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Enduroman Arch 2 Arc Challenge?

Enduroman Arch 2 Arc Challenge的賽程連接著全球兩個非常美麗的城市,倫敦和巴黎。挑戰者以跑步、游泳及踏單車三種方式去橫跨兩大城市來完成全程賽事。計時器由挑戰者從倫敦大理石拱門跑步出發就會開始計時,直至抵達巴黎凱旋門才停止。

跑步賽段長140公里,挑戰者首先跑進倫敦市中心的繁忙街道,然後穿越郊區跑到肯特郡,再由肯特郡跑到東岸。99%的跑步賽道都是在行人道或已鋪上柏油的道路上進行。跑步的終點在多佛(Dover)海濱,起跑時間與挑戰者被通知游泳的開始時間,相距不可超過48小時。譬如說,挑戰者花了20小時跑畢賽段,他必須在接下的28小時之內開始游泳。這個規定只適用於單人賽,接力隊賽另有規定。因為水溫和海浪的關係,英吉利海峽(English Channel)長途泳是全世界最艱巨的長途泳之一,這個亦是它被稱為游泳珠峰的原因。另外,挑戰者可以選擇在游泳這一賽段穿上潛水衣。英法兩岸最短距離有21英里,不過因潮汐變化,挑戰者很多時需要游更長距離來完成游泳賽道。另外,多佛海峽是全球最繁忙的運輸航道,因此Channel Swimming & Piloting Federation為挑戰者提供領航員,協助泳手朝着正確方向完成泳賽。泳手與領航員需簽定合約,由領航員負責擇定游泳日期、開始時間和賽道。不論天氣好壞,領航員一旦確認了日期時間,決不改期。成功以游泳扺達法國海岸的加來(Calais)後,挑戰者會以踏單車方式朝向巴黎作最後衝刺。另外,挑戰者必須在抵達加來後,12小時之內開始其單車之旅,由加來沿岸一直踏進內陸城市並抵達巴黎凱旋門以完成整場賽事。

Edgar Ette在2001年完成了以上的挑戰,是首名成功的挑戰者。自此之後,暫時能夠完成個人挑戰賽的運動員只有45人。我是第44人。

有關倫敦到巴黎耐力賽的經驗之談

我在2018年和一位深交好友參加過接力賽。我們先是雙人跑步,跟着接力游泳,再之後一起踏雙人單車到巴黎。有了接力賽的經驗,我有信心可以單人匹馬上陣。我太太Theresa是我在接力賽比賽期間的助手,當我決定參加單人賽事時,她萬二分支持。作為運動員的助手是一件很疲累的事,與親自上陣接受挑戰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這賽事與其他鐵人賽同,後者在每英里設有補給站,沿途又有人群聚集歡呼打氣。相比之下,這是一場完全靠自己完成的賽事。在跑步和搭單車的賽道上,挑戰者的助手和一名賽事組織的觀察員會沿途在車上伴隨前往,給予補給。我花了16小時35分鐘跑完140公里,在多佛休息了5小時12分鐘才開始游泳。英吉利海峽長途泳我花了12小時48分鐘完成,手錶顯示我游了42.5公里。在游泳賽事,我有一位香港的游泳拍檔在領航船上為我提供補給。而當抵達法國格雷.內茲角(Cap Gray Nez)的泳賽終點後,拍檔收到了Theresa的訊息(那時她已經到達加來),說我的單車已經準備好。這意味著我們在加來不會有休息的時間,並要一鼓作氣的踏單車直往巴黎。由格雷.內茲角乘船到加來需要兩個小時,我們到達加來後大約花了20分鐘執拾打點,就立刻開始我們的單車之旅。那時大約是晚上9時55分,在接著的8個多小--,我在法國漆黑一片的郊野路上搭著單車前往巴黎。對我而言,這是最艱難的賽段。因為在單車賽段前才剛游完英吉利海峽,而之前又跑了一段長距離,長時間的不眠不休,我已經筋疲力竭。最終我花了13小時29分鐘完成單車賽段,三個項目加起來我的總時間是50小時24分鐘,創下了新的男子世界紀錄。上一個記錄由一名比利時運動員創下,他以52小時30分鐘完成全程賽事。

家庭工作兩兼顧,我怎麼還有時間進行訓練?

我有兩個兒子,一個八歲,一個四歲。我的家人一直很支持我。我是健康第一,家庭第二,最後才是工作。這可不是說我不優先處理我的工作,我是非常重視工作的。只是很多人把三項全能賽,甚至運動,看作為娛樂活動。正因為訓練是我唯一一件被人看得見在做的事,因此我經常被人問及我究竟有沒有工作。其實人門看不見的都在帷幕後。我一直在工作,經常回覆電郵和來電,因工作關係我與亞洲區各國執法機關緊密合作,因此得讓人隨時聯繫,甚至週末假日也一樣。在辦公室我專注地工作,不會長時間嘆咖啡或吃午飯,也不三五成群說長道短。我有效率地工作,也鼓勵團隊成員一同努力。由於工作關係,我經常出差。我會在出差期間繼續訓練,我盡力找一間設有游泳池的酒店入住。如果出差時間長,更會帶備單車以作訓練。我和太太的社交生活幾乎是零。不工作又不做訓練的時候我會陪伴家人。我不得不承認自己的朋友圈非常狹小,只有幾個志同道合的朋友。早上四時或在週末有長途泳或長跑的時候,我就已經差不多見盡我的朋友了。現在越來越少人邀請我們出席派對,即使難得一次獲邀,我們也會是最早到達並且最早離開的賓客。我太太愛跑步,她滴酒不沾,生活方式非常健康。兩位兒子也熱愛運動。一家人一條心,父母孩子都愛運動,食得好和睡得好對我們的生活發揮很大作用。

