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樂賢周綽瑩司徒悅律師行

數碼時代與裙底偷拍的出現 當Kyocera 的市場營銷專員 Hajimi Kimura於1999年向全球展示首部流動視訊電話The VisualPhone VP-210時,他說: 「用戶不但可使用這部電話與夥伴進行視像通話,也可將其用在業務往來上。例如,前往工地的建築工程人員可將這部電話帶在身上,並向在總部使用這電話的人員顯示工地當時的情況,讓他們可實時視察有關運作。」-http...
2019年5月21日
推翻認罪答辯∕含糊的認罪答辯∕酌情權 上訴人在駕駛一輛私家車時,車子右邊車頭車輪壓住了一名正由安全島橫過馬路的行人的左腳。上訴人承認一項不小心駕駛罪。上訴人在聆聽及同意案情撮要後,被原審裁判官裁定罪名成立。 上訴人在求情時承認自己是不小心,但爭辯指是因為該行人突然把腳伸出馬路,他才閃避不及,以及他的確已經即時停車。 原審裁判官在判刑前把案件押後,以索取社會服務令報告。...
2019年4月12日
刑事法及訴訟程序 – 性罪行 – 猥褻侵犯,違反第122條 – 被告人與他相信是17歲但其實是13歲的女孩進行猥褻行為 – 以真誠並合理地相信歲數作為免責辯護的理由 – 就不足16歲的兒童而言,罪行是否絕對法律責任罪行,因而不可使用免責辯護的理由 – 絕對法律責任是否達到第122條的目的所必要的 – 《刑事罪行條例》(第200章)第122條 引言及案件概要...
2018年7月9日
刑事證據 – 專家證供 - 可接納性 - 精神科專科醫生關於香港某幾種藥物吸食量的證供 – 證供是否相關及可靠 – 接納證供的潛在風險是否超過利益 在HKSAR v McCall, Howard Kenneth and another案(HCCC 446/2016,2017年10月27日),控方要求援引精神科專科醫生關於某幾種藥物吸食量的意見證供,但高等法院暫委法官布思義資深大律師裁定,...
2018年7月9日
上訴理由 – 上訴程序 在Wiwik Lestari案,申請人的大律師提出10個上訴理由。法庭認為在理由1至9提出的論點全無理據可言,基於判決理由書所列各點,不認為有必要要求控方回答任何論點。申請人向法庭提交四箱案例典據支持上訴,但他的上訴缺乏充分理據。 上訴法庭提醒大律師,在刑事上訴中,他們有責任擬定可以妥為爭辯的上訴理由。大律師的職責可不是把想得出的都擬定為上訴理由,...
2018年5月17日
危險藥物 – 販運 – 知道 經審訊後,申請人被裁定販運危險藥物,即572克可卡因,罪名成立。原審時的爭議點是,當申請人被截停及拘捕的時候,她是知道自己携帶著危險藥物的。申請人在警誡錄影會面表示,當時她懷疑自己有可能是携帶著危險藥物,但亦表示當時並不知道自己一直携帶著危險藥物;會面紀錄獲接納為呈堂證據。申請人在原審時作供稱,...
2018年5月17日
刑事判處 – 危險藥物 – 先前定罪 – 極為不同的罪行在處罰程度及/或判刑類別方面存在重大區別 法庭基於D自行承認控罪,裁定他一項販運危險藥物(即22.72克海洛英)的罪名成立。審理該案的區域法院法官注意到,D過去曾有過10次被定罪的紀錄(包括在過去14年間曾經7次出庭)。他有其中兩次定罪,是因為管有危險藥物,被法庭判入戒毒治療中心。該區域法院法官看來並未發現任何可加重刑罰的因素,...
2018年3月7日
「駕駛」和「使用」未獲發牌的車輛的涵義―《道路交通條例》 被告人被控「使用未獲發牌的車輛」,違反香港法例第374章《道路交通條例》(「《條例》」) 第52(1)(a)及52(10)(a)條,亦被控另一罪行。案情指出,有人看見被告人坐在車輛的司機座位,當時車頭燈及車內的閱讀燈均亮著;他在該車輛內不時彎身及向外觀看;他關上車頭燈之後下車,鎖上車門;以及走向該車輛的車尾。 被告人被裁定「...
2018年2月13日
在香港特別行政區 訴 譚浩南一案(FACC 3/2017),無爭議的是,上訴人(案發時18歲)殺死他的女朋友,她身上有64個傷口。上訴人聲稱,他殺死死者的時候喪失了自我控制。他以《殺人罪行條例》(第339章)第4條的規定為依據,在謀殺罪的檢控中以「激怒」作為部分抗辯。陪審團以6比1大比數裁定上訴人謀殺罪罪名成立。 提出的爭論點 控方容許上訴人上訴至終審法院,...
