身須對支付大律師的適當費用負責。...
2018年9月5日
在Re CW Advanced Technologies Ltd [2018] HKCFI 1705案的判決書,法庭在最後一段說到,香港沒有跨境破產法定的認可機制(非官方翻譯): 「從香港政策制訂者的角度去看,這宗案再次強調,現在急需要制定跨境破產的法定機制。」 案件背景有點複雜,但有幾方面是香港破產從業員熟悉的。涉案公司是一間在香港註冊成立的私人公司,...
2018年9月5日
正如先前在《業界透視》的觀察所得,在香港,近來關於由第三方提供資金的爭論已經聚焦到仲裁之上(還有《調解條例》涵蓋的調解)。然而,關於由第三方資助商業訴訟的爭議依然沒完沒了,人們對(香港本地)可有任何進展是(例如)通過立法進行改革或「例案」引致的問題,確實一直眾說紛紜。 有些普通法司法管轄權區在法例上沒有適用於第三方資金的明文規定,正如這些司法管轄權區一樣,香港似乎也有「例案」來到,而了解「...
2018年9月5日
香港競爭事務委員會的網站,內容豐富多姿,經常上載委員會在鄉村社區舉辦的活動和研討班,還有相關的新聞稿,我們只消瞥一眼,就知道委員會在香港鄉村是最活躍的監管機構之一。由於委員會與受調查對象的關係不涉及(舉例說)發牌或監管,委員會的積極主動,令人讚嘆。 然而,除了別的原因之外,委員會和委員會管理層的特質截然不同,要是機構某些公告引起廣大市民的關注或混淆,同時看起來又與本地情況有點格格不入的,...
2018年7月9日
在Astro Nusantara International B V v PT Ayunda Prima Mitra [2018] HKCFA 12,上訴人(根據《高等法院規則》第3號命令第5條規則)申請寬延時限,以阻止在香港執行「紐約公約」下的仲裁裁決。這是案件在終審法院席前上訴的核心;仲裁裁決是在新加坡作出的。 上訴人最初似乎是有意識地決定不申請作廢高等法院的命令。...
2018年7月9日
Re A [2018] HKCA 272案申請人獲判上訴得值,上訴法庭的裁決公平公正,值得一讚。此前,該名申請人根據《法律執業者條例》(第159章)提出申請,要求獲認許為大律師,但該申請原審時被駁回,該名申請人不服裁決,提出上訴。大律師公會不反對該申請,律政司司長的法律代表則反對。該名申請人上訴時,他們似乎立場不變。 此案的簡單背景資料載列於2017年8月《業界透視》(「認許「...
2018年6月12日
有人說,律師和法官(法律生涯結束之時)的表現是根據他們在法律上的貢獻而論斷的,如果這話屬實,法律專業保密權在英格蘭的情況可能表明,有好幾位需要反思一下。 在英格蘭高等法院去年前後日子作出的一系列原審裁決中,訴訟保密權的範圍似乎已被限死,以致準證人接受公司內部調查時作出的陳述不受保護。顯然,這是建基於(除了別的以外)訴訟不是理應預見到,縱管監管部門當時正在進行調查。...
2018年6月12日
《證券及期貨條例》(第571章)第300(1)條 「任何人不得在涉及證券、期貨合約或槓桿式外匯交易的交易中 —— (a)意圖欺詐或欺騙而直接或間接使用任何手段、計劃或計謀;或 (b)直接或間接從事任何具欺詐或欺騙性質或會產生欺詐或欺騙效果的作為、做法或業務。」 在Securities and Futures Commission v. Lee Kwok Wa...
2018年5月17日
海外大律師可以《法律執業者條例》(第159章)第27(4)條為依據,申請在專案的原則上,被認許為大律師。我們在2017年報導過,這些備受爭議的申請經歷過重重難關之後(2016年12月《業界透視》),現在似乎越來越多成功個案(2017年5月《業界透視》)。 在最近的Shân Warnock-Smith QC[2018] HKCFI 689案之前, Dinah Rose...
2018年5月17日
誠如《香港律師》2017年9月版的〈業界透視〉所報道(「訟費官司」),法官以《高等法院規則》第62號命令第35條規則為依據,覆核訟費評定官的證明書之後,認為不適宜按照「律師及當事人訟費評定」(solicitor and own client taxation)而准予另一名合夥人所花時間的訟費。雖然有四名大律師曾經協助處理案件,但第二名合夥人在受爭議訟費項目方面所花的時間被扣減,唯一的理由是所謂的...
2018年4月10日
香港法庭支持仲裁,在一系列展現法庭這一立場的案件中,Lasmos Ltd v Southwest Pacific Bauxite (HK) Ltd [2018] HKCFI 426(2018年3月2日)就是一例。該案的裁定是,在下列情況下,以無力償債為由把公司清盤的呈請應被撤銷: 答辯人公司對呈請人賴以為依據的債項有所爭議; 債項被指稱是根據合約產生的,...
2018年4月10日
訂閱 RSS - 莊偉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