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訴法庭裁定判決傳票程序的某些特性抵觸香港人權法案條例

在婚姻法律程序中,一種頗為常見的情況是,家事法庭會命令丈夫向其妻子及/或子女支付中期贍養費,以聽候法庭頒發與離婚呈請有關的最終裁決,而這即是所謂的「訟案待決期間提供贍養費」。倘若丈夫拒絕或未能支付有關款項,那麼無論是根據「訟案待決期間提供贍養費」還是根據贍養令,妻子都可以取得判決傳票,要求法庭下令丈夫出庭接受口頭訊問(即是就其未能支付有關款項,回答判定債權人(亦即他的妻子)及法庭所提出的問題),並有可能會被交付監獄羈押,為期不超過三個月。

上訴法庭在2016年12月30日,就YBL v LWC, CACV 244/2015一案 (以下簡稱“YBL v LWC”)下達其判決(以下簡稱「判決」)。在該項判決中,上訴法庭廣泛地審視了《 婚姻訴訟規則》(第179A章)第87條下的判決傳票程序,並裁定該程序中的某些特性,與《香港人權法案條例》(第383章)(下稱《條例》)有所抵觸。

案情

YBL v LWC一案中,法庭命令作為該案答辯人的丈夫,每月須向其子女支付港幣20,000元作為中期贍養費(下稱「訟案待決期間提供贍養費命令」)。法庭於2013年6月21日下達該命令,而該名丈夫於2013年9月停止支付有關款項。他提出申請,要求法庭頒令將該「訟案待決期間提供贍養費」撤銷,但法庭於2014年3月4日駁回他的申請。

案中的妻子於2014年8月13日發出一份判決傳票,而法庭於2015年10月26日就有關傳票進行聆訊。在聆訊了該名丈夫經宣誓而作的證供後,法庭以他藐視該「訟案待決期間提供贍養費命令」為由,向他下達(除其他以外)交付羈押令,並將其交付監獄羈押三個月。

2015年10月29日,該名丈夫向上訴法庭提出保釋要求,以等待上訴結果。上訴法庭於2015年11月11日批准他以現金港幣200,000萬元保釋外出,而最後,上訴法庭裁定他上訴得直。

與《條例》有所抵獨

上訴法庭在其內容廣泛的判決中,根據 《條例》第10條及第11條涉及香港人權保障的條文,審視了該判決傳票程序,並探究了以下各項因素和人權問題:

  • 無罪推定原則;
  • 獲告知控罪的性質及因由的權利;
  • 到庭受審及獲得律師作為代表的權利;
  • 將訊問程序及交付羈押程序分隔的需要;
  • 不得被強制作證及享有免使自己入罪的權利;及
  • 就判決傳票之目的,使用誓章和傳聞證據。

上訴法庭裁定,判決傳票程序中的若干規定,在某些方面與《條例》有所抵觸(參見第98段)。

將兩項程序合併並不公平

首先,上訴法庭裁定交付羈押程序的聆訊,與訊問程序在同一時間進行,這做法有欠公允,且與享有公平審訊的權利不符。正如在YBL v LWC一案中的丈夫所遭遇的情況般,他於2015年10月26日在法庭席前經宣誓後作供;但同一天,法庭將他交付監獄羈押。

法庭解釋稱,訊問程序的目的,是為了讓判定債權人能夠取得判定債務人在經濟能力方面的進一步資料,而判定債權人要取得該等資料,便必須通過訊問程序,並須根據所取得的資料來構建其理據,以針對違責的判定債務人。這應當構成判定債權人向判定債務人所提出之理據的一部分,而在該等資料獲得提供以前,判定債務人無法妥為編撰他的抗辯理由。

根據這一點,上訴法庭裁定將兩項程序合而為一,乃損害了《條例》第11條所作出的保障。在訊問程序開始時,判定債權人及判定債務人均並不知悉該控罪的一項必不可少元素-就是判定債務人在違責之時的經濟能力。因此,上訴法庭裁定,要求答辯人在同一項合併的法律程序中,就該等向他提出的指控作出回答,這做法並不公平。

此外,上訴法庭也指出當中存在的一項風險,就是法官忽略了在該兩項程序中,舉證責任與舉證標準有所不同。

損害獲告知的權利

第二點是,上訴法庭裁定在該判決傳票程序並沒有提供任何保障措施,讓面對可能被交付監獄羈押之風險的判定債務人,得以就他所面對的指控,獲得告知該指控的性質和因由。最佳的例證,就是在YBL v LWC一案中,該名丈夫於2015年10月26日經宣誓作供後,即被法庭下令囚禁 。

