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裁條款及無償債能力法律程序

發生何事?

上訴法庭在 But Ka Chon v Interactive Brokers LLC [2019] HKCA 873一案中,質疑夏利士法官於 Lasmos Ltd v Southwest Pacific Bauxite (HK) Ltd [2018] HKCFI 426一案(「Lasmos案」)所作的裁決。

Lasmos案之前,一般的理解是,一間公司反對清盤呈請的理由,假如是由於相關債務爭議,乃源於一份載有仲裁條款的合約,那麼法庭在一般情況下,將不會行使其酌情決定權,將有關的呈請撤銷或擱置,除非該公司能夠證明,其對該項針對其提出的申索,具有含實質理由的真實抗辯理據。

Lasmos案偏離了香港的先前案例,因它裁定在一般情況下,只要該公司就相關債務提出爭議(即不承認責任),並採取開展仲裁程序的步驟,法庭即具有充分理由撤銷或擱置有關的清盤呈請。Lasmos案主要以英國上訴法院在Salford Estates (No 2) Ltd v Altomart Ltd (No 2) [2015] Ch 589一案所作的判決為基礎,並導致產生重大變化。

Lasmos案與But Ka Chon案的不同取態,很大程度上所映了下列兩種各有不同側重的情況:

• Lasmos案之前的情況,是較重視債權人所享有的,以無償債能力為由,提出破產或清盤呈請的法定權利;及

• Lasmos案之後的情況,是較重視當事方相互訂立的協議,訂明將爭議提交仲裁。

這意味甚麼?

But Ka Chon 案並沒有將Lasmos案推翻—事實上亦無此需要,因上訴法庭贊同下級法庭的看法,即:上訴人並沒有展開仲裁程序,而且看來亦沒有展開該程序的真正意圖。因此,上訴人的情況與Lasmos案之後的情況並不相同,故上訴法庭就Lasmos案所作的評論只屬附帶意見。

但可以說,在But Ka Chon案之後,所側重的地方,似乎已返回Lasmos案之前的情況。上訴法庭在But Ka Chon案所作的評論,獲得了Re Golden Oasis Health Ltd [2019] HKCFI 2173一案的贊同和援引。

其他問題?

然而,Lasmos案後的情況,與上訴法庭在But Ka Chon案所作的附帶評論依然存在矛盾,故上訴法庭適宜對此作出進一步解說。儘管二者之間的分歧沒起初那麼嚴重,但看來仍不可忽視。例如,上訴法庭在But Ka Chon一案中承認,Lasmos案前的情況並沒有充分考慮到所謂的「仲裁因素」。

但上訴法庭在But Ka Chon案所作的附帶評論,獲得了一些有力的政策理據支持,亦即是:債權人以無償債能力為由提出破產或清盤呈請的法定權利會被重大削弱。這情況亦與一些離岸司法管轄區(例如英屬維爾京群島)一致。

此外,當事方若尋求在破產情況中,將清盤呈請撤銷或將法定要求償債書作廢,便應考慮Lasmos案之前的情況—亦即是,他們應提出證據證明,與某一債務有關的爭議,是基於實質理由產生。此外,倘若當事方擬根據某一協議進行仲裁,該方必須能證明其已採取如此實行的實質步驟

訂立商業合約的當事方亦應明確考慮,其擬訂立的爭議解決條款屬何類別。它可以是一個複雜問題,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倘其擬保留提出清盤呈請的不受約制法定權利,及/或運用訴訟程序,便應作出該項使其凌駕於仲裁程序的規定。

Jurisdictions: 

RPC 合夥人

Allen先生擁有二十多年在亞太地區進行高價值而複雜的商業訴訟和仲裁的經驗,為客戶提供各種商業問題及糾紛方面的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