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裁在香港:陳美蘭法官對 司法管轄權及仲裁裁決作廢之裁定

在近期的兩宗香港法院判決中,主審法官–原訟法庭法官陳美蘭 (i)將與一宗涉及「階梯條款」的訟案有關的法院程序擱置,以利訴諸仲裁;及(ii)駁回一項指仲裁庭在法律上犯錯,要求將有關的仲裁裁決作廢的申請。

William Lim and another v Hung Ka Hai Clement

在該案的裁決([2016] HKCFI 1439; HCA 1282/2016)中,香港原訟法庭裁定應當把有關的訴訟程序擱置,將案件提交仲裁。此外,對於原告人聲稱,他們應可根據相關爭議解決條文中的「階梯條款」,繼續進行有關的法院程序,原訟法庭也拒絕接納。

(階梯條款是指一項爭議解決條文,當中訂明當事方在提起仲裁程序前,可以採取的一項或多項解決爭議方法。這條款也稱作「多層爭議解決條款」。)

《仲裁條例》(第609章)第20(1)條的施行,是落實《貿法委示範法》第8條的規定。該條文載有一項基本原則,也就是,倘若一方向法院提起訴訟,而該訴訟所涉及的事宜,是受制於一項仲裁協議,那麼假如另一方要求將有關的法律程序擱置,以便雙方就有關爭議進行仲裁,法院應當答應其要求。

然而,根據《仲裁條例》第20(1)條的規定,只有在符合某些條件的情況下,法院才會作出如此的轉介,而其中包括:法院並不認為「該仲裁協議乃屬無效、不能實行或不能履行」。正如香港法院在其他近期裁決中所確認的,申請人如果要求將仲裁程序擱置,那麼他只需要證明存在某些「表面」證據,顯示當事方正受著某項仲裁條款的約束。該項驗證並不屬於一項嚴苛的驗證,因此,除非法院明確知悉當事方之間並不存在任何此等仲裁條款,否則法院不應試圖對有關爭議作出裁決,而應當將有關的法律程序擱置,讓當事方訴諸仲裁。在William Lim一案中,各原告人(一家跨國專業服務公司的合夥人)是其公司的《股東協議》的立約一方。該協議載有階梯條款,訂明任何因該協議而產生的爭議,必須先行提交該公司的主席,然後再提交其董事會處理。此外,該協議也進一步規定,「有關爭議在提交董事會後,倘若未能在21個完整營業日內獲得解決,則該爭議的任何一方可以將有關事宜提交仲裁,以便獲得最後的裁決結果」(以下簡稱「階梯程序」)。

在該案中,該公司的兩名合夥人就他們被指違反《股東協議》中的保密責任,被公司的董事會作出某些經濟及其他方面的懲處,而他們就該等懲處的合法性提出挑戰。儘管該公司的董事會所進行的審查,只屬於提起仲裁程序之前所須依循的階梯程序的「第二個層次」,但兩名原告人仍展開法院程序來挑戰董事會所作的決定。

被告人根據《股東協議》的仲裁條款,申請擱置有關法律程序,而以仲裁程序取而代之。

陳美蘭法官在其判決中,批准擱置有關的法律程序。此外,兩名原告人聲稱,由於仲裁條款所載的爭議解決補救方法已經用盡,但仍無法解決有關爭議,因此他們應有權提起相關法律程序,但其這一爭辯亦被陳美蘭法官否決。董事會所施加的懲處,「顯然引起原告人的不滿,而他們亦對董事會所施加的懲處和所作的決定的有效性,提出強烈的質疑,正如在本法律程序中所提出的申索,以及在相關申索陳述書中所顯示的情況一般。」

故此,「雙方之間的確存在著爭議,而由於該爭議是與《股東協議》下的某些事宜有關,所以它是在《股東協議》的仲裁條款所規管的範圍內。」

此外,陳美蘭法官亦從一個較廣泛的角度指出,「即使當事方只是提交了一項事宜進行仲裁,但當中亦有可能產生多於一項爭議,而除非所有此等爭議都獲得解決,並經由仲裁庭作出裁定,否則我們不能說該等仲裁程序已告終止」。另外,「在相同的當事方之間的仲裁協議下,可能會產生一項或多於一項的爭議」,而「將某一項爭議提交仲裁,並不意味著該仲裁協議已經獲得完全履行,而不能作出進一步的行動。」

