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意處理」制度的合憲性

法庭在Interush Ltd v Commissioner of Police一案中,作出與該案的司法覆核挑戰敗訴有關的重要上訴判決([2019] HKCA 70, CACV 230/2015)。

該案的背景已在某一期「業界透視」專欄(「質疑「不同意處理」制度的合憲性」, 2015年9月)概述。簡而言之,申請人尋求法院宣告(除其他事項外),在《有組織及嚴重罪行條例》(第455章)第25A條下實行的「不同意處理」制度,違反《基本法》第6條及第105條所規定的保障財產權利,因而屬於違憲。 該案的「不同意處理」涉及申請人存放於香港兩間銀行的賬戶中的款項。

申請人在原訟階段提出的挑戰敗訴,因法庭裁定該案不關乎上述權利。

在上訴過程中,申請人提出的案情被形容是對相關成文法規提出「全面性的憲法挑戰」。最後,該挑戰(及上訴)雖然失敗,但法庭亦提出了若干有利於申請人的法律觀點:

  • 上訴法庭同意申請人的說法,即是相關執法機構採納的「不同意處理」制度,在根據《條例》第25A條舉報可疑交易之後,確實會影響申請人的財產權利。儘管「暫時凍結」申請人的銀行賬戶並不構成財產剝奪,但此舉確實會影響申請人對其財產的運用(屬於具「經濟價值」的債務性質財產);
  • 警方的內部手冊(「警隊程序手冊」)中所述的實行「不同意處理」制度的程序步驟,當中並不存在高度的不確定性,以致其與相稱性要求不符,而在所有情況下,它們亦並非不合理;
  • 尤其是,上訴法庭(有如原訟法庭一般)不願指明「臨時凍結」的合理屆滿時間是何時,亦不認為須與其他在法例上訂明了相關時限的司法管轄區作比較;
  • 有如原訟法庭一般,上訴法庭裁定該案並不關乎申請人向法庭尋求公義的權利,因它可透過以下方式處理其所遭遇的不公:(i)藉司法覆核提出挑戰(賬戶持有人或銀行可對「不同意處理」制度提出司法覆核); 及(ii) 向銀行提出民事申索(從而追討存放於銀行賬戶內的資金)。

上訴的結果並不令人感到詫異。「不同意處理」制度的實施,獲強而有力的政策論據支持(尤其是在銀行對客戶賬戶的操作正採取更嚴密審查的環境中)。然而,該案亦關注到「臨時凍結」的實施期限—法庭頒發正式限制令已經是大概17個月之後。然而,基於銀行在賬戶操作方面所訂定的一般業務條款,向其提起民事申索的效用通常不大,除非賬戶持有人能證明銀行確實懷有惡意或不合理地行事。

這業務範疇的執業律師應關注該上訴判決,尤其是「警隊程序手冊」的總結部分。假如當事人續向終審法院提出上訴,這也許會更有幫助。但基於在相關刑事案件中所作的無罪判決(涉及一項被指違反《有組織及嚴重罪行條例》第25條的「處理」指控— HKSAR v Matthews, DCCC 698/2015, 31 May, 2017),申請人是否會向終審法院提出上訴,這是值得懷疑的。

在現階段,任何在香港操作銀行賬戶的人士皆須認真關注兩項在《有組織及嚴重罪行條例》第25條和第25A條下的主要洗錢罪行,即:「處理」及「沒有作出舉報」。

Jurisdictions: 

高級顧問 , R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