債權人向面對不公平損害呈請的公司提出清盤呈請—會有何情況?

前言

問題發生於近期的一宗案件LiFu Hua (also known as Denise Li) v Chen Ching Chih and another HCMP 1374/2018, [2018] HKCFI 2786。

時序

1. 2018年8月31日,Li Fu Hua(「呈請人」)向Chen Ching Chih(「第一答辯人」)提出一項不公平損害呈請(「該呈請」),而Prosperous Global China Holding Limited(「該公司」)被加入作為名義上的當事方。呈請人稱第一答辯人不當地將她排除於該公司管理層之外,並就該等不公平損害行為尋求法院的衡平法濟助。

2. 2018年9月6日,由第一答辯人控制的Yi Chun Navigation Inc.(「債權人」)向該公司送達一份法定要求償債書。

3. 2018年9月24日,呈請人發出一份修訂傳票以修訂該呈請,並針對第一答辯人及該公司提出分擔人清盤呈請(「分擔人清盤呈請」)。

4. 2018年9月28日,債權人向該公司提出債權人清盤呈請(「債權人清盤呈請」)。

5. 該呈請於2018年10月3日排期聆訊。有鑒於債權人清盤呈請仍未了結,而法庭獲告知當中將不會有任何爭議,法庭命令暫時擱置該呈請(包括該修訂傳票)。

6. 2018年12月10日,法庭就債權人清盤呈請向該公司頒發清盤令。

7. 2018年12月17日,法官裁定應將該呈請剔除或駁回,呈請人乃申請撤回該呈請。

法官的裁決理據

剔除該呈請

法官裁定既然該呈請並無真正聆訊可能,便不應讓其繼續困擾第一答辯人。由於該公司將進行清盤,呈請人所尋求的濟助將永不能實現。此外,隨著該公司被清盤,調查曾否有人對該公司作出任何不當行為的工作,應由清盤人負責。因此,繼續維持該呈請並無實際作用,故應將其剔除或駁回。

呈請人承擔訟費

一般而言,申請撤回訴訟或任何法律程序的一方須承擔相關訟費,除非申請人能提出不須遵從該規定的有效理由(例如,證明情況出現了變化,而其起因與申請人無關,而是因另一方的某些不合理行為導致)。申請人本應或本有可能在審訊中勝訴的這一事實,並非推翻該項推定的充分理由;但假如該申索很明顯應會敗訴,此乃有利該推定的一項附加因素。此外,受實際、實效、財政理由(而非因對案件的理據缺乏信心)的促使而撤回呈請,亦不足以推翻該推定。

法官裁定,清盤令並非因第一答辯人遭受某些不合理行為而導致出現的情況變更。案中並無證據顯示,該債權人清盤呈請的提出,乃屬不恰當。即使呈請人本應或本有可能在審訊中勝訴,這並非不履行該一般規定的充分理由。由於呈請人其後已申請撤回該呈請,所以即使該呈請是在債權人送達法定要求償債書之前提出,它仍非一項相關考慮因素。最後一點,呈請人確認該公司在其分擔人清盤呈請中是處於無力償債情況,這使得該呈請的提出成為不恰當。第一答辯人有權辯稱呈請人在該呈請的提出及繼續進行方面,並不享有任何權益。

因此,法官頒令呈請人須支付第一答辯人的訟費。

裁決是否恰當?

所頒發的訟費令適當與否,是值得商榷的。第一答辯人也許確實令呈請人受屈。儘管呈請人未就該公司無力償債及應予清盤一事提出爭議,但這並非必然意味呈請人不能繼續進行該呈請及獲得濟助 (例如法庭以該公司仍具償債能力的某一天所進行的估值作為依據頒發收購令)。法官的裁決,似乎主要基於呈請人選擇撤回該呈請,但亦認為該呈請應予撤回,因他曾提到負責對第一答辯人的不當行為(如有)進行調查的應是清盤人。然而,上述主張恐怕難以實行,因清盤人的費用不菲,而該公司看來並無足夠資產負擔相關調查費用;更重要的一點是,呈請人所提出的申訴,若是指他被無理排除於公司的管理層以外,這實非清盤人應予關注的事項,因該等不當做法並非施加於該公司身上。因此,撤回呈請的一方應負責支付答辯人訟費(猶如本案的情況般)這項一般性推定應否被推翻,看來仍有商榷餘地。

Jurisdictions: 

柯伍陳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