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少勳

李鳳翔律師事務所 律師

陳少勳是一名律師,公證人和經認可的一般事務調解員。他目前是李鳳翔律師事務所的顧問。

「明信片是一種匿名的藝術。它們代表著一種集體品味;它們的特質是時代的,而不是特定的個人。」 — Ian Buruma: “Historical Postcards of Hong Kong”導論。Bob Davis編輯,1989年。 大概40年前,我在中環一間舊郵票店看到一張描繪1910年代香港最高法院的彩色明信片(見照片A - 明信片,明信片上印有一張寄往英國謝菲爾德(Sheffield...
2020年1月15日
據說,一個關於中國古代律師的故事,自古以來就在公衆中形成了對中國法律職業根深蒂固的印象。故事講述了中國首位律師是如何向有利益衝突的客戶提供建議。一位富有的地主被淹死,他的遺體被一位漁夫發現並加以保管;漁夫要求一大筆金錢將其歸還該富有的家庭。經過幾天的討價還價,沒有達成協議。當遺體開始發臭時,漁夫很擔心,因此他向這位律師諮詢。律師稱,因為只有他有該遺體,沒有其他人有,所以不久,...
2019年10月18日
「國際法作為強權政治的工具」 (Meghana V. Naya的一個書評題目) 本文論述在殖民地時期的香港,兩宗涉及國際強權政治的著名和重要的法庭案件。 來自西貢的人 在1933年1月的一個寒冷冬夜,Russ & Co律師行的資深律師兼當時的香港律師會會長 Francis Henry Losby (1883–1967)(他的女兒Patricia...
2018年4月10日
"甚麼可以促使律師放棄他高尚的法律事業,前往香港忍受(即使是作為法官)那兒的氣候和社會環境?” - London Weekly Dispatch 15 June 1851 香港律師會行將慶祝成立110週年,而香港的法律發展史,則可追溯至較1907年再早半個世紀。1907年以前的香港法律界資料及其梗概,讀者可參閱香港律師會所出版的The Law Society of Hong Kong...
2017年2月14日
「這不會是個律師的頭顱吧? 他的詭辯、他的曲解、他的案件、他的租契、和他的巧計現在都到哪兒去了呢?為什麼他現在肯忍受這位魯莽的傢伙用柄骯髒的鏟子來敲他的腦殼, 而不去控告他犯了毆打罪?」 – 《哈姆雷特》 第五幕,第一景 莎士比亞早年有大約十年的「遺失歲月」,歷史學家一直無法考究此時期的莎士比亞究竟在做甚麼,相傳他在此時間任職於某律師行(或多間律師行),擔任類似法律書記,甚至擔任事務律師。...
2016年6月16日
訂閱 RSS - 陳少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