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擔任律師」–「同伴同行」

常聽人說,共同原告人一定要委聘同一事務律師做代表。這句話在一定程度上是對的。不過,香港法庭有固有的權力,只要有充份理由支持應在一般規定之外作例外處理,就可批准各自聘用律師代表(「共同擔任律師」)。

概括地禁止共同擔任律師的理念是有道理的,深入共同擔任律師所可能產生的實際問題之中。例如,共同擔任律師增加共同原告人有不同策略的風險,也有意見不合而爭吵的可能(Hong Kong Civil Procedure 2018,Order 15/4/3,評論)。這無助於推進法庭規定的基本目標或司法工作的執行。

因此,高等法院最近在Noor Maritime Ltd v Calandra Shipping Co. Ltd的判決是個有趣的例子,說明在例外情況下,法庭批准共同擔任律師。法庭最終在2018年5月23日頒布判決書([2018] HKCFI 1136)。

此案涉及一間律師事務所按船身承保人的指示,代表原告人行事,另一間則代表原告人的法律責任承保人(P&I Club – 「保障及彌償」)抗辯被告人的反申索。因此,第一間律師事務所獲得船身承保人授權就申索行事,不是獲得P&I Club授權抗辯反申索。

事實上,兩名承保人是實體,在原告人的申索享有權益,但所享權利不同。船身承保人有代位權利;P&I規定P&I Club有權代表原告人。

兩名承保人看來沒有利益衝突。例如,要是船身承保人申索勝訴,被告人(或其承保人)會負上作出損害賠償的法律責任;要是被告人反申索勝訴,P&I Club會負上支付損害賠償的法律責任。正如法庭指出(在判決書第26段),不同保險人之間這樣的「保險配置」在海事案件是正常的。

儘管命令共同擔任律師是例外情況,這反映法庭承認兩名承保人及其事務律師已經同意共同擔任律師一事,如此,強迫其中一名承保人聘用不是自己選擇的律師事務所並不公平。

雖然聆案官早已拒絕命令共同擔任律師,但是法官席前的上訴是一次全新的聆訊(時有發生),法律方面的陳詞可能更充實,更具權威――更不必說上訴時可能有很好的律師服務了。這一點亦相當實際。

Jurisdictions: 
合夥人, R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