2017年11月7日
香港特別行政區 訴 蔡偉麟一案(HCMA 620/2016)涉及未足齡少女(控方第一證人)在一個成人網站上作出告示她可提供性服務,並且列出收費。控方第一證人虛報自己17歲。申請人聲稱相信她是17歲。 申請人表示在二人見面當日,他沒有懷疑控方第一證人的年齡。申請人帶控方第一證人到賓館,二人在那裏一起洗澡,控方第一證人替申請人口交。所有這些行為是控方第一證人同意作出的。 提出的爭論點...
2017年11月7日
傳聞 — 可接納性 — 給陪審團的指示 海關關員截查一個運抵香港的包裹,發現裡面藏有1.07千克可卡因。包裹貼上一張寫有姓名、地址、電話號碼的紙張。一名海關關員照着號碼打電話,佯稱是送件公司職員,與一名女子(「L」)通話。L確認自己是紙上所寫的收件人。其後,該關員在庭上作供,稱L在電話談話中表示「……這個包裹其實是邱先生的……」,要求改由邱先生收包裹...
2017年10月4日
在HKSAR v Nguyen Anh Nga(終院刑事上訴2016年第17號,原高院上訴法庭刑事上訴2012年第424號),終審法院處理了原審法官必須就推論給予的指示,最後裁定,若從環境證據得出對立的推論,法官有必要就環境證據給予特別指示。 背景 案中上訴人被控販運3.142千克「冰」,在高等法院法官會同陪審團席前被裁定罪名成立,並被判監24年。案中證據是,上訴人在機場被關員截停,...
2017年9月15日
In HKSAR v Law Wing Fai (HCMA 476 of 2016) and HKSAR v Gilbert Henry Collins (HCMA 21 of 2017), the Court of Appeal answered the following question: whether a driver who drink-drives, and has a valid...
2017年8月25日
2017年1月26日,原訟法庭頒下香港特別行政區訴香港寬頻網絡有限公司案(HCMA 624/2015)的判決書,內容與《個人資料(私隱)條例》(第486章)(「《條例》」)第35G條有關。案件涉及一間電訊服務公司 (資料使用者)(「A」)致電其當時的客戶(「資料當事人」),向他提供延長服務優惠價。 資料當事人於2011年12月開始使用A的服務,合約期為兩年,於2013年12月屆滿...
2017年4月10日
承認 — 不確定的或含糊的陳述 上訴人2012年從吉隆坡抵達香港國際機場時被指示接受海關檢查。檢查在她面前進行期間,她的行李箱襯層被發現藏有白色粉末。當場進行的測試揭發白色粉末是海洛英,上訴人因此被拘捕和警誡。當被問及白色粉末是甚麼東西的時候,上訴人用廣東話口頭回應: 「我諗呢一啲係毒品啩」,英文翻譯為“I suppose this is dangerous...
2017年3月8日
貪污和賄賂罪行 — 「代理人」和「其他文件」在《防止賄賂條例》第9(3)條的涵義 — 公司被其僅有的董事欺騙 公司X擁有公司Y,公司Y擁有公司Z。兩名被告人是公司Y僅有的兩名董事。由陸先生的妻子控制的公司A以港幣1,500萬元收購了公司Z。兩名被告人簽署一份批准該交易的董事會會議紀錄,會議紀錄述明,公司Y兩名董事在公司A全無權益。經審訊裁定,陸先生是公司A的最終實益擁有人,因此,...
2017年2月8日
我們在2016年9月報道過,終審法院上訴委員會決定基於以下議題給予上訴許可: 「要是申請人要求由上訴法庭裁定他的申請,單一的上訴法庭法官,拒絕許可申請人向上訴法庭提出上訴的, 可以合法地以委員會成員的身分進行聆訊嗎?」 終審法院考慮了對《高等法院條例》(第4章)和《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221章)相關條文的正確解釋,就上述議題作出決定,2016年12月16日頒布判案書。...
2017年2月7日
Recent Court of Appeal Judgements allowing the appeals on three drug-trafficking convictions demonstrate the difficulties in addressing juries on how to deal with evidence put before them....
2016年12月8日
在香港特別行政區 訴 溫竣皓及另八人(HCMA 700/2013)一案中,第一被告人成立一間公司「協助受羈押人士的家人和朋友,加強他們彼此之間的溝通,使家人朋友可以知道受羈押人士的近況」,在荔枝角收押所的日子怎樣。這項服務包括應要求代受羈押囚犯的朋友探訪囚犯,並帶給他們日用品和食物。每次收取服務費。有人見到該公司的職員在荔枝角收押所外派發宣傳單張,...
2016年11月7日
審訊 — 陪審團 — 原審法官要求陪審團過夜後商議 — 法官不作出適當指示會否帶有風險,因為陪審團可能是要在他們不情願接受的壓力之下,作出法庭可以接納的裁決 — 定罪判決是否不穩妥 被告人被控三項罪名:管有電槍(罪名一)、販運危險藥物(罪名二)、管有危險藥物(罪名三),在法官和陪審團席前接受審訊。舉證花了大約三日時間。陪審團在法官總結案情之後,正午前後時間,退庭商議,考慮裁決。...
2016年9月20日
訂閱 RSS - 麥樂賢周綽瑩司徒悅律師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