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電子支付服務市場

據近期報道,中國已決定不就世界貿易組織(WTO)爭端解決機構針對中國銀聯(銀聯)的一項裁決進行上訴。該項裁決於2012年7月16日作出,認定在中國境內發行的所有以人民幣計價的支付卡均必須標有銀聯標識並通過銀聯的清算系統進行結算,這使銀聯在人民幣支付卡方面具有壟斷地位並違反WTO規則(WTO裁決)

 
中國電子支付服務市場是否即將開閘?
這起爭端由於涉及諸多方面,因此十分有趣:
  • 從法律角度講,即使該WTO裁決被廣泛認為判定外國電子支付服務提供商勝出,中國貌似亦對裁決內容滿意。WTO裁決就許多雜的技術層面的問題發出了明確的指引,包括界定了涉案服務的範圍、互聯及中國境內資金清算。
  • 從經濟學角度講,一個普遍認為的觀點是到2020年,中國將趕超美國而擁有全世界最大的信用卡市場,流通的信用卡約達到9億張。去年,經銀聯處理的信用卡及借記卡消費額達到2.36萬億美元,比2010年增長了46%。考慮到中國之大,外國公司將進入中國市場視為關鍵。

中國未就WTO裁決進行上訴的決定被廣泛公布並得到美國的歡迎。中國承諾將循序漸進開放其電子支付服務市場並提升競爭。銀聯之外的其他組織在未來能夠預期的是,在上述承諾實現後,他們將能夠發行以人民幣計價的支付卡並最終直接開發本地貨幣市場及顧客。本文將討論該決定的法律及現實後果,並試圖估計其對外國電子支付服務提供商的影響。

 
1. WTO裁決的內容是什麼?
目前,國際電子支付組織可以同銀聯合作發行雙幣種信用卡,但銀聯仍然是國內貨幣交易的唯一清算系統。2010年6月,Visa向其全球會員銀行發函,要求任何標有銀聯標識的4字頭雙幣種信用卡在中國內地以外使用時不得走銀聯的清算通道。2010年9月,美國向WTO爭端解決機構提起磋商請求,認為銀聯是中國境內唯一的電子支付卡提供商,阻礙了其他提供商進入中國市場,因此違反了WTO《服務貿易總協定》(GATS)第16條和第17條。2011年2月,美國提起申訴,認為中國給予銀聯在中國境內提供電子支付服務的壟斷地位,因而違反了其加入WTO時所作的承諾。請求中還提到,中國的一些要求也不符合其應承擔的給予外國公司國民待遇的義務,這些要求包括在中國發行的所有支付卡都必須使用銀聯的系統和標有銀聯標識,且所有位於中國的終端設備都必須能夠接受標有銀聯標識的銀行卡。
 
正如WTO裁決中所廣泛論述的,雙方當事國之間辯論的一個主要焦點是關於中國就涉案服務的具體承諾。美國認為在中國《服務貿易具體承諾減讓表》的“銀行和其他金融服務”標題項下,中國對第(d)子項“所有支付和匯劃服務,包括信用卡、簽賬卡和借記卡、旅行支票和銀行匯票(包括進出口結算)”,保證履行市場准入和國民待遇承諾。美方認為第(d)子項包括所提供的與“信用卡、簽賬卡和借記卡”以及其他支付卡交易相關的電子支付服務。然而,中方認為涉案的清算和結算服務屬於中國在《服務貿易具體承諾減讓表》中未做承諾的子項。
鑒於上述分歧,WTO爭端解決機構對第(d)子項作出解釋並得出結論:“與支付卡交易相關的所有支付和匯劃服務、清算和結算服務均可合理歸類到第(d)子項下。”WTO爭端解決機構認定在一些特定類型人民幣計價的支付卡交易上,銀聯具有壟斷地位,具體來說,在中國內地發行、在香港、澳門使用的人民幣卡,以及在香港、澳門發行、在中國內地使用的人民幣卡,銀聯處於壟斷地位。但是,WTO爭端解決機構駁回了美方關於中國使銀聯成為進行所有以人民幣計價交易的支付卡“跨境壟斷提供商”的指控。
 
2. WTO規則對中國法律的預期影響是什麼?
2.1 國際法/中國國內法的關係
就國際法如何在中國適用,中國法律缺乏統一的規定。中國法律總體上並沒有規定國際法和國內法的關係是怎樣的。根據獲普遍接受之原則,該問題應當以如下方式解決:
  1. 如果中國簽訂或批准的國際條約中相關民事或商事條款的規定與國內法存在不一致,則直接在國內法律體系內適用該國際條約的規定(但中國在簽訂時聲明保留的條款除外)。
  2. 某些條約(如關於WTO或人權等)的條款需要轉化入本國法律體係。
  3. 某些特定條約可以與相關國內法同時適用,因此形成並行適用的體係。
 
2.2 預期將產生的法律影響
依據上文所述情況,可以預測中國的相關法律將根據本次WTO裁決進行修訂,且各方在修訂的過程中很可能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眼下,中國國內仍對此次WTO裁決進行熱議,主要問題在於明確銀聯在多大程度上構成壟斷。美國關於這一點的主張被駁回,這一方面的問題非常值得討論研究。此外,外國銀行卡發行人進入中國市場的方式仍須進一步明確。中國現行制度對於銀行和金融服務機構嚴格執行准入制。外國競爭者如希望進入中國電子支付市場,需要申請並獲得特定許可。但主要監管機構(中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委員會,即銀監會)和/或中國人民銀行(人民銀行)尚未頒布配套法規細化相關許可的授予。並且,根據2011年修訂並且於2012年初生效的《外商投資產業指導目錄》的規定,銀行卡服務可能被認定是由銀行提供的金融服務,從而歸為限制類,這意味著在該行業的外商直接投資受到限制(即面臨更嚴格的審批程序)。為實現WTO裁決,應當對上述目錄的相關規定予以修改。設立相關申請程序允許境外銀行卡發行人獲得進入中國市場的許可(不考慮審查流程本身)可能需要一些時間。銀監會與商務部之間可能會就各自的權限展開艱難的談判。
此外,在人民銀行2012年6月公開徵求意見的《銀行卡收單業務管理辦法(徵求意見稿)》中,人民銀行提議由其批准的合法銀行卡結算機構來開展不同法人實體之間的資金結算業務。從現階段看,人民銀行將會如何根據WTO的裁決來調整該意見稿尚不明朗。
 
3. 現實:WTO裁決對國際電子支付組織的將會產生哪些實際影響?
儘管中國電子支付市場的閘門終將對國際電子支付組織開啟,但尚存的幾點現實考慮可能阻礙市場的開放並影響商業前景。外國金融機構進入中國市場須滿足較高的總體運行要求,也就是說,外國機構通常需要在中國從事幾年經營活動,且在申請前連續盈利。
此外,國際電子支付組織在華購買或建立新清算系統的成本過高,可能導致其服務很難吸引貨幣結算費用較國際市場標准低廉很多的本地銀行。支付、清算和結算可能仍須通過銀聯的銀行間轉賬系統完成。
如果此次WTO裁決對於計劃進入中國電子支付市場的外國公司來說是利好消息,那麼仍須觀望的是該裁決於進入中國市場的實際渠道究竟有多大的影響力。在中國當前的政治環境(即正面臨十年一次的領導換屆)之下,該項改革可能會相對緩慢且代價高昂。
 
- 陶景洲, 亞洲業務執行合夥人 德杰律師事務所
- 盧歌,律師 德杰律師事務所
- 王萌,律師 德杰律師事務所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