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理罪行」– 重述要點

《有組織及嚴重罪行條例》(第455章) (《條例》)第25(1)條:

「除第25A條另有規定外,如有人知道或有合理理由相信任何財產全部或部分、直接或間接代表任何人從可公訴罪行的得益而仍處理該財產,即屬犯罪。

(斜體以示強調)

終審法院在HKSAR v Yeung Ka Sing [2016] HKEC 1506(終院刑事上訴案2015年第5及6號)作出具里程碑意義的判決,對於就案件爭辯多年的律政司人員來說,相當於宣告他們勝了一仗;根據判決,控方可以「替代」犯罪意圖為基礎,不必證明上游罪行(predicate offence)而使被告人被裁定違反《條例》第25(1)條罪名成立;即是說,控方無須證明被告人所處理的財產代表嚴重罪行的得益。有關這宗案件的詳情,請參閱麥樂賢周綽瑩司徒悅律師行在《香港律師》2016年8月份期刊的一篇專題文章。

下文談到幾點觀察結果。

  • 因為清洗黑錢而被定罪的數字從2014年開始逐漸減少;也許是等待案例(例如HKSAR v Pang Hung Fai [2014] 17 HKCFAR 778、HKSAR v Yeung Ka Sing及HKSAR v Salim(終院刑事上訴案2015年第1號))釐清法律。現在可能有所改變,說不定將來有更多以替代犯罪意圖(有合理理由相信)為基礎,就 「處理」罪行提出檢控的案件。
  • 現時來說,鑑於香港聯合財富情報組接獲大量可疑交易報告,《條例》第25A條的替代罪行(「未能呈報對財產代表嚴重罪行的得益的知悉或懷疑」)似乎是在自我調節。當清洗黑錢罪行在二十多年前第一次出現在香港法律書冊上的時候,「未能呈報」罪與較為嚴重的「處理」罪行相比,金融中介人及財務專家似乎更擔憂前者。然而,根據《條例》第25A檢控「未能呈報」的案件實屬罕見;可能部分反映以簡易程序治罪的情況。警方和檢控機關(現時來說)似乎滿足於現狀。與此同時,似乎繼續有大量「防禦性呈報」(defensive reporting)出現。
  • 今年首七個月,香港已打破年度可疑交易報告數字的「個人最佳記錄(Personal Best)」(上次是在2015年),並且有望繼續保持升勢。法律行業的可疑交易報告數字明顯增加;去年增加四倍左右,佔可疑交易報告總數大約2%。
  • 打擊清洗黑錢財務行動特別組織(政府間組織)定於2018年10月∕11月對香港進行下一輪相互評核(將於2019年夏季全體討論會上報告)。預計不只金融機構,香港(其中包括)專業人員也會較受關注。
  • 與此同時,香港的律師及律師事務所應當留意「實務指示P」(「關於打擊洗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的指引」);尤其是強制性規定(例如,認識你的客戶、可疑交易報告、備存記錄、員工須知及訓練)。律師事務所亦最好內部增設專責打擊洗黑錢的遵規及呈報人員。在HKSAR v Wu Wing Kit [2014] HKEC 1554(區院刑事案件2012年第1022號,第125段),區域法院法官在規定「所有律師必須恪守的一般標準」*時提到實務指示P。

* 上訴法庭在2016年5月26日下令案件重審([2016] 3 HKLRD 533,刑事上訴2014年第299號),預定案件2016年10月19日在區域法院進行預審。

編者按:讀者如有興趣閱讀Ganesh and Carmichael有關打擊清洗黑錢的文章,可在網上搜尋《香港律師》業界透視專欄。

Jurisdictions: 

合夥人 , RPC

高級顧問 , R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