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訴法庭確認只要買賣證券是出於其他理由,掌握股價敏感資料的同時買賣證券不是罪行

在最近的Securities and Futures Commission v Yiu Hoi Ying Charles and Wong Nan Marian(CACV154/2016)(「上訴法庭的判決」),上訴法庭維持市場失當行為審裁處(「審裁處」)的裁決。審裁處早前裁定,假如證券買賣怎麼都不是股價敏感資料引致的,隱瞞或不披露該等資料不構成內幕交易。

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證監會」)指控亞洲電信媒體有限公司(「亞洲電信」)多名高級人員進行內幕交易,針對他們在審裁處展開法律程序。審裁處裁定,涉案交易不是股價敏感資料引致的,接納《證券及期貨條例》(「《條例》」)第271(3)條的法定免責辯護。

證監會向上訴法庭提出上訴,理由是(其中包括)審裁處錯誤應用第271(3)條的免責辯護。證監會主要爭論,隱瞞及不披露股價敏感資料構成「利用」該等資料,因此法定免責辯護不適用。上訴法庭不接納這個論點,並拒絕證監會其後提交的上訴至終審法院的許可申請。如此,上訴法庭維持審裁處的裁決,也闡明了《條例》第271(3)條所訂免責辯護的適用範圍。

實際影響

處理股價敏感資料及具有披露責任

上市公司獲悉股價敏感資料之後,有責任在合理地切實可行的範圍內,儘快向公眾披露該等資料。掌握股價敏感資料的同時進行上市證券交易,有可能構成罪行。第271(3)條提供法定免責辯護,訂明只要掌握股價敏感資料的同時進行證券交易的目的,不包括或沒有包括利用相關資料賺取利潤或避免損失,就可應用法定免責辯護。然而,這項法定免責辯護的應用因事實而異,適用範圍有限。

公司的財務狀況

證監會的《內幕消息披露指引》臚列部份有必要披露股價敏感資料的情況。其中包括財務狀況有變(例如現金流出現危機及提交清盤呈請)。在這宗案件,相關的股價敏感資料包括幾年裡陸續收到的法定要求償債書。雖然亞洲電信似乎有設法處理法定要求償債書,公司沒有清盤風險,但審裁處裁定有關資料屬於股價敏感資料,因為有人是慣常地視該等資料為股價敏感資料,又或者那些會買賣亞洲電信股份的人,相當可能會把該等資料視為股價敏感資料。

審裁處的裁決提到,考慮的問題之一,是收到的要求償債書會否對公司的現有業務或持續經營構成真正威脅。例如在今時今日的營商環境裡,收到要求償債的信函,包括法定要求償債書,可說是平常的事。除了是將債務人公司清盤的先兆之外,發出法定要求償債書也是債權人向債務人公司施壓的一種方式。

買賣上市證券的目的

上市公司董事掌握着股價敏感資料的時候,需要保持警剔,因為事實上,法定免責辯護的適用範圍依然有限。雖然各人員成功證明他們沒有利用股價敏感資料賺取利潤或避免損失,但在通常情況下,這是很難證明的。審裁處裁定各人員由於 「細價股」股價出現炒賣升浪才進行股份交易,認為他們唯一的動機是「把握亞洲電信股價突如其來被炒高的機遇」。上訴法庭認為這宗案件涉及「非常特別的事實」(very peculiar facts)。

最後一提,證監會在上訴中試圖提出新理由,指出就買賣上市證券而言,隱瞞或不披露股價敏感資料構成「利用」該等資料。雖然上訴法庭不接納這個理由,但它顯示,是要仔細審視一番才會確定是否有人「利用」股價敏感資料。證監會會察看隱瞞股價敏感資料的目的或動機及後果。現時大多數的營商目的都是賺取利潤或避免損失,進行買賣的同時隱瞞披露股價敏感資料的董事,應當萬分謹慎,因為對於股價敏感資料來說,怎麼利用和利用的目的是有細微差距的。

未雨綢繆

你如果是上市公司或上市公司董事的代表,務必要幫助公司或董事覆檢有關處理股價敏感資料的內部監控程序,這包括下列各項:

  • 董事應熟習相關的證監會指引,知道甚麼屬於股價敏感資料,如有疑問,尋求法律意見。
  • 一旦收到法定要求償債書或其他要求償債書,或者獲悉展開法律程序的威脅,董事會一定要認真了解情況,就任何披露責任尋求法律意見。  
  • 所有掌握股價敏感資料的人員,一定要避免買賣相關的證券,以求避免觸犯內幕交易罪行。
  • 上市公司應當覆檢內部監控程序,確保公司履行有關股價敏感資料的披露責任。
  • 上市公司應當覆檢內部互通消息或資料的程序,限制取覽可能是會影響股價的資料,包括採用妥當的紀錄備存系統,全數保留有可能是法律或監管程序中的重要證據的通訊記錄。
  • 凡有意援用《條例》第271(3)條的法定免責辯護的,不論何時,都應尋求法律意見。
Jurisdictions: 

合夥人,貝克‧麥堅時律師事務所

合夥人,貝克‧麥堅時律師事務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