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製造商應該知道美國市場的哪一些事情

美國監管機構針對諸如高田(Takata)和三星(Samsung)等公司進行的行動和訴訟被媒體大字標題報導,這些行動和訴訟最突出之處,就是說明了亞洲製造商同樣受美國產品安全規例和訴訟影響。亞洲國家的法律制度通常與美國的截然不同,加上美國的訴訟環境屬於進取型――2017年有超過42,000宗與產品法律責任有關的申索向美國聯邦法院提出,數字自2000年以來增加接近三倍――很明顯,亞洲製造商現在應當起來行動,評估並管理在美國市場營商的法律和聲譽風險。

亞洲製造商的頭號風險

美國監管機構加強執法

在美國必須要遵守複雜的監管規定,游走於各機構相互重疊的管轄範圍。亞洲各國政府現時對產品安全、知識產權及競爭的規管,通常主要集中由單一政府機關負責,例如中國的國家市場管理總局;在美國,僅僅消費者產品安全一項,就有八個機構共同直接監管。

與亞洲區的主要經濟體一樣,質素控制問題是美國監管機構的關注重點,因此製造商承受的壓力越來越大。美國消費者產品安全委員會(U.S. Consumer Product Safety Commission,CPSC)向不通報產品缺陷的公司處以民事罰款,處罰金額由2008年的368萬美元增加至2016年的3,125萬美元,包括香港格力電器因為沒有通報除濕機安全問題而被罰的1,545萬美元――CPSC對一家公司罰款的最高記錄。

集體訴訟

在亞洲管轄區,消費者就產品安全問題而興訟申索15元是不大可能的事。美國可不一樣。在那裏,原告人可以與其他原告人一起基於共有的申索而「集體」提出訴訟,而不是個別地提出,這是美國法律制度的特別之處。雖然中國容許由原告人代表一群人提出申索,但各名申索人必須選擇參與訴訟。在美國,情況近似的個人一般必定選擇拒絕參與。因此,中國一宗由代表提起的大型訴訟案可能涉及數百申索人,但在美國,集體訴訟可以涉及數百、數千,甚至是數百萬申索人。

最近送交美國聯邦法院存檔的集體訴訟數目有所增加;當有巨額申索臨到時,公司可能面對與申索方和解的壓力。在2018年7月,聯想(Lenovo)同意向大約500,000名集體訴訟的申索人支付730萬美元,金額是根據每部電腦索賠的金額計算,最低金額是16美元;此前,聯想被控某些電腦型號包含有害軟件。有證券在美國進行買賣的製造商,如果證券因為產品有缺陷而失去價值,也可能要面對集體提出的訴訟。

新技術

美國監管機構現在才開始處理「智能」技術,因此這個範疇存在着相當大的不確定性。此外,互聯網連接裝置製造商面對的是複雜的設計、監管及數據安全責任。香港偉易達(VTech Electronics)連接互聯網的數碼學習玩具被駭客入侵之後,偉易達因為相關顧客的個人資料被盜而面對集體訴訟;偉易達被指稱無法保護數據,而這個也是提出集體訴訟的理據之一。法官駁回申索,部份原因是,除了駭客和一名新聞記者之外,從來沒有任何人取得有關數據;不過,偉易達還得支付650,000美元,以解決聯邦貿易委員會稱公司違反私隱法的指控。

管理風險並盡量減低所受的影響

亞洲製造商可以在產品整段使用期聘用法律顧問,以及持守一套風險管理計劃,以盡量減低因為監管和訴訟而受到的影響。公司一定要小心評定透過廣告向美國消費者和投資者作出的承諾及其他披露。當產品出現問題時,這些披露通常是訴訟的基礎。有一件事特別重要:產品被發現有缺陷之後,公司要盡快聘用法律顧問,由法律顧問幫助決定何時向監管機構及公眾披露產品的缺陷,以及披露的方法,並且作出補救。有某些產品必須在不超過24小時內向監管機構披露產品被發現的缺陷,如果公司有在美國證券市場參與買賣,則還要向投資者披露。公司如不符合披露規定,可能要承擔更大法律責任,包括證券欺詐,甚至是《黨派影響貪污組織法案》下的三倍損害賠償。

2016年格力電器被CPSC罰款和解是一個警告。CPSC指稱格力在接受調查期間說謊――這在記錄設定罰款中是加罰的因素。即使最有心的公司也有可能犯錯。三星一知道公司電池引致Galaxy Note 7智能手機爆炸,立即宣布回收。三星公司不單只因為替代電池出問題而再承受訴訟和聲譽風險,還遭CPSC訓誡,因為三星宣布回收時,沒有第一時間通知監管機構。

有經驗的法律顧問可幫助公司評估風險,管理披露及直接代表公司與監管機構合作,從而維護公司的聲譽――省下來的即使沒有數十億元,也當有數百萬元。

Jurisdictions

蘇利文.克倫威爾律師事務所

蘇利文.克倫威爾律師事務所

Associate, Sullivan & Cromwell (New Yo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