上訴法庭在其判決中,提述了法官Nowak在 UN Convention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 CCPR Commentary (2d Ed) (p. 331)一案中所提供的解釋。該解釋稱,根據《條例》第11(2)(a)條的規定,獲告知有關指控的性質及因由的權利,「不僅包含有關控罪在法律上的準確陳述,也包含該控罪的相關事實」。 … [因此,]該等資料必須充分,從而讓被告人得以編撰其抗辯理由。」 上訴法庭亦指出,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已對第 14(3)(a)條(相當於《條例》第11(2)(a)條)下的權利作出了解釋;也就是說,被告人享有獲得告知與其控罪相關的法律及所指稱的事實之權利(參見第38段)。

上訴法庭在本案中裁定,根據各項相關準則,該判決傳票中所載的資料並不充分。

違反無罪推定原則

第三,上訴法庭審視了第87(5)(c)條規則及第23號表格(即是《婚姻訴訟規則》(第179A章)所指定的判決傳票表格)所載的內容,當中規定判定債務人須提出因由(即是解釋為何他不應因其違責而被交付監獄羈押)。上訴法庭認為,該項規定實際上是將舉證責任顛倒,並違反了《條例》第11(1)條的無罪推定原則。

在審視第11(1)條下的權利時,上訴法庭指出,香港已有一系列的判例,規定在關於判決傳票的情況中,舉證責任需要由判定債權人承擔,而舉證標準則為毫無合理疑點。上訴法庭在審視了第 87(5)(c)條規則及第23號表格後(當中提述被傳召的判定債務人,須就為何他不應因其違責而被交付監獄羈押提出因由),裁定當中的措辭存在誤導成份(參見第37段)。上訴法庭亦指出,如果家事法庭的法官未能讓訴訟方獲得律師提供幫助,當中的處理方法恐怕會存在失誤。

上訴法庭解釋稱,從第11(1)條的規定來看,在交付羈押的申請中,如果規定判定債務人需要提出因由,這是在原則上犯錯,因此建議將該等字句,從第 87(5)(c)條規則及第23號表格中刪除(參見第37段)。

侵犯出席審訊的權利

第四,上訴法庭審視了第87(5)(c)條規則下的自動交付羈押規定(即是說,假如判定債務人被命令出庭,但最後卻沒有,則他將會自動被交付監獄羈押),並裁定它違反了《條例》第11(2)(d)條的規定,即是任何人有權出席對他的審訊。

第87(5)(c)條規則第一部分賦予法庭權力,任何人假如被命令須在指定的日期和時間出庭,但後來卻沒有,則根據第87(5)(b)條規則,法庭有權將他交付羈押。我們認為,這項規定與在《條例》第 11(2)(d)條下,任何人有權出席對他的審訊之規定有所抵觸。

上訴法庭亦提述了G v S (2001) 4 HKCFAR 419一案。在當中,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黎守律於聆訊了一項判決傳票後,乃就所下達的一項命令作出評論:當訴訟人就另一方沒有遵從規定而提交有關誓章後,法庭下命令對該方發出交付羈押令:

「該名違責的判定債務人倘若因此被剝奪自由和被監禁了一段時間,這一做法實是有欠正確。該判定債務人當時可能有適當理由說明為何他不應被監禁。…因此,適當的做法至少應該是,家事法庭法官在頒發該命令前,先行就其適當性作出評估…」

上訴法庭認為,同樣情況亦適用於判定債務人因沒有出庭而被自動交付羈押的情況。 「判定債務人也許是基於合理的理由而未能出庭,例如:他沒有收到有關通知;他突然患上了急病;又或是,基於一些他無法預見的情況。假如判定債務人因未能出庭而需要同時面對根據第87(5)(b)條規則所頒發的命令,則更加需要在這方面作出考慮。因此,很有可能出現的情況是,判定債務人在根據第87(5)(c)條規則的第一部分被自動交付羈押之前,法庭根本從來沒有就該判決傳票,聽取法定債務人所作的解釋(參見第51段)。

