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適用於香港首次公開招股基礎投資的外匯新制度建議的潛在影響

基礎投資者在香港首次公開招股 (「IPO」)中發揮的主導作用一直有增無減。事實上,中國機構投資者尤其展示了他們對基礎投資有極佳的胃口。舉一個例子,中國郵政儲蓄銀行2016年在香港進行IPO,集資總額達576億港元,其中超過75%是由中國船舶和國家電網海外投資等國有企業(「國企」)認購。

香港IPO的基礎投資者大多數都是中國投資者,究其原因,可能是中國適用於基礎投資者的新的外匯制度建議所致。目前,中國機構投資者是按照合格境內機構投資者(「QDII」)計劃投資香港IPO的;在QDII計劃下,境內投資者可以按照QDII額度進行投資。然而,按照國家外匯管理局(「外管局」)郭松的說法,在若干條件的規限下,境內投資者可以獲准在香港投資中國企業的IPO。這包括發行人得調回部分IPO所得款項,以及基礎投資者售出其投資後,得調回部分的銷售後所得款項。在中國監管機構加大力度,增加中國外匯儲備和加強管理資金流出的時候,這令人聯想建議的新制度可能是監管機構所盡的一部分努力。

儘管外管局一日未正式公布相關細節,我們一日都難以全盤掌握新制度建議的影響,但是已有不少人討論新制度對於香港IPO環境是好還是壞。一方面,新制度可以擴大潛在基礎投資者的藏庫,鼓勵內地企業來港上市。另一方面,由於調回所得款項是有規定的,發行人可能不覺得新制度有甚麼吸引力,而且識別新投資者和教導新投資者香港IPO規例可能耗時甚長。

究竟新安排是否可以取替現有QDII制度?是否給潛在基礎投資者提供投資香港IPO的其他途徑?由於外管局現時仍未正式公布新制度建議的實施細節,後事如何,還需拭目以待。

Jurisdictions: 

年利達律師事務所

年利達律師事務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