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山水:公司董事申請將公司清盤的權限

James Noble、Marc Kish及Chai Ridgers,Harneys(訴訟及破產清盤)

開曼群島大法院在最近的Re China Shanshui Cement Group Limited一案的判決中(未經彙報,2015年11月23日),考慮《公司法》(2013年修訂版,下稱「新《公司法》」)第94(1)(a)條的意思;該條處理的是開曼群島公司董事提交公司清盤呈請的權限。法官Mangatal偏離同一法院早前的判決,裁定董事沒有這種權限――即使公司無償債能力――除非(a)他們獲股東通過普通決議案批准;或(b)公司(如果在2009年3月1日之後註冊成立)的組織章程細則載有明確授權董事提交呈請的規定。

案情

一間香港上市公司的董事安排公司提交清盤呈請,董事有見及公司兩名最大股東反對此事,明知不會得到公司股東的批准,因而事前沒有尋求批准。該等股東因此質疑公司提出呈請的法律權利。

判決

公司董事是否自動獲授權提交公司清盤呈請這問題,多年來在英國引起極大爭論,Re Emmadart Ltd [1979] 1 Ch. 540一案規定,董事必須得到股東授權才可作此行動;這情況維持了好一段日子,最終到修例以後才有改變。2008年開曼群島推出全新面貌的《公司法》,人們喜見新《公司法》第94(2)條澄清一些問題;該條規定:

「凡在組織章程細則明文規定……在本法生效之後註冊的公司的董事,具有代表公司提交清盤呈請的權限,事前無須股東在全體大會上通過決議案批准」。

不過,對於2009年3月1日(新《公司法》生效之時)之前註冊成立的開曼群島公司,草案完全無助改善情況,一直至法官Jones在Re China Milk Products Group Ltd [2011] (2) CILR一案作出判決,同一原則才延伸至在那日期之前註冊成立的無償債能力的公司――或者不大可能有償債能力的公司。法官Jones表示,如果那樣的話,新《公司法》第94(2)條的時間限制只適用於有償債能力的公司。

在考慮新《公司法》第94條的涵蓋範圍時,法官Mangatal亦依循Banco Economico SA v Allied Leasing and Finance Corporation [1998] CILR 102一案的判決,在該案中,法官Smellie(其當時職務)將Emmadart原則延伸至開曼群島。

她斷定,法官Jones對第94條的解釋可能是一個商業解釋,但是草案並不含糊至得出這樣寬鬆的理解,在這情況下,她認為自己不能支持法官Jones的解釋。必須一說,她的推論穩妥,不過,現在產生一個問題:立法機構能夠或應當做些什麽,以堵塞她的判決留下來的縫隙?面對兩個分歧的原審判決,已知的做法是依循兩者中最近期的那一個,因而我們預計在法官Mangatal作出判決之後,會見到新《公司法》有關這方面的條文相當可能成為業內加緊留意的法例。

全文重點

儘管判決不會影響2009年3月以後註冊成立的公司(至少假定它們選擇在組織章程細則中,授予董事必需要的權力),但之前成立的公司的董事會現在作出他們認為自己有責任作出的決定時(例如委任臨時清盤人以提出重建計劃),可能發現自己與股東身處一場無用的戰役中。但願立法機關趁機在新《公司法》中引入更清晰更有效的條文,協助董事顧及債權人的權益,及在情況合適時,在無需公司股東批准的情況下行事。開曼金融服務業向來的強項之一,是可以在有需要時,就公布的公共政策及法律的確定性作出回應,這樣做,也是向公職人員及持份者提供一樣的支持和幫助。


 

* 向其中一名反對清盤並勝訴的股東China Shanshui Investment Company Limited提供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