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時代的結束:前香港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卸任前全力衝剌

Gabriela Kennedy合夥人及Karen H.F. Lee律師,香港孖士打律師行

2015年8月4日,香港個人資料私隱專員黃繼兒先生履新,接替五年任期屆滿的蔣任宏先生。

卸任前全力衝剌

前私隱專員蔣任宏先生在卸任前的幾個月裡,仍然忙得不可開交。私隱專員公署(「公署」)單單在2015年7月便發布了:(i)協助減低使用智能電話時所帶來的私隱風險的資料單張;(ii)有關雲端運算的資料單張;(iii)收集及使用生物辨識資料指引;及(iv)新聞稿,在當前的大數據年代裡,促請政府加強監控公共登記冊,保障個人資料。

前私隱專員蔣先生任內的建樹:

  • 2014年2月18日推出私隱管理系統,鼓勵機構採取主動,積極響應保障個人資料,作為履行廣義的企業管治責任的一部分,而不是僅僅視之為循規的法律事宜;
  • 積極參與與亞太區經濟合作組織(「亞太經合組織」)的活動,包括2011年協助草擬跨境私隱規則,作為亞太經合組織資料私隱機制的一部分,在亞太區推廣保障個人資料私隱的統一方法;
  • 發出17份指引資料、8份資料單張、1份實務守則及2份輔助刊物,有不少是關於科技發展及科技發展對資料私隱(例如流動應用程式、生物辨識資料、航拍機、雲端運算、公開資料的使用)的影響,以及給某些行業(例如銀行及金融業、資訊科技服務供應商、保險業等等)提供具體指引;
  • 主動執法,在《個人資料(私隱)條例》(「《條例》」)制定以後發布的44份調查報告中,有31份是在蔣先生五年任期內發布的,2014年更刷新紀錄,發出了90項執行通知。執法行動中最具代表性的,是八達通事件(八達通事件導致修訂《條例》)調查報告,以及把個案轉介警方作出檢控,其中尤為矚目的,是首宗有人因為在接受調查期間作出虛假陳述(違反《條例》第50B(1)(c)(i)條訂明的罪行)而被判罰監禁的個案。

一個新時代?

2015年8月4日新任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履新之後,公署發布《競選活動指引》(無疑是為即將到來的區議會選舉開路),也就傳媒廣泛報道的首宗因違反直接促銷條文而被定罪的案件發布新聞稿。新任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在會見傳媒時強調,公署一方面要保障個人權利,另方面要維持資訊自由流通,保障香港在全球市場中擔當的角色,因此有需要平衡這兩個方面。教導企業和機構將會是公署工作的重中之重,目的是將私隱保障策略由「符規」躍升為「問責」。這是公署眾所周知的工作;專員可不是魔術師,這些工作就如曲調一樣,由他做音樂指揮,帶領公署演奏管弦樂,要演奏得出色,在於「新指揮」在未來五年如何發揮他的本領,領導這支優秀的管弦樂隊向前邁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