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冠狀病毒病」: 中國最近的法律回應與不可抗力和情勢變更原則的應用(摘要)

摘要

本文向讀者介紹了中國就「2019冠狀病毒病」相關爭議的最新法律回應,以及中國法律中「不可抗力原則」和「情勢變更原則」的概覽。

I.   導言

自從「2019冠狀病毒病」疫情爆發以來,中國政府實施了一系列的疫情控制措施,亦由於「2019冠狀病毒病」及其相關應對措施,不可避免地引發了很多爭議。2020年4月16日、5月15日以及6月8日,最高人民法院分別發布了《關於依法妥善審理涉新冠肺炎疫情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指導意見》(一)、(二)和(三)(統稱“《指導意見》”),指導各級人民法院做好「2019冠狀病毒病」相關民事案件的審理工作。

II.   《指導意見》

指導意見(一)和(二)較為籠統地重申了處理「2019冠狀病毒病」相關爭議的基本原則,而指導意見(三)更具體的討論了在處理涉外商事、海事案件時應採用的原則,同時還提及了程序法和適用法的相關問題。 《指導意見》(三)強調了法院準確適用國際公約(例如《聯合國國際貨物銷售合同公約》)或貿易慣例(例如,UCP 600的第36條和URDG 758的第26條)的重要性,並且強調在適用外國法律時,應正確適用與不可抗力類似的規則。指導意見(三)還涉及延期或中止時效以及延長提交中國領域外形成的證據期限等問題。總而言之,《指導意見》旨在根據現有法律框架為各級法院提實踐指導。

III.   中國法律之下關於「2019冠狀病毒病」糾紛的主要法律問題

廣義上,「2019冠狀病毒病」的相關案件涉及「不可抗力原則」和「情勢變更原則」,以及合同中的不可抗力條款。

法定不可抗力

與英國法律不同的是,不可抗力是中國法律下免責的法定事由。根據中國的相關法律,要發生不可抗力事件,必須滿足兩層要求。一是該事件是“不能預見,不能避免並不能克服”。二是該不可抗力事件必須發生在履約期內,且該事件與當事人不能履行合同有直接因果關係。受影響的一方還負有在合理期限內及時通知對方並提供證據的法定
義務。

合同中協定的不可抗力條款

在實踐中,更多的情況是合同裡本身約定有不可抗力條款。但是,該條款不應影響法定不可抗力的應用。如果「不可抗力條款」約定的一個或多個事件不符合上述三個條件(不能預見,不能避免並不能克服),那麽所謂的「不可抗力條款」很可能被視為「免責條款」、「合同約定的合同解除條款」,或者僅僅是當事人約定的合約條款。

「情勢變更原則」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在無法符合不可抗力成立條件的情況下,當事人仍可考慮採用《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26條所規定的「情勢變更原則」來保護自己的利益。但在實踐中,中國法院在應用「情勢變更原則」時往往持嚴格態度。值得一提的是,「情勢變更原則」的大部份原則重新整合到新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中,該民法典將於2021年1月1日生效。

IV.   對英國法律的觀察

對於受英國法律管轄的合同,在某些情況下,一方當事人可以援引「不可抗力」和「合同受阻」來暫停、推遲或免除合約義務。

不可抗力

與中國法律不同,「不可抗力」一詞在英國法律下沒有確定的含義,雙方必須在合約中明確規定這一點。「不可抗力條款」的效力取決於該條款的具體措辭。一些「不可抗力條款」的運作是為了暫停或延長履約,直到相關的不可抗力事件結束,而另一些條款的運作是為了使合約完全結束。「不可抗力條款」通常包括有關通知、時限和其他特定要求的規定,這些規定在不可抗力事件發生時必須符合。

合同受阻

根據英國法律,如果發生意外事件且超出締約雙方的控制,使合約根本上或在商業上無法履行,或將履行義務轉變為與訂立合約時承擔的義務完全不同的義務,則合約可能會受阻撓而解除。然而,必須指出的是,根據英國法律,合同受阻通常很難成立。

V.   結論

由於事實及其應用於法律可能是複雜的,並且在每個情況下都可以說是特殊的,我們因此建議因「2019冠狀病毒病」或因其應對措施而面臨不能履約風險的各當事方尋求相關法律意見。

*免責聲明:本文之目的是提供有關法律及其發展的資訊。本文不包含對法律的全面分析,也不構成「禮德齊伯禮律師行」對所討論的法律觀點的意見。您必須就與您有關的任何特定問題徵求具體的法律意見。

作者想借此機會感謝為本文作出貢獻和幫助的同事們,特別是Vassia Payiataki,雷文璇及林澤翔。

–禮德齊伯禮律師行合夥人李連君
–禮德齊伯禮律師行合夥人Peter Glover及
–禮德齊伯禮律師行顧問律師余曉辰
(註冊外地律師)(中國)

編者按:這是一篇名為《勝者自慎—香港法院駁回逾期執行仲裁裁決的企圖》("Covid-19: Recent Legal Responsesand the Application of Force Majeureand Change of Circumstances in thePRC") 的文章摘要,該文章通過《香港律師》電子報分發,並於2020年7月張貼在《香港律師》的網站上。

Jurisdictions: 

禮德齊伯禮律師行合夥人

禮德齊伯禮律師行合夥人

禮德齊伯禮律師行顧問律師 (註冊外地律師)(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