上訴法庭承認,倘若判定債務人一次又一次地不出庭,法庭便有充分理由向他發出拘捕令,並在將他拘捕後,於可行的情況下盡快將他帶上法庭。然而,上訴法庭亦認為,該等情況不足以成為將他自動交付羈押的理由。此外,上訴法庭同意,如果法庭信納判定債務人是在沒有合理因由的情況下不出庭,那麼法庭可以認定判定債務人是放棄了其出席審訊的權利,並可逕自聽取判定債權人的證供,及裁定交付羈押的理由是否可在毫無合理疑點下成立。在該等情況中,上訴法庭認為如果法庭信納,它可以在判定債務人缺席的情況下,頒發交付羈押命令(參見第52段)。

持續拖欠在交付羈押程序中不可接受

第五,法庭審視了將持續拖欠的違責金額包括在內(而並非僅將所拖欠的金額,計算至判決傳票發出的日期為止),從而將判決傳票的範圍擴大的做法,並裁定這一做法雖然可適用於訊問程序,但若要在交付羈押程序中實行,卻是不能被接受。

上訴法庭在開始時指出,實行這一做法,似是為了避免因為判定債務人的持續拖欠,而需要為此發出多份判決傳票。法庭若作出了交付羈押令,則判定債務人所支付的該筆款項,便是相當於他為了暫緩被交付羈押而須支付的款項。雖然上訴法庭了解到該做法所具的效用(即是關於在訊問過程中,須就有關付款頒發新命令方面),但它認為就原則而言,如果在交付羈押程序中也實行如此做法,這將會構成嚴重的問題:

「此做法等於是說,在整個交付羈押程序中,所提出的控罪是在不斷地改變。判定債權人若要證明在直至判決傳票發出的日期為止的判定債務人違責情況,便需要證明判定債務人在整個違責期間的經濟能力。然而,如果在整個交付羈押的法律程序中,也將判定債務人進一步拖欠的金額包括在內,這便實際意味著,判定債權人可以根據判定債務人在判決傳票發出之後的經濟能力而將其交付羈押。因此,有關的控罪是在不斷地膨脹擴大,而只要判定債權人能夠證明判定債務人在判決傳票發出之後的經濟能力,他便可以取得勝訴,儘管他未能證明判定債務人在判決傳票發出之前的經濟能力」(參見第58段)。

有鑒於此,上訴法庭裁定上述做法實屬違反了《條例》第 11(2)(a) 及 (b)條。

後續措施

上訴法庭對相關規則作出了補救性的解釋,從而使其符合《條例》的規定。根據該補救性的解釋,判決傳票程序須(除其他以外)作出如下重大修訂:

  • 訊問程序與交付羈押申請需要分開處理。在實際操作上,這意謂判定債務人必須先出庭接受口頭訊問;之後,判定債權人(若其獲得提供如此意見)如欲使判定債務人被交付監獄羈押,便需要另行提出申請。
  • 將「並提出因由,說明為何你不應因拖欠該款項而被交付監獄」等字句,從指定的判決傳票表格中刪除(因其違反無罪推定原則);及
  • 在取得一份交付羈押傳票(即是要求法庭頒令,將判定債務人交付監獄羈押)時,需要將陳述書及作為支持的誓章,並連同證物一併送達判定債務人。

上訴法庭也要求管理高等法院家事法審訊表的法官,以及家事法庭的法官一同採取即時行動來處理有關事宜,並根據《條例》第10條及第11條的規定,發出實務指引,述明判決傳票機制的相關程序。此外,上訴法庭也要求家事法庭考慮印製小冊子及標準表格,就判決傳票的申請和抗辯,為沒有律師作為其代表的訴訟人提供協助和指引(參見第113段)。

YBL v LWC一案中的丈夫最終上訴得直,但作為該案標的之判決傳票須發回家事法庭,並由另一位法官根據上訴法庭在其判決中所述的原則和程序來作出裁定。

Jurisdictions: 

杜偉強律師事務所高級律師

秦子謙於2008年加入杜偉強律師事務所的訴訟與爭議解決部門。秦先生主要從事民事和商業訴訟,在涉及股東和合夥關係糾紛,商業欺詐,商業跨境訴訟和破產事務等方面擁有豐富的經驗。秦先生亦定期就廣泛的訴訟事宜,特別是關於馬雷瓦強制令,向上市公司、主要會計師事務所、主要發展商、本地及海外銀行及金融機構、國際及本地公司提供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