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我們真的達致了嗎, 還是我們在自欺欺人?

在過去的幾年裏,「人工智能」這個術語一直在法律會議上流傳,並假設每個人都確切地知道這是什麽意思。作為一名長期從事軟件工程師工作而轉行律師的人,這個詞語被過度炒作和漫不經心地使用,一直讓我感到惱火。這篇簡短的文章希望教育讀者更好地理解這項令人興奮的新技術。

何謂「人工智能」?

我第一次接觸人工智能是在科幻電影中,比如《星球大戰》中C3PO和R2D2等角色,《2001:太空漫遊》中的哈爾(Hal),以及其他許多角色。在所有這些電影中,機器都變得有知覺,有自我意識,行動有專業知識,有意志,甚至有驚喜。

最近在法律界和其他行業出現的所謂人工智能的爆炸式增長,會讓人認為使用人工智能一詞是有道理的。但仔細一看,做出這種聲稱的系統並不是有知覺的,也不是有自我意識的,也不是有意志的。它們只是一些聰明的軟件。

所謂的「人工智能」的例子比比皆是,從自動駕駛汽車到像AlphaZero這樣的把世界國際象棋冠軍擊敗的軟件。但是人工智能這個術語是有根據的嗎?自動駕駛汽車部署了各種傳感器、數據和計算運作來執行複雜的駕駛工作。AlphaZero是一個超快高效的軟件程式建立在規則的基綫上,以便擊敗其他國際象棋程式。這些和電影裏的人工智能很難相提並論。它們極其量是超快、高效、模式匹配、海量數據處理的軟件。他們很難像《未來戰士》中的「天網」(Skynet)那樣接管世界。人類物種在接下來的一年裏都將是安全的。

總體而言,我們目前擁有的人工智能是反應式機器學習系統,能够使用其掌握的大量數據對外部刺激做出反應。終極類型的人工智能就像我們在電影中看到的那樣,可以理解世界上的人、生物和物體,以及影響它自己行為的思想和情感。它意識到自己的存在和感受,並能預測他人的感受。

我們可以嘗試用以下方式給這些類型的人工智能貼上標簽:

人工狹義智能(ANI)

這就是今天存在的人工智能,是執行單一任務的程式,如自動駕駛汽車、下棋或分析原始數據。ANI可以執行從以預定和預定義方式運行的特定數據庫獲取信息的實時任務。ANI可能非常複雜,似乎能够與我們互動並處理人類語言,但ANI遠未達到擁有人類一樣的智能。他們不能獨立思考。

「谷歌助手」(Google Assistant)、「谷歌翻譯」(Google Translate)和Siri都是ANI的例子。它們只能在設計的操作範圍內執行。機器學習是一種數據分析方法,它是ANI的一個子集,系統可以從數據中學習,識別模式,並在最少的人工監督下做出決定。

ANI有時也被稱為「弱」人工智能,但它仍然是人類創新和智能的一大成就。ANI系統處理大量數據和完成任務的速度比任何人都快。大韓航空使用ANI系統IBM Watson來消化大量過往維護記錄,以幫助機組人員更快地診斷和解决問題,揭示隱藏的關聯,並在空中為問題提供實時支援。

ANI系統是未來肯定會開發的更先進的AI系統的構建塊。

人工通用智能(AGI)

AGI或「强」人工智能是展示人類智能的系統,它執行人類可以完成的任何智力任務。這些都是我們之前提到的那種人工智能,它們在電影中看到的是有意識的,有知覺的,有情感的,有自我意識的。這些類型的系統將能够獨立構建廣泛的功能,並形成跨不同領域的聯繫和概括,從而顯著減少訓練所需的時間。通過複製我們的多功能能力,AGI系統將和人類一樣的有能力。

人工超級智能(ASI)

ASI將成為人工智能研發的頂峰。除了複製人類的多方面智能外,它還將超越人類的認知能力。它將在任何事情上都做得非常好,因為它擁有壓倒性的更大內存、更快的數據處理和分析與決定能力。這是目前科幻小說中的東西,但也是人工智能研究的最終目標。

人工智能技術的好處

毫無疑問,世界正在從這項技術中收穫回報,而且世界只會變得更好。我們看到從醫療、商業、金融到法律界,都更多採用解決問題和分析問題的技術。我們正在做的事情在30年前還只是科幻小說。

另一方面,所有技術都有其固有的危險,我們必須防止濫用,如侵犯數據私隱、社會操縱和歧視。

就目前而言,AGI和ASI還需要幾十年的時間(甚至可能無法實現),ANI的好處遠遠大於涉及的風險。

Jurisdictions: 

律師會武術興趣小組召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