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訴法庭審視的Browne v Dunn一案規則:香港特別行政區訴陳慶佳CACC 65/2017/ [2019] HKCA172,判決日期:2020年1月24日

背景

申請人在高等法院被判販毒罪名成立,並就其定罪提出上訴,理由是法官誤導陪審團,引致陪審團斷定申請人缺乏可信度,因為某些事項沒有向重要證人提出和/或在申請人的主問中沒有被提出(有時稱為「puttage」)。上訴法庭研究了Browne v Dunn(原為民事案件)一案中規則的範圍,該規則確保,如果對方日後有意就該事項反駁證人或就該事項質疑證人時,證人有機會解釋該實質事項。

判決

在作出法院判決時,上訴法庭薛偉成法官審視了該規則在刑事案件中的適用情況。該規則有兩個方面:

  1. 這是一項實務或程序的規則,旨在達致對證人公平及雙方當事人之間的公平審訊;及
  2. 這是一項與證據的份量或說服力有關的規則。

上訴法庭薛偉成法官引用了一些澳大利亞的典據,得出了以下相關原則的摘要:

  1. Browne v Dunn案中的規則是一項專業慣例及公平性的規則,旨在容許證人面對及回應對其證供提出的任何質疑。
  2. 由於刑事審訊的控罪性質,以及控方和辯方承擔的責任不同,所以該規則應用於刑事法律程序時,其方式或後果不同於民事法律程序。
  3. 該規則容許具有靈活性,在應用時需要相當小心和謹慎。
  4. 在某一案件中,根據該規則產生的責任的範圍將由辯方所申辯案情的性質和審判的法醫背景所告知。盤問人不僅要披露證人的證供將受到質疑,還披露證供是如何受到質疑。
  5. 如大律師不遵守規則,主審法官有權酌情決定如何補救可能導致的任何不公平情況,而他採取的行動將視乎案件的情況而定。
  6. 應採取措施,避免須就違反規則一事向陪審團作出指示,例如提醒大律師注意向證人提出事項的需要,以及准許傳召證人就遺漏事項接受盤問和質詢。還可以採取其他措施,這取決於違反規則的性質和案件的情況。
  7. 如果明顯地沒有遵從規則,之後向陪審團提出司法評論,在這情況重要的是考慮該評論的實質內容,而該評論的目的可能視乎情況而有所不同。
  8. 如果主審法官認為有需要指示陪審團,說明不遵從規則可能對陪審團評估對立證據時的影響,法官應:

    i.     概述Browne v Dunn案中的規則及其目的;
    ii.    告訴陪審團,根據該規則,證人本應就有關事宜接受質詢,以便他或她有機會處理該項質疑;
    iii..  告知陪審團該證人沒有被質疑,因而被剝奪就該項質疑作出回應的機會;及
    iv.   告知陪審團,他們因此被剝奪聽取他或她的證供回應的
    機會。

  9.  只有在特殊情況下,主審法官才應考慮指示陪審團,可因違反規定而就可信度作出不利的推論。評論證人或當事人似乎受到不公平對待是一回事,但同時評論某人的證供不應被人相信、可能是最近的虛構故事、因為它提出了該人的大律師沒有向其他證人盤問的事項,則是另一回事。如果(未能向證人提出說法的)情況導致「明顯的假設」,即對立的證據是最近虛構的或在其他方面是捏造的,這樣的指示才是合適。

  10. 這樣的指示困難重重,只應相當小心和審慎地作出,並必須附有解釋,說明可就一方為何沒有遵從規則作出其他推論,並附以該等推論的例子。

在將這些原則應用於本案時,主審法官請陪審團考慮到沒有puttage以確定他的總體可信度,並指示該事項可能是最近虛構和捏造的。這些指示超出了適當的界限,構成了重大的不合常規之處,造成陪審團確實有可能進行不允許的推理,從而使定罪變得不穩妥。上訴獲准,並下令重審。

評論

法院强調,有補救措施可用來儘量減少因沒有puttage而可能產生的任何不公平情況。可以查詢沒有puttage的原因,如果是因為大律師的過錯,而不是被告的過錯,那麽可以向陪審團指出這一點。證人也可以被召回,就對立的證供作進一步的盤問。大律師公會和法官之間可以就應給予的適當指示進行討論。Browne v Dunn一案中的規則需要在應用時具有靈活性,以及使用措施處理任何違反行為時需要小心和謹慎。

–麥樂賢 • 周綽瑩 • 司徒悅律師行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