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積極管理為本監管」(PMBR)

客戶和社會的需求瞬息萬變,因此我們必須不斷更新知識和技能。我們的強制性專業進修(CPD)計劃於1998年推出,適用於所有實習律師及執業律師。CPD有系統地維持、提升和擴闊相關知識和技能,令法律專業人士在整個職業生涯中均能成功地執行專業職務和責任。儘管有人或許視CPD計劃為一項繁重的要求,我卻認為它是必要的培訓框架,旨在協助執業者保持高工作標準,以保障客戶及公眾利益,並提高香港法律界作為世界級服務提供者的聲譽。

在工作上展示高專業標準的能力,是法律服務最有效的宣傳工具。因此,律師會決心盡其所能協助會員實現最高專業標準。針對CPD計劃和其他旨在協助會員提升法律服務標準的課程和設施,我們一直定期進行檢討。

最近在華頓盛舉行的法律監管者國際會議上,其中一個環節十分有趣,題為 「重塑未來:積極措施如何能將『律師紀律制度』變成『律師誠信制度』?」

來自包括澳洲、加拿大和美國等不同司法管轄區的法律監管者和學者,在會上分享經驗和有關「積極管理為本監管」(PMBR)的研究成果。PMBR是一種監管方式,旨在透過在執業管理方面協助律師,從而促進符合道德操守的法律執業。

這種創新的監管方式在新南威爾斯創立。該州早於2001年通過法例,容許有限責任公司和非律師擁有法律執業公司(ILPs)。為解決對非律師的擁有權和法律服務的有限法律責任之關注,該法例破天荒納入「道德基礎」的概念,要求ILPs實施「適當的管理制度」(AMS),以確保它們提供的法律服務符合法律規定的義務。為協助ILP設立和維持AMS,監管者與其他持份者訂立了良好法律服務的10個目標及自我評估表格,供律師行自行評估是否符合這10個目標。這些目標針對特定司法管轄區,根據公眾投訴和監管經驗的相關統計數據訂立。律師行會因應其不足之處協助實施AMS,從而達至符合個別目標。ILPs法例通過後7年,即2008年進行的實證研究顯示,ILPs完成初步自我評估後,對ILPs的投訴率下降了三分之二。

繼澳洲後,加拿大和美國亦正走向PMBR方式,從紀律處分違規律師的被動監管,逐漸變為透過合規「教育」積極預防和提供協助。反思香港的情況,我們的方式在一定程度上與這個發展一致,因為我們也一直採取積極措施來維護標準、加強監管合規。

除了在1998年推出的強制性CPD計劃,強制性風險管理教育課程亦自2004年起分階段適用於所有在香港律師行執業的實習律師、律師和外地律師。

根據《法律執業者條例》(第159章),律師必須令理事會信納他至少有兩年真誠地受僱於香港的律師執業業務,方可獨自或以合夥形式執業。為確保律師具備必需的管理技能才獲許獨資或合夥經營律師行,《法律執業者條例》經已修訂,要求申請無條件執業證書前,必須完成一個經核准的執業管理課程。法例修訂尚未實施,亦未訂定生效日期。我們現正就執業管理課程和其他實施細節開展工作。

律師會的監察會計師團隊會向已成立三個月的新律師行進行例行訪問,以協助他們處理律師會計相關事宜。

我們的條例及指導部負責處理會員就 《法律執業者條例》及其附屬法例、律師會《執業指引》和《操守指引》的相關查詢。此外,律師會指導委員會負責就法律執業的道德事宜為會員提供指引。

律師會至此已設立框架,便利執業者更新和提升其法律執業和風險管理的知識和技能,並就個別帳目和道德事宜尋求協助。

PMBR的主要特點是自我評估過程。這個過程結合教育與合規,幫助執業者將培訓所學的執業管理原則,應用至執業的實際情況,再配合特定的管理工具,執業者能改善本身的制度,實現完全合規的水平。

在監管過程中讓執業者參與,令他們對本身的執業與客戶和公眾的期望標準比較,加深了解,並訂立一個監管者與被監管者一致的共同目標。這種一致性令監管者與執業者之間的關係更和諧,增強對彼此努力達至合規的信任。

我們將探索PMBR方式,以及我們如何能從其他司法管轄區的寶貴經驗學習,為法律界帶來裨益。我們或需參考對業界的普遍投訴類型,進一步闡明良好執業的原則,鼓勵執業者參照這些原則來評估他們的執業,並透過使用改善計劃和工具,協助他們按這些原則達至完全合規。會員如有任何意見,歡迎惠賜電郵至president@hklawsoc.org.hk

Jurisdictions: 

會長 , 香港律師會理事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