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理由的責任」

上訴法庭在Lok Man Fai v Architects Registration Board [2019] HKCA 405一案的判決,是法定紀律處分機構應就其所作裁定提供書面理由這項一般性規定的重要提醒。香港有眾多法定審裁庭及相關紀律處分程序,上述判決相信會引起各不同行業和專業的關注。

上訴法庭在上述判決中,援引了數過重要的香港及英國上訴案例,並綜述紀律委員會須就其所作裁定提供理由的重要性。紀律委員會不可只宣告其所作的裁定,因成文法或普通法規定,紀律委員會須就其所作裁定提供支持理由,讓答辯人可:(i)知悉紀律委員會(通常由業內人士組成)作出相關決定的原因;及(ii)考慮是否向覆核機構或法院提出上訴。

就如自下級法院向上級法院提出上訴的情況一般,紀律委員會不須就其研判過程中所考慮的每項因素作出交待。然而,紀律委員會須將其裁定中的重要事項記錄下來,尤其是該裁定假如會導致作出監管懲處的話。

Lok Man Fai v Architects Registration Board一案中,由研訊委員會作出,並由覆核委員會確認的該項決定,並未附有相關裁決理由。該等裁定是關於上訴人被指在某一與裝修項目有關的工程中存在不足之處所下的多個結論,但並未就所作決定提供支持的證據或雙方爭辯的內容。

《建築師註冊條例》(第408章)下的法定紀律處分機制是一個「兩層次」架構,亦即是:研訊委員會在作出紀律處分命令之前,其裁定和建議作出的命令,須先取得覆核委員會的確認。為了讓覆核委員會履行其覆核職能,研訊委員會在將其裁定提交覆核委員會的同時,應一併提供書面理由。

與香港的許多紀律程序一樣,《條例》訂明當事人享有向上訴法庭提出上訴的法定權利。

由於研訊委員會的決定存在不足之處,上訴庭命令發還相關紀律程序,並改由一個以不同成員組成的研訊委員會重新審視有關投訴。有趣的是,上訴庭認為基於該「兩層次」的紀律處分程序,而它作為一個審理上訴案件的法庭,不適宜由它來命令將案件發還研訊委員會,其理由或補充理由是:這是在相關命令送達該註冊建築師之前,由覆核委員會負責處理的一項事宜,覆核委員會一旦確認了研訊委員會的決定,要行使該權力是為時已晚。

法庭是否有權命令紀律委員會提供書面理由(而非將案件發還一個由不同成員組成的紀律委員會處理),這在一般情況下,主要視乎有關的法定機制而定。在上述案件中,很明顯的情況是,上訴庭倘若認為它有權命令研訊委員會提供書面理由,它也不願如此實行,原因是:(i)這是一宗並無提供任何理由,而並非理由不充分的案件;及(ii)要由同一個研訊委員會回溯先前情況,就其所作的裁定確立實際的(儘管未表達)理由,這顯然並非易事。

該項判決雖與在《建築師註冊條例》下的紀律程序所提出的上訴有關,但上訴庭所作的該項概括性評論,是對香港各紀律委員會及審裁庭的每一成員的善意提醒。

Jurisdictions: 

RPC特邀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