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將如何促使法律服務範疇轉型-一位業內人士的觀點

Matthew Whalley法律風險諮詢部主管,Berwin Leighton Paisner LLP

2015年5月,國際律師事務所Berwin Leighton Paisner指令第一個英國合約機器人處理線上文件的審閱工作。兩秒鐘後,該機器人提交了首批的資料分析。只須在鍵盤上簡單一按,科技潛能便在瞬間化為真實。我們已證明「人工智能」(AI)可供作法律分析的用途。

自從IBM公司的「沃深」(Watson)人工智能系統在2011年成了熱門新聞後,「人工智能」對法律的潛在影響,在許多篇論文及大型會議中都有論及。2015年10月的公布指出,IBM公司正在成立一個擁有2000名工作人員的「認知商務解決方案」 部門,這為許多產業提供了「人工智能」在商業用途上的真實可能性。

由於「人工智能」可以用作非結構化資料的分析基礎,因此它將會無可避免地被法律界所廣泛採用。但現行投入運作的「人工智能」解決方案為數並不多,而且產出質量亦良莠不齊。雖然早期使用者會享有持久的優勢,但整個法律行業也可以從工作方法的改良上得益,而最終受惠的將會是我們的客戶。

「人工智能」不僅僅是機敏的電腦例行程序

「人工智能」這一術語令人聯想到科學小說中的畫面-機器人在接待處迴旋往返地招呼客人﹔而大型機器則在智力競賽節目或國際象棋比賽中,將最聰明的人類擊敗。然而在實務上,適用於法律服務的 「人工智能」應具有下列三種特性:

  1. 它是為特定目的而設計﹔
  2. 它被嵌入電腦代碼中,並可通過鍵盤來操作﹔及
  3. 在訓練人員的協助下,它能夠「從工作中學習」。

我們所使用的人工智能平台(由RAVN Systems提供),具有模擬人類處理非結構性資料的能力。它能夠「閱讀」大量文件,識別文字圖案,以及選取與重組文字圖案,形成一份有意義的報告。

但我們若要它在這方面發揮功效,便需要給它輸入一套指令,讓它曉得搜尋什麼資料﹔並再給它輸入另一套指令,讓它曉得如何呈現所搜尋的結果。它需要接受「訓練」,但當它一旦能提供可供信賴的搜尋結果後,它便能夠持續有效運作下去。

驟聽起來,這好像是機敏的電腦例行程序,但其實它並不僅止於此。它會重寫自己的例行程序代碼,從而對其訓練人員的反饋作出回應,而此等動作,是相當接近人類的學習方式。

預期在未來五年將會有十多家律師事務所通過「人工智能」而轉型

「人工智能」改造法律服務行業的潛力可以十分驚人。然而我們必須承認,人們對此等技術的認識,以及如何讓其潛能得以發揮至極限,目前仍是處於起始階段。在最理想的情況下,透過「人工智能」進行的法律分析,可以比人類的分析速度快一千萬倍以上。但該等運作水準,目前僅適用於在較廣泛的法律程序中的某些特定範疇。因此,律師事務所若要明瞭如何有效運用相關技術,便需要投入更多的時間和精力。

目前能夠提供可供信賴的結果的服務提供商只是少數,因此它們的服務容量將會達至極限,並會導致瓶頸的出現,而這將需要藉時間來解決。

基於此等限制,我預期在未來五年,全球將會有十數家律師事務所將「人工智能」融入其律師事務所的DNA中,並進行真正的轉型。首批十數家早期參與者,在2020年後將會繼續取得優勢,因為會有新的服務提供商進入市場,而其他的律師事務所亦會加緊努力,以趕上其早期學習。

對法律科技、程序改良的服務提供商而言是好消息

法律行業將焦點放在效率上,這在短期內對傳統的法律科技提供商來說是一項好消息。工作流程、案件管理、文檔自動化等,都將會重新獲得動力,因為未能掌握「人工智能」的律師事務所,將會設法透過其他途徑提高其生產力,而程序改良、項目管理及業務分析的服務提供商也將會受惠。

當整個專業的運作得到簡化,而法律服務該如何及為誰提供,以及應達至怎樣的價值等各方面獲得更多參考資料後,「人工智能」的服務提供商將可從中獲益。它們將會與客戶及技術服務提供商共同攜手,將其平台與現有產品結合,並與客戶一起探索可以應用其技術的新領域。

必然會產生長遠的顯著變化

將「人工智能」運用於法律服務,雖然目前只是處於起步階段,但我們仍可預測其將會產生的長遠影響。我認為未來有三方面必然會產生顯著變化,它們是﹕工作專業化、教育與培訓、以及市場結構。

工作專門化。由於法律部門加入了機器人,因此在工作上將會產生兩極化情況。文件審閱在性質上是可行的,而法律文件分析、技術性分析、錯誤追踪及管理等工作的專門化亦將會形成。由於律師事務所將會更為倚重機器人為它們提供服務,因此傳統的資訊科技基礎設施及支援服務將會變得十分重要。

法律專門知識以及對客戶/市場的認識,仍將難以被取代,但合夥人需要跳出專業的範疇,察看如何協助企業避免墮入一些會對其業務造成損害的重大法律風險,以及識別該等在以往屬於不具成本效益的業務領域。

教育與培訓。法律分析將通過電腦代碼來進行,而合約的格式亦將會標準化。法學教育將會從原則方面的教導轉移往實務上去,而律師在大學完成法律教育後,在法律運用方面將會具有更廣泛的知識,其實習時間也許可以縮短至12個月。

市場結構。早期的參與者將可以利用「人工智能」來完成數量龐大的工作。它們將會運用新建立的經濟實力,收購生產力較低的律師事務所,並與擁有重要專門知識的律師事務所合併。這可能是「另類經營結構」冒起而成為主流業務模式的一個時刻。

我們的客戶與員工均面對光明前景

撇開對未來所作的預測不談,我們BLP律師事務所確是十分幸運,能夠成為「人工智能」運用的先行者。在很早期,我們便開始投入時間來學習運用這門技術,而我們亦發現,我們的員工與機器人合作相當愉快。由於我們以及其他律師事務所都已經更廣泛地在業務的處理上借助「人工智能」,因此客戶可以預期,他們將會獲得提供更具策略性的深入見解、更迅速的商業意見提供,以及經常超出他們預期的價值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