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方奶粉」

對很多讀者(特別是經海關通道前往中國的「夫婦」)來說,終審法院在HKSAR v Lam Tan Ching [2018] HKCFA 1(2018年1月25日)的判決讓他們鬆了一口氣。

案情很明顯,被告人(上訴人)被海關人員截停,海關人員在他背囊發現四罐配方奶粉,兩罐是他自己帶的,另兩罐是他為妻子帶的。被告人被截停之前,已經開始與妻子暫時分開走。

可能有讀者記得,《2013年進出口(一般)(修訂)規例》於2013年3月1日實施,目的是打擊中港配方奶粉水貨客。由於修訂了相關規例(第60A章),現根據《進出口條例》(第60章)第6D(1)條,任何人除非按照出口許可證的規定,否則不得將配方粉輸出香港境外任何地方。然而,規例第6(1D)條豁免某些輸出配方粉的情況,包括:

「……作為離開香港的年滿16歲人士的私人隨身行李而輸出的……—

(a) 以下條件均獲符合—

(i) 在過去24小時內,該人沒有離開香港;及
(ii) 該等配方粉總淨重不超逾1.8公斤;」

在被告人物品發現的四罐奶粉共重3.6公斤左右。他被控企圖觸犯《進出口條例》第6D(1)條所訂罪行,在裁判官席前被裁定罪名成立及判處象徵式罰款。高等法院法官確定該裁決。被告人解釋有兩罐配方奶粉是為妻子帶的,但似乎不湊效,因為裁判官認為,每名離港人士不可輸出超過1.8公斤配分粉。

終審法院席前的主要論點是,「人士的私人隨身行李」是否限於該名人士携帶的私人行李,抑或延伸至陪伴該人離開香港的另一人携帶的行李。這個論點牽涉到「私人隨身行李」的涵義。終審法院法官一致裁定,這是日常用語,一件物品是否私人隨身行李屬事實問題,也是一種常識。判決書其中一段(第13段)透露法官的想法:

「本席不會試圖詳盡無遺地立下定義,但根據辯方的說法,認為那四罐配方粉的其中兩罐應被視作妻子私人隨身行李的一部分,正如她跟丈夫共用一個行李箱,而她的衣服放在他的行李箱裡一樣。那兩罐配方粉跟妻子是在同一個旅程中,又是屬於她的,所以應被視她的私人隨身行李。」

終審法院撤銷被告人的定罪,毫不猶豫。正如在判決書指出,「與家人外遊,通常是彼此代携私人物品的」。

香港水貨問題相當嚴重(特別是某幾種項目)。不過,想深一層,這宗案件看來不屬於規例所針對的情況。海關人員日後遇上兩夫婦帶行李過關,向他們強制執行規例之前,想必先三思而後行。

Jurisdictions: 

高級顧問 , RPC

合夥人, R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