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券及期貨條例》第300條 – 向上級法院上訴

《證券及期貨條例》(第571章)第300(1)條

「任何人不得在涉及證券、期貨合約或槓桿式外匯交易的交易中 ——

(a)意圖欺詐或欺騙而直接或間接使用任何手段、計劃或計謀;或

(b)直接或間接從事任何具欺詐或欺騙性質或會產生欺詐或欺騙效果的作為、做法或業務。」

Securities and Futures Commission v. Lee Kwok Wa & Ors,[2018] HKCA 108,上訴法庭准許三名上訴人繼續上訴至終審法院。案件的背景詳列於2016年3月及2017年12月《業界透視》。

上訴法庭指出上訴問題「具有重大廣泛的或關乎公眾的重要性」(《香港終審法院條例》第22(1)(b)條),取決於《證券及期貨條例》第300條「涉及證券……的交易中」的正確涵義(上文劃線部分)。

條例述明,任何人違反第300(1)條,即屬犯罪,但我們得留意,這宗案件的法律程序是由於證監會使用《證券及期貨條例》第213條而引起的。「第213條」法律程序屬民事性質。讀者都會記得,終審法院就SFC v. Tiger Asia Management LLC & Ors, (2013) 16 HKCFAR 324作出了判決之後,證監會一直善用第213條,以(例如)在不用事先由刑事法庭或市場失當行為審裁處裁定當事人作出市場失當行為的情況下,得到法庭宣告當事人作出了違反《證券及期貨條例》的相關條文的行為。

第213條被稱為「第三條道路」,證監會可靠它取得(其中包括)回復原狀令及濟助(第213(2)條)。

SFC v. Lee Kwok Wa & Ors案是循民事法律程序產生的。它被認為是第一宗測試第300條範圍的案件。上訴法庭批准上訴至終審法院,判決書指示重新編定等待裁定的準確問題,不過基本上,等待裁定的問題很可能取決於「涉及證券……的交易中」的涵義所包含的是甚麼行為(犯罪行為)。

終審上訴非常重要,因為第300條不局限於涉及香港上市證券的交易(不像《證券及期貨條例》第291條 – 「內幕交易」)。在這宗案件,受質疑的交易被指涉及在臺灣證券交易所上市的證券。

至今,關於第213條法律程序的事宜,香港法庭已採納靈活並考慮立法目的的方法,而一旦上訴失敗,任何人都會推想證監會將依靠更多使用第300條(透過以第213條為依據的法律程序)。Tiger Asia案實在是一面里程碑。


•編按:視乎最終上訴而定- FAMV 18/2018

Jurisdictions: 

高級顧問 , RPC

RPC,商業糾紛部高級律師

Ben是RPC香港辦事處有經驗的商業訴訟和仲裁律師。他的專業專注於涉及網絡法,數據保護和金融科技的複雜糾紛,往往具有跨境成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