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內地第三方資助(TPF)的興起與觀察

第三方資助(Third-Party Funding,TPF)是近年來國際仲裁界熱議話題之一。截至目前,第三方資助已相繼在美國、澳大利亞、英國、新加坡、中國香港地區等諸多法域獲得許可。自2016年起,中國國內也出現了第三方資助這一新法律服務模式,湧現出若干以資助法律案件為主營業務的專業投資機構。本文旨在對此一現象提供觀察和探討,並非予以任何定性結論。

中國第三方資助概述

基本情況

當事人選擇使用第三方資助基於兩種目的:自身資金緊張或轉移風險。對於企業而言,這裡的風險體現為如涉及訴訟或仲裁,不僅會耗費公司的資源,還會由於未決訴訟或仲裁事項的不確定性給公司帶來巨大的經營風險和財務風險,增加企業外部融資的難度,影響企業的資金周轉和資源配置效率,最終損害企業價值。因此資金緊張的當事人則傾向于將其難以支付足夠費用的案件交給資助方進行投資,即便最終案件勝訴後他們要讓渡出很大一部分的勝訴權益給資助方。對於很多投資機構和個人投資者而言,第三方資助又是其所持有資金的天然港灣。

從整體上來看,在中國內地進行解決爭議花費整體上較低,這也一定程度上影響了第三方資助在國內系統性的發展,並且導致這一模式長期很少為人知曉。

眾所周知,在傳統普通法法域,第三方資助歷史上長期由於「幫訴與助訴分利」的學說受到禁止。但中國大陸不論是在法律規定還是司法實踐上均未曾有過此類安排。甚至中國法傳統中承認對於爭議解決的融資安排及其幫助當事人「接近正義」的合理性。舉例來說,中國是為數不多允許律師從事風險代理收費的法域之一。同時,法律費用保險,訴權轉讓和其他的資助方式也在司法實踐中起到了減輕當事人訴累的重要的作用。因此,即便第三方資助這一模式對於絕大多數中國爭議解決參與者來說足夠新穎,但針對訴訟、仲裁案件進行投資的理念卻已然在實踐中得到實現。雖然立法機關和監管機關並未對此問題做出過多的表態,但至少從現行法律框架進行探究,得出的結論是目前在中國進行第三方資助並不存在合法性障礙。同時,隨著第三方資助整個行業的擴展,相應的法律規則在未來也會逐步出現並完善。

目前階段,國內第三方資助市場參與者主要為境內的機構,投資所需的資金也主要在境內完成募集和注資。

目前對第三方資助的定義

按中國內地法域,不論是理論研究還是司法實踐中,對第三方資助都缺乏共識。事實上,由於第三方資助尚未落入現存法律規範(此類規範對諸如風險代理的其他融資安排均有界定)的規制範圍,實踐中傾向於採用狹義的專屬界定,即無追索權的基於案件費用的投資。即便其具體表述為「訴訟融資」「訴訟墊資」「訴訟總包」「債權投資」,其核心商業邏輯基本上都採取了「敗訴承擔風險,勝訴提取收益」的無追索權的投資模式。

中國第三方資助市場發展進程

主要資助方年度市場表現

隨著新加坡和香港地區的修法完成,第三方資助這種模式愈發具有立法預期性和政策穩定性,也自然可以在中國大地上持續開花結果。以較大規模的資助方為例,鼎頌商事爭議解決支援平臺2017年報顯示,2017年共新增投資案件數量405件,相較2017年同比增長57倍,同時也開始在批量案件投資上進行嘗試,並取得了較好的效果。除了部分分別起步於北京、上海、深圳的行業先行者之外,新的類似模式的資助方也如雨後春筍般不斷地出現在諸多省級中心城市,例如武漢、長沙、成都、廣州。而先發的上述機構也競相通過設立分支機搆或招募業務合夥人進行市場開拓。

其他替代性爭議解決融資產品

在中國的司法實踐中,案件的外部融資是非常常見的。存在融資需求的當事人,往往可以在第三方資助之外進行其他融資方式的選擇,每一種融資方式都有其特有的優勢和局限性,這些方式主要有訴訟借貸、律師融資、法律費用保險和訴權轉讓。

訴訟(仲裁)借貸

訴訟借貸也稱訴訟(仲裁)墊資,即要求借款方在案件結束後,不論案件的結果均需要將先前的投資款歸還給出借方,同時還要加上一部分的借款利息或最終案件結果的一定比例作為回報。對於交通肇事、人身損害案件的資助,即便不需要當事人前期提供擔保,但因其敗訴風險較小,一般而言也應當歸於訴訟墊資的範疇。

律師融資

律師融資在中國法項下也稱為「風險代理」。在訴訟和仲裁實踐中,這應當是最常用的融資方式之一,即律師在不收取或僅收取基本前期費用的條件下對案件進行代理,按照最終判決或裁決確定的財產性權益的一定比例或條件進行收費。

法律費用保險

中國法律實踐中的法律費用保險與其他法域不盡相同,傳統的事前保險和事後保險在全市場層面上並未獲得太多的關注或僅停留在試點階段。針對某一特定門類的法律費用保險則發展較為迅速,其中又以專利保險和訴訟財產保全責任保險為代表。二者在實際執行中,也開始逐步引入第三方資助的模式。同時,部分保險公司還在訴訟財產保全責任險的基礎上開發並開始推廣解除查封(保全)保險的試點。

訴權轉讓

訴權轉讓也是一種協助當事人擺脫爭議解決費用困境的一種有效方式,其在仲裁領域也得到了充分的運用和制度支援。2006年9月8日頒佈實施的《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仲裁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9條也規定了「債權債務全部或者部分轉讓的,仲裁協定對受讓人有效,但當事人另有約定、在受讓債權債務時受讓人明確反對或者不知有單獨仲裁協議的除外。」這在一定程度上也彰顯了最高院對仲裁中債權轉讓的支持和對轉讓後仲裁條款效力的司法確認。但近些年來,也存在一些小型的金融機構涉足該行業,負責處置收購的中小型企業和金融機構的不良債權,再通過訴訟和仲裁的方式變現獲取相應的收益。在某種程度上,這可以視作第三方資助的一種總包形式。

第三方資助在中國內地發展展望

可以預期的是,國內各主要資助方在進一步進行國內市場拓展的同時,隨著「一帶一路」倡議的實施和逐步落實,也會考慮隨著中國企業逐步向境外進行延展,不排除設置境外分支結構的可能,而首選的區域也很可能在中國香港地區。在國內市場層面,可能會出現專門針對進一步細分領域(智慧財產權、建設工程、國際仲裁)的資助方,原有的資助模式也可能會隨著人工智慧和大資料等新技術的產生和完善而在中國的土地上實現跨維度的創新。同時,各主要仲裁機構也會積極回應市場需求,在仲裁規則層面進行調整,納入第三方資助或對其進行規制。

Jurisdictions: 

鼎頌首席研究員

胡憲先生為鼎頌首席研究員,他還是香港仲裁青年組織HK 45的區域代表,他經常就第三方資助在境內外的發展實踐撰寫文章,並在各類研討會和論壇上針對該類主題發表演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