為了賽前做好準備,我進行了差不多9個月的訓練,重點是跑步和游泳。相對之下,我知道自己有能力可以應付得到單車賽段。

其實只聽見跑步140公里後,要緊接游泳橫越英吉利海峽,大多數運動員就已經不寒而慄。正因為這個原因,我作了很多次長途跑訓練,並參加過數次100英里和100公里跑步賽以加強長途跑的體能。我也試過在高溫下跑了十小時。因為這次是個人賽,所以我大多數是獨自一人練跑,何況路程遙遠,很難會有人願意和我一齊練跑。但游泳方面我很幸運,有幾個熱愛戶外長途泳的朋友願意陪我訓練。就這樣,我與朋友們在周末到戶外作長距離練習,時間最長的一次游了13小時,一共28公里。同時我亦要努力保持搭單車的耐力和體能。最艱難之處在於不停接受嚴格訓練的同時,還需要保持體重不減。事實上我的目標是在落場參賽前增重幾公斤。因為大多數挑戰者在跑步和游泳之後,會減輕5至6公斤。所以我要保持體格適中,不過輕也不過重。訓練開始時我有73公斤,我的目標體重是在比賽前夕維持77公斤。不過每週的訓練長達25至28小時,增重變得非常困難。本來增加了的體重,到第二天做訓練的時候就不見了。體重管理是訓練中最難做到的事。另一件難事是要在周一至周五早上三時起床,先進行一套三小時訓練,之後送孩子坐校巴上課,再之後才返辦公室工作。我承認在早上接受了如此嚴格的訓練後,要在下午保持清醒是十分艱難的。固此我經常安排在午飯時間來個游泳時段。

對我來說,睡覺是最重要及最好的復原運動。我盡量好好睡覺,為第二天做好準備。我有教練協助我管理整套訓練。他視乎我的體能來校準我的訓練密度。

比賽期間有什麼一直在推動我?

紮實的訓練。我相信「辛苦訓練,輕鬆比賽」,比賽那一刻你會非常感謝自己所作的刻苦訓練!我接受過長途訓練,心態和體力上都準備好迎接衝擊。我知道在那個時候自己應該會有什麼感覺。我亦接受過管理痛楚的訓練,知道自己可以連續40小時不睡覺,也知道自己即使筋疲力竭,仍然有能力支撐下去。Theresa跟我有一個60小時的營養計劃,我們準備充足,設備齊全。記憶中我從沒有試過準備得如此充足。總之,最後我對自己說,我已經準備好了!那個感覺給了我信心完成賽事,並時刻推動我繼續向前。

我有三項全能賽、游泳、踏單車的背景嗎?

5年前我還未知道什麼是計時賽單車(TT Bike)。有一次,我與一群單車組隊員坐在一起,聽他們談論計時賽座位上的姿勢。他們提到「流箭」(arrow)型坐姿,我問他們「流箭」型指的是什麼。他們糾正我,是「流線」(aero)型不是「流箭」型。

小時候學習游泳,只要不溺水就是了。在剛開始時,我在游泳池也不能一口氣的游50米。我害怕露天的水域,不過當我還是小孩子的時候,曾有人教過我適者生存之道,因此在整個童年裏,我都不斷學習去克服挑戰。我的童年是很精彩的。我在12年裏轉了13次學校,甚至唸大學時也轉過3次校來修讀文科和法律。「轉變」是一門學問,開放自己,接受新事物,認識多樣化新文化。這一課我仍在學習中。但在工作場所裏,它的確幫了我很大的忙。

耐力訓練和運動怎樣幫我活出更美好的生命?

我的飲食和起居生活健康,營養均衡,注重睡覺和復原。相比以前,我現在是更出色的決策者。當我在做長時間訓練時,我喜歡同時間動腦筋,想方法解決問題。我覺得自己自從參加耐力運動之後,頭腦變得更清晰,效率更高,而且更有效率地管理時間,而時間是我最寶貴的資產。與以前相比,我現在以同一時間所做的安排更具品質。我的社交關係亦變得更有意義,我亦學習到在不同的工作環境中取得平衡。

Jurisdictions: 

Intellectual Property Director – Asia Pacific & China (Civil) Louis Vuitton, Berluti and FENDI

自2009年加入路易威登全球知識產權部門以來,Mayank一直負責路易威登時裝部在亞太地區和中國的知識產權事務。在加入路易威登集團之前,他在戴姆勒股份公司工作了8年,在德國、印度和中國擔任過不同職位。Mayank 是 IP 估值分析師。他獲得西安大略大學毅偉商學院的EMBA和香港特區知識產權署頒發的知識資本管理諮詢課程證書。他在德里大學法律系畢業,並獲得德里大學頒發知識產權和國際貿易法文憑。他是訟辯律師(印度)和執業事務律師(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