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律師和當事人保密特權

在過去一年左右的時間裏,一系列一審英國判决已經考慮將法律諮詢保密特權應用於與公司實體內的企業律師進行的往來通信。這些案件應用既定的法律原則,儘管與私人執業的律師和其當事人之間的通信相比,是應用於不同的,有時更複雜的情况。

在香港,法律諮詢保密特權延伸至與企業實體內企業律師之間的通信,前提是這些律師主要或唯一目的是提供或接受法律諮詢。在香港,這可能會成為一個越來越熱門的話題;在香港,大約四分之一持有執業證的律師不是私人執業。從長遠來看,這一趨勢很可能會增強,反映出今天律師可獲得的就業機會比過去更多樣化。

就目前情况而言,企業律師無需持有執業證以令其通信獲得法律諮詢保密特權*。企業律師可以是外地律師。這表明,在這種情况下,執業證有助於使企業律師看起來更獨立,也可能有助於聲稱他們是以律師的專業身份行事。

為了與企業律師通信時獲得法律諮詢保密特權,關鍵是要求法律諮詢或提供法律諮詢的,必須是在企業律師作為(例如)「專業律師」、「合格律師」或「專業成員」的身份範圍內提出。通信的主要或唯一目的也必須是提供或接受法律諮詢。「法律諮詢」被廣泛解釋,但不包括商業或業務諮詢(不是在法律背景中提供的)或管理事務的諮詢。

企業律師應考慮(例如)以下事項,以協助擁有法律諮詢保密特權:

• 通過限制法律諮詢的傳播來保護其通信的機密性,制定此類傳播的議定書並予以遵守;

• 注意傳播法律諮詢的電子郵件—特別是「全部回復」;

• 將法律諮詢與商業或管理諮詢分開。只能有一個「主要目的」;

• 為通信貼上適當的標簽;例如,「保密特權和機密」、「僅由收件人閱讀」、「聯合律師保密特權」。標簽可以輔助,但實質勝過形式;

• 考慮當事人在公司組織中的身份;

• 注意如何在跨境事務(外國法律可能適用的地方)傳播法律諮詢意見;特別是在部分放棄特權或歐盟競爭(反壟斷)調查等事項方面;以及

• 確保在公司實體內需要法律諮詢時,他們一開始就參與其中。如有需要,企業律師應從一開始就應獲得私人執業律師的協助。

關於這一點的主要判例法包括: Re Alfred Crompton Amusement Machines Ltd [1972] 2 Q.B. 102 (Court of Appeal, England and Wales - Lord Denning M.R.), Re Prudential Plc [2013] UKSC 1 (Lord Neuberger, leading the majority) and Re Citic Pacific (No. 2) [2015] 4 HKLRD 20 (上訴法院就香港的法律專業保密特權,特別是法律諮詢保密特權作出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判决:見2016年3月「業界透視」—《企業律師與法律意見保密權》。

*編者按:注意「執業指引」N(「受 僱事務律師」)- 第5段(只限摘要) :在訴訟或物業轉易交易中,代表其 僱主或其僱主的有關團體擔任事務律 師的受僱事務律師,必須持有現行無 條件執業證,或由持有該執業證的律 師監管。

Jurisdictions: 

高級顧問 , R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