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最高人民法院新指導意見:司法判例在未來中國法律實踐中發揮更大作用(摘要)

摘要

本文就中國最高人民法院(以下簡稱 「最高院」)近日發布的《關於統一法律適用加强類案檢索的指導意見(試行)》(以下簡稱 《最高院新指導意見》)向讀者提供最新情況。

導言

中國的法律體系主要以成文法而非判例法為基礎,根據該體系,法院通常不受司法判例的約束。不過,值得注意的是,中國也一直在實施一系列的司法體制改革工作,並在司法改革過程中强調案例的使用。

2020年7月27日,最高院發布《最高院新指導意見》,該指導意見自2020年7月31日起生效。 因此,法官要進行相關的研究,在符合條件的情況下,要參考司法判例。 預計司法判例將在中國未來的法律實踐中發揮越來越重要的作用。

《最高院新指導意見》的概述及其實際影響

首先,應當强調的是《最高院新指導意見》的發布並不意味著中國已成為 「判例法」國家。

1.   「類案」的定義及所規定情況(第一及第二條)

「類案」多在重大、疑難或複雜的案件中作參考。有四種情況下,需要檢索及/或參考類案:

a.   擬將案件提交專業(主審)法官會議或審判委員會討論時;
b.   當缺乏明確裁判規則或者尚未形成統一裁判規則時;
c.   當法院院長或庭長根據其審判監督管理許可權要求進行此種檢索時;
d.   其他需要進行類案檢索的情況。

2.   檢索方法及負責人(第三、五、六、七、八條)

承辦法官負責對類案進行檢索,並應確保利用最高院的數據庫或其他案件數據庫準確、正確地進行檢索。為完善案件檢索系統,《最高院新指導意見》還要求承辦法官:(一)在法官會議或審判委員會上討論類案檢索的有關情況,或(二)撰寫類案檢索報告,以備將來使用。

3.   檢索範圍及優先性(第四條)

一般來說,類案檢索應按以下順序進行,在應用或參考時顯示優先性:

a.   最高院發布的指導性案例;
b.   最高院發布的典型案例及最高院裁判生效的案件;
c.   本省(自治區、直轄市)高級人民法院發布的參考性案例及該等法院的裁判生效的案件。
d.   上一級法院及本院裁判生效的案件。

除最高院的指導性案例之外,應優先考慮前三年確立的案例。如果按照上述順序能夠找到類案,就可以不再進行檢索。

4.   類案檢索的法律後果(第九、十、十一條)

如上所述,在中國現行法律制度下,類案將不具有法律約束力。然而,鑒於類案將由法官參考或考慮,該等案件可能在實際操作上具有法律約束力。

a.   根據《最高院新指導意見》第九條的規定,除非該等指導性案例與隨後頒布的法律或司法解釋等相衝突,否則最高院指導性案例應當在待決案件中予以參照或遵循。其他類型的案例不具有約束力,只供主審法官參考。
b.   第十條規定,如果公訴機關、當事人或者其訴訟代理人提交最高院指導性案例以支持其法律立場,相關法院應當說明該類最高院指導性案例在待決案件中是否適用,並說明理由。對於其他類型的案例,相關法院保留自由裁量權,只需說明或解釋是否應參考該等類案。
c.   第十一條處理所確定的類案與法律適用不一致的情況,並規定該等不一致的情況將由中國法律規定的相關機制解決。

此外,第十二及十三條就如何在中國法院發展類案檢索系統提出建議。

結論

我們相信,《最高院新指導意見》將使案件結果更具可預測性,並鼓勵從業人員使用類案,協助法官及仲裁庭做出更一致的判決。

本文實質上是基於作者最近撰寫的《禮德齊伯禮律師行客戶警示》(Reed Smith Clients Alert)。

*免責聲明:本文之目的是提供有關法律及其發展的資訊。本文不包含對法律的全面分析,也不構成禮德齊伯禮律師行對所討論的法律要點的意見。您必須就任何與您有關的特定事項接受具體的法律建議。

作者希望借此機會感謝他們的同事,特別是雷文璇及林澤翔的貢獻及幫助。

–禮德齊伯禮律師行合夥人李連君
–禮德齊伯禮律師行顧問律師
(註冊外地律師(中國))余曉辰

編者按:這是一篇名為《勝者自慎—香港法院駁回逾期執行仲裁裁決的企圖》(“New Guiding Opinion from theSupreme People’s Court of the PRC:Judicial Precedents to Play a MoreImportant Role in the PRC’s FutureLegal Practices”)的文章摘要,該文章通過《香港律師》電子報分發,並於2020年9月張貼在《香港律師》的網站上。

Jurisdictions: 

禮德齊伯禮律師行合夥人

禮德齊伯禮律師行顧問律師 (註冊外地律師)(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