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貿組織《政府採購協定》― 提出投標投訴的供應商背後的支持

投標投訴審裁組織早於1998年根據世界貿易組織《政府採購協定》(世貿協定)成立,讓供應商能夠投訴政府採購實體不公平的招標程序,保障自己的利益。

以下是一般投標投訴的概要介紹:

1. 供應商(投訴人)提交投訴,通知投標的不妥善之處。

2. 如果有表面證據,審裁組織會作出裁定。

3. (如果投訴人要求)審裁組織裁定予以施加的迅速臨時措施。

4. 審裁組織決定爭議孰是孰非,建議合宜的補救措施,並且發出訟費令。

然而,審裁組織自從成立以來,一直極少收到求助個案。到了最近,一間醫療用品連鎖供應商基於投標程序欠妥,九次提交投訴終獲裁定成立;此前,連鎖供應商要求採購實體進一步解釋提供醫療儀器的投標,但遭拒絕。

就如在這宗個案說明的一樣,審裁組織有某些特徵,使之可以有效地解決政府違反世貿協定的投訴。

1. 不偏不倚

審裁組織不受任何干擾,立場不偏不倚。在最近的一宗投訴、投訴人要求採取迅速臨時措施,暫停批出投標合約,但政府基於保護公眾利益的理由,反對這個要求;審裁組織拒絕接納政府的論據,認為奉行世貿協定宣揚的核心價值,堅持公平研訊,保持程序透明非常重要,相對而言,公眾有可能蒙受的損害根本是微不足道的。

2. 迅速處理投訴

審裁組織亦因為效率高而贏得掌聲。在一般情況下,審裁組織在發出《投訴認收通知書》起計的90個工作天內,裁定投訴是否成立,但如認為有需要,最多可延長到180個工作天,不過,這就有可能耽擱採購醫院的基本設備了。因此,雖然政府辯稱審裁組織有酌情權延長時限,但審裁組織再次不同意,表明組織會做決定,但不必延長時限。

3. 迅速臨時措施

措施如其名,審裁組織可以實施迅速臨時措施,給投訴採購程序欠妥的投訴人提供快捷並即時的濟助。由於在投訴獲確定成立後的10個工作天內,審裁組織會建議實施的措施(就像在這宗案發生的那樣),投標的不妥當之處可以被及時糾正,投訴人的商業利益也得以保留。

4. 審裁小組成員各有所長

如果有表面證據,審裁組織會委出審裁小組繼續調查。審裁小組由12名專業人士組成,他們來自不同背景,包括法律、科技、金融,因此小組有能力處理各個行業供應商提交的投訴。

時至今日,審裁組織的運作有一些限制:

a)只要一方同意就以公開形式進行聆訊

程序上,審裁組織會總結投訴,不是透過安排真實的公開或非公開聆訊,就是考慮書面陳述。

諷刺的是,雖然世貿協定重視透明度(在其程序堅持公平研訊,保持程序透明),但是聆訊只會在雙方一致同意下,才會以公開形式進行。

時至今日,採購實體一直援用這樣的技術要求,避開公眾形象遭破壞的風險。在此情況下(特別是有見及香港主流文化),採購實體實際上每次乾脆選擇不同意公開聆訊,但也因此削弱了審裁組織最根本的理念。採購實體的態度很多時被研訊投訴的審裁小組批評,但是與此同時,這個爭論點至今尚未解決。

b)公眾政策

政府可以基於凌駕公眾利益的理由,反駁表面證據或拒絕實施迅速臨時措施,使得供應商提交的投訴難以成立,或者難以尋求任何濟助。但是,我們應當記住,公眾政策不是攻不破的盾牌(正如上文所示)。

過往有一次,採購實體基於延遲批出藥物供應合約會令藥物供應中斷的理由(換言之,藥物是消耗品),反對實施迅速臨時措施並獲審裁組織接納;在一宗較近期的個案,反對的論點相近,而採購實體是為硬件的供應招標(換言之,預測的最後作業期限屆滿,設備也不會自動停止運轉),結果是,審裁組織願意利用其固有權力,拒絕接納採購實體的反對。

c)不具法律約束力的命令

審裁組織的最大限制是,組織只有權建議合適的補救方法,無權強制執行。由此看來,即使有投訴人在每個階段都成功,採購實體依然大可以拒絕實施委員會的建議。

幸好,凡事總有一線轉機:審裁組織的決定可予司法覆核,因而更能保證投訴人得到應得的有利結果。唉,可是現有體制還有很大的改善空間。

香港是國際商業樞紐,一向極度重視競爭的原則,確保各行各業的競爭,特別是由政府採購實體發動的,公平公開。因此,審裁組織被認為將會在今後解決投標投訴時,繼續發揮其最大作用。

Jurisdictions: 

香港事務律師

助理律師,羅本信律師行(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