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足鼎立:競爭力、協作及專業水準

三足鼎立:競爭力-協作-專業水準

求生是一種基本的本能。在現代社會,「競爭力」一詞在某種程度上帶有這種基本的求生本能。無論我們如何稱呼它,它可能是我們每天都在面對和解決的一個基本問題--無論是在個人層面,在個別公司層面,在社會的界別層面,甚至是在國際層面。我們希望保持我們的競爭力,以及整個行業的競爭力,還有我們的下一代同業的競爭力。

在創造我們的可持續競爭力的過程中,良好的專業水準應該被視為起到促進作用的角色--為協作創造平臺,為專業贏得信心--而不是為專業的發展製造障礙或破壞競爭力。過去的經驗告訴我們,有了好的專業水準,我們甚至能夠在更大的平臺上制定一個好的規範,創造更多的協作,實現更大的競爭力。這就是三足鼎立,相互促進。

《法律執業者條例》(香港法例第159章),連同其不同的附屬法例(目前有39條),構成了整個法律界(包括事務律師分支)運作的基石。筆者希望討論目前的一些機制,以助說明競爭力、協作和良好專業水準之間的鼎立關係。

在與其他司法管轄區的協作中增強競爭力

自1995年首次推出海外律師資格考試(Overseas Lawyers Qualification Examination:OLQE)以來,來自全球各司法管轄區的優秀海外律師被吸引到了香港。多年來,海外律師資格考試吸引了大多數在澳大利亞、英格蘭及威爾士、中國大陸和美國取得資格的海外律師應試者。在過去的25年裏,通過每年的海外律師資格考試,至今已有超過1500名海外律師獲得了在香港執業的資格。

除海外律師外,註冊外地律師(無論是受僱於註冊外地律師行還是香港律師行)和註冊外地律師行也為香港帶來了不同司法管轄區的法律知識,他們也作出協作努力,使香港成為國際法律服務中心。截至2021年3月,我們在香港有來自33個司法管轄區的1,529名註冊外地律師,以及來自22個司法管轄區的85家註冊外地律師行。在這些註冊外地律師行中,有37家與香港的律師行註冊聯營。這種協作無疑增強了香港在處理涉及不同司法管轄區的案件方面的競爭力,也使人們在選擇國際法律服務提供者時,香港更具吸引力。事實上,協作的過程也能讓人發現自己的優勢和劣勢。

良好規範的先驅者:持續專業進修及風險管理教育計劃

我們的強制性持續專業進修計劃於1998年首次推出,風險管理教育計劃則於2004年首次推出。香港是引入強制性持續專業進修及風險管理教育要求的先驅之一。更多的海外司法管轄區開始認識到持續專業教育的重要性,類似的強制性計劃也在世界各地實施。全球趨勢支持法律界的終身學習文化,而持續專業進修已成為個人法律事業的一部分。法律專業學會成立於2008年,體現了律師會在向公眾宣傳法律和為公眾利益保持行業高水準方面的奉獻精神,在疫情期間為會員免費提供課程。在2020年,「視為認證」(deemed accreditation) 制度已被引入,使從業人員有更多的靈活性來選擇適合其特定培訓需求的持續專業進修活動。當一些課程提供者(尤其是海外的課程提供者)無意向律師會申請認證,

但從業人員希望參加同樣的課程來滿足他們的培訓需求時,該制度尤其有用。該制度使從業人員能夠從更多的課程中受益,從而滿足他們的持續專業進修需求。雖然會員們可能認為該等計劃帶來了額外的責任,但我們實際上為在國際平臺上建立良好規範做出了先驅性的努力。

達致國際水準

其他在國際舞臺上引起專業關注的話題,如反洗錢,帶來的不僅僅是我們的實務指示P所見證的個別事務所層面的合規需求。法律界和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都應展示我們達到國際水準的能力。在金融行動特別工作組(Financial Action Task Force)於2019年對25個司法管轄區進行的第四輪相互評估報告中,香港是7個被評為 「整體合規」的司法管轄區之一,甚至是亞太地區第一個在此輪評估中取得該成績的司法管轄區。這也說明了我們需要通過良好的專業水準來保持我們的競爭力和協作。自千禧年以來,這一領域在某種程度上為專業法律界創造了新的機會。在社會的某些行業,為反洗錢相關合規設立了新的職能,而就反洗錢相關合規尋求法律諮詢的需求也在增加。

以可持續的方式確保良好專業水準:法律教育及培訓

多年來,我們一直致力於為未來的律師和法律行政人員建立一個良好的法律教育與培訓體系,通過發展和增強法律學位及基準課程,與不同的大學及利益相關者保持高質量的溝通。自2005年以來,法律教育及培訓常設委員會被引入,並在《法律執業者條例》下成立。除其他事項外,該(1999年11月特別成立的)委員會還負責監督(其對香港法律教育及培訓進行全面審查並提出建議之後的)改革的實施,並監督法律教育及培訓的未來方向。委員會目前由終審法院的法官擔任主席,成員來自不同的持份者,包括政府、香港律師會、香港大律師公會及高等教育機構。對於任何有意保持競爭力的機構來說,吸引優質的新血與留住年輕的成員是永恆的主題。

