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券及期貨條例》第300條 – 「無所不包的條文」

Securities and Futures Commission v Lee Kwok Wa & Ors(CACV 33/2016,2017年11月9日)是因為一些爭論點,包括《證券及期貨條例》(第571章)(「《條例》」)第300條可適用於外國交易所(此案是台灣證券交易所)上市證券,所引起的上訴案。

兩名原被告人和其中一名上訴人是事務律師,2016年3月《業界透視》(「事務律師及內幕消息」)有提到此案的一些背景資料。正如前文所言,此案提醒律師行要檢討它們與「內幕人士名單」有關的內部政策及程序。

案中被告人所違反的相關條文被指包括《條例》第300條(「涉及在證券、期貨合約或槓桿式外匯交易方面使用欺詐或欺騙手段等的罪行」)。原訟法庭斷定,其中三名被告人在若干涉及台灣證券交易所上市股份的交易所作的行為,違反(其中包括)第300條。初審判決被認為是法庭第一次就第300條的涵蓋範圍及應用作出列明理由的判決。

在上訴法律程序中,其中一個主要爭論點是,如果交易是在海外交易所進行,第300條可會適用。法庭形容《條例》第300條為「無所不包的條文」,並認為真正的問題是「構成違反第300條的活動是否有一大部分是在香港發生的」(判決書第53段)。此案不存在在香港境域以外應用法例的情況。 

法庭指出,第300條的要素是,眾被告人在被質疑的交易中,意圖欺騙或參與具欺騙性質的業務過程而使用某計劃。法庭認為,有關計劃或業務過程的活動絕大部分是在香港發生,因此,交易最後所作的事(例如發出交易指示及接受收購建議)是在台灣發生也不成問題。

關於海外上市證券,法庭最後指出,只要活動有一大部分是在香港發生,《條例》第300(3)條的應用範圍就無理由不包括當中的欺詐或欺騙行為。

此案是證監會按照《條例》第213條使用民事訴訟程序的另一例子,說明證監會如何要求法庭宣布《條例》有一條,甚至不止一條相關條文被違反。法庭如此宣布,證監會就可取得回復原狀令及其他濟助。證監會巨額訟費的法律責任也是一個爭論點。證監會是在2010年展開民事訴訟程序的。

法庭確定,即使涉案證券是在外國交易所上市,《條例》第300條也可適用。法庭此舉的影響可能較為廣泛。特別一提的是,加密貨幣兌換交易騙局是全球各地最近爭論不休的話題。我很有興趣看看,當(例如)買賣的數碼貨幣符合「證券」的定義,「一大部分」活動又是在香港發生的時候,證監會可會就這類騙局採取行動。

Jurisdictions: 

RPC,商業糾紛部高級律師

Ben是RPC香港辦事處有經驗的商業訴訟和仲裁律師。他的專業專注於涉及網絡法,數據保護和金融科技的複雜糾紛,往往具有跨境成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