因此,法庭接納被告人的要求,批准將有關的法律程序擱置,並命令兩名原告人須按彌償基準支付相關訟費。

American International Group and AIG Capital Corporation v. X Company

原告人在該案 ( [2016] HCCT 60/2015)中,聲稱有關的仲裁裁決,是錯誤地根據公平公正原則來作出,而並非根據相關協議下的嚴格法律。然而,陳美蘭法官拒絕了將該項仲裁裁決作廢。

《仲裁條例》第81條(將《貿法委示範法》第34條納入)規定,如果提出申請的一方,能夠證明存在各項限制理由的其中一項,則法庭有權將有關的仲裁裁決作廢。該等限制理由包括:

有關的仲裁裁決所處理的爭議,不是提交仲裁意圖裁定的事項,或不在提交仲裁的範圍之列,或者裁決書中內含對提交仲裁的範圍以外事項的決定(第34(2)(a)(iii)條)。

仲裁庭的組成或仲裁程序與當事方的約定不一致(第34(2)(a)(iv)條)。

此外,《仲裁條例》第64條(當中適用《貿法委示範法》第28條)規定,仲裁庭應當依照當事方所選擇的,適用於爭議實體的法律規則來對爭議作出決定。然而,《貿法委示範法》第28(3)條亦規定,如果獲得當事方的授權,仲裁庭可以摒棄上述原則,而只按公平公正的基礎來對有關事宜作出裁定(從而沒有嚴格適用相關法律)。

仲裁庭在該案中裁定,原告人無權取回它根據一項失敗的併購交易,而存進某一個代管帳戶中的款項。原告人其後以有關的仲裁裁決違反《貿法委示範法》第34條為由,在香港法院展開要求將有關裁決作廢的法律程序。

該案的買賣協議與代管協議均受美國紐約州的法律所管轄。然而,原告人聲稱,仲裁庭刻意忽視紐約州的法律中的基本原則,從而達致它認為公平公正的結果。這導致有如原告人所指稱的,仲裁庭是按公平公正的基礎來裁定有關爭議,而並非履行它的責任,嚴格適用紐約州的法律。

陳美蘭法官在其裁決中確認,根據《貿法委示範法》第34條而作出的仲裁裁決作廢補救,並非就所適用的法律而提出的上訴。相反,「法庭只是關注有關的仲裁程序之結構完整性。」因此,如果提出申請的理由,純粹是因為仲裁員錯誤地運用所適用的法律的話,那麼法庭將不會批准將有關的仲裁裁決作廢。因此,申請人若要其申請獲得法庭批准,便必須證明仲裁庭是「有意識地忽視」相關法律規定。

陳美蘭法官亦裁定,該案並沒有任何證據支持如此的推論稱,仲裁庭是「有意識地忽視紐約州的法律,並蓄意放棄運用該等由美國法院在若干案例中訂立的,對其具有約束力的原則,從而達致與該等法律典據相左的結論」。

在審視了該項仲裁裁決後,陳美蘭法官指出:「可以肯定的是,仲裁庭確曾察看和參考了一系列的典據,當中包括紐約州上訴法院(紐約州的最高層級法院)及美國最高法院的判決。因此我們難以指稱,該項仲裁裁決明確顯示仲裁庭或其大多數成員完全不理或忽視該等對其具有管轄權的法律。」

最後法庭裁定,原告人要求將有關的仲裁裁決作廢的申請不被接納,他們並需要按彌償基準承擔該案訟費。

評論

William Lim一案的裁決,確認了申請人只需要符合一個頗低門檻,便可以要求法院擱置相關法律程序,而以仲裁程序取而代之。這一個低門檻就是:有表面證據顯示,當事方正受著某項仲裁條款的約束。

至於American International Group一案,它的裁決重新確認了即使仲裁庭在法律的適用上犯錯(不論是多麼嚴重),這將不會導致香港法院下令將有關的仲裁裁決作廢。

此外,我們需要注意的是,法庭在上述兩個案例中,都是判給按彌償基準計算的訟費,這顯示當事方對仲裁程序提出的挑戰一旦敗訴,法庭將會對其實施的一般舉措。

Jurisdictions: 

上海市方達律師事務所聯營阮葆光律師事務所 合夥人

麥道民專長於國際仲裁,特別是中國相關爭議。他在處理香港、英國和澳洲的商業糾紛方面也具備豐富經驗。他曾在香港、北京、上海、倫敦和澳洲執業,領導本地和國際解決爭議的團隊。

上海市方達律師事務所聯營阮葆光律師事務所 法律經理

馬修代表客戶在多個司法管轄區根據各種仲裁規則進行仲裁程序,主要涉及能源、基礎設施、建築和技術業。他能說中文,亦有在仲裁聆訊中擔任律師的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