加強三足鼎立:專業彌償計劃

該計劃自1986年開始實施,至今已超過30年。多年來,該計劃在不同階段進行了修訂,以改善專業彌償計劃的覆蓋範圍,修訂和澄清專業彌償計劃的規則,將彌償限額提高到2,000萬港元,以及在專業彌償計劃的供款及免賠額計算公式中,使受僱於香港的外地律師的待遇與助理律師和顧問的看齊。該計劃滙集香港本地和外地律師的資源,為公眾提供保障,使那些在香港聘用專業法律服務的人更有信心。

使三足鼎立之勢在業界內發揮作用:實踐模式、實踐方法

在很大程度上,香港有能力透過建立良好的規範和建立更多的協作來獲得更大的競爭力,三足鼎立的關係在業內也同樣適用。截至2021年3月,香港共有946家律師行。每家律師行,無論大小,都有自己的文化和戰略目標,因此,誰最適合做什麼,仍然是每家律師行在不同時間點根據自己的文化和戰略目標考慮的問題。但一個共同的問題是,我們有什麼選擇?

除了長期以來的合夥模式外,並在2003年開始實行「律師聯合執業事務所」、2016年開始實行有限責任合夥。現在有49家香港律師行及14家註冊的外地律師行是有限責任制。《法律執業者條例》還進行了修訂,加入了關於律師法團的新的第IIAA部及關於外地律師法團的新的第IIIA部(統稱為「律師法團」)。除了《法律執業者條例》的第IIAA部及第IIIAA部之外,全面實施「律師法團」還需要修訂《法律執業者條例》下的17項現行附屬法例,並在《法律執業者條例》下設立兩項新的附屬法例,以及檢討及/或修訂若干現行的其他條例。這項仍在進行中的工作是律師會與政府、首席法官、立法會和其他相關利益攸關方的又一次協作,以使「律師法團」能夠全面運作。毫無疑問,不同的執業模式--傳統的合夥制、「律師聯合執業事務所」、有限責任合夥制甚至是律師法團,都帶來了不同的潛力和協作機會。

除了不同的執業模式外,人們也值得探討不同的「執業地點」(如服務中心、居家處所、虛擬辦公室等)可以提供哪些協作機會。律師行,尤其是中小型律師行(目前仍佔香港律師行的88%),雖然與其他企業一樣經常面臨著資源方面的挑戰,但它們有自己的特點,有別於其他商業領域,也有別於其他司法管轄區的法律專業。「2019冠狀病毒病」以某種方式影響了我們的許多計劃,並以意想不到的速度、規模及全面性提升了挑戰。自從疫情以來,「在家工作」的討論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多。對我們許多中小律師行來說,這可能是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任何可行的執業模式都需要不同因素的協作支援--適當的執業場所/地點、資源、技能等等。

重新定義法律執業:訟辯律師、婚姻監禮人、安老按揭輔導法律顧問、粵港澳大灣區律師執業考試等等?

法律執業總是可以通過新的舉措進行。我們現在有2,247名執業者符合在2006年推出、由入境事務處運作的婚姻監禮人計劃的資格;經過律師會14年的遊說,在2010年有78名訟辯律師獲得更高的出庭權利;有448名安老按揭輔導法律顧問,根據香港按揭證券有限公司在2011年推出的安老按揭計劃獲得資格。在香港國際公證人協會的監管下,共有361名公證人。

除了司法部自該制度實施40年以來任命的500多名中國委託公證人外,司法部根據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的授權國務院實施的決定,即將舉行粵港澳大灣區律師執業考試,為律師獲得內地執業資格,在大灣區處理某些適用中國法律的民事和商事法律事務(包括訴訟及非訴訟事務)提供了機會,以及為大灣區的客戶,包括香港的獨資企業,提供多樣化的法律服務與保障。

在這些協作(及即將到來的協作)中,我們的法律界通過不同的協作機會,以我們良好的專業水準提高了我們的競爭力。

我們要去何處,我們要如何成長?

在2019年香港律師會會員問卷調查中,日常工作環境中最重要的3個願望是:能夠保持工作與生活的平衡、合羣的工作環境及獲得相關執業經驗的機會。我們法律界的訴求不能忽視我們的從業人員在日常專業執業中的需求。

正如一個學派所說,任何協作的重要性在於從一個聯盟中脫穎而出,比在剛進入聯盟時更強大、更有競爭力。作為一個行業,100多年來,我們律師一直在尋求競爭力和良好的專業水準。我們前輩的努力為我們今天的競爭力奠定了堅實的基礎。當我們的世界正在經歷一個世紀以來從未見過的深度變化時,我們面臨著前所未有的挑戰--和機遇。在我們多年來的良好基礎上,我們更應該堅持我們良好的專業水準,尋求有意義的協作,找出真正有利於大家發展的要素,讓我們更具競爭力。

沈黃律師事務所創辦暨管理合夥人

黃巧欣律師開立及管理律師事務所已有超過十年的時間,負責整體的管理、財務及策略規劃。主管所內的非訴訟團隊及跨境法律服務,亦是中國委托公証人。黃律師恆常就廣泛的公司和商業事務、一般及新界物業的轉易,及遺產規劃提供法律意見。她是香港律師會的理事和專業水準及發展常務委員會的主席,及在不同平台作公共服務。 她亦不時進行教學及培訓工作,及於研討會、公務會議進行主持和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