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與香港相互認可和執行民商事案件判決新安排述評

2019年1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和香港特別行政區(“香港”)律政司簽署了《關於內地與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相互認可和執行民商事案件判決的安排》(“《新安排》”)。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負責人就此進行了公開答記者問,認為這是“內地與香港商簽的….覆蓋面最廣、意義最為重大的一項安排”,“本安排簽署後….兩地法院90%左右的民商事案件判決將有望得到相互認可和執行”,“標志著兩地民商事領域司法協助基本全覆蓋的目標終於達成”。

一、《新安排》的適用範圍及對判決內容的限制

根據《新安排》第1條和第2條的規定,所有依據內地和香港法律均屬於民商事性質的案件的生效判決,包括刑事案件中有關民事賠償的生效判決,均可根據《新安排》在兩地申請相互認可和執行。不僅如此,相互認可和執行的判決內容還同時包括金錢判項和非金錢判項(第16條第1款)。而在此之前,依據《關於內地與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相互認可和執行當事人協議管轄的民商事案件判決的安排》(“《舊安排》”),只有“在具有書面管轄協議的民商事案件中作出的須支付款項”的判決才可在兩地申請相互認可和執行。

《新安排》第3條明確排除了對部分判決的適用。據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負責人解釋,這“有的是因為在對方法域沒有同種類型的案件,缺乏互認的基礎﹔有的是因為雙方相關領域的法律制度存在重大差異。”同時“這些[被排除適用的]案件…只佔民商事案件的很少一部分。”

此外,判決中的懲罰性賠償部分原則上不予認可和執行(第16條第2款)。但《新安排》對知識產權侵權等案件做了例外規定:對於知識產權侵權糾紛案件以及內地法院審理的不正當競爭糾紛民事案件、香港法院審理的假冒糾紛案件中根據原審法院地發生的侵權行為所確定的金錢判項,相互認可和執行的範圍包括懲罰性賠償部分(第17條第1款)﹔對於商業秘密侵權糾紛案件的判決,相互認可和執行的範圍也包括懲罰性賠償部分(第17條第2款)。

除前述限制外,《新安排》暫時不適用於內地法院做出的保全裁定和香港法院做出的禁訴令、臨時濟助命令(第4條),相互認可和執行的財產給付範圍不包括稅收和罰款(第18條第1款),就知識產權有效性、是否成立或者存在作出的判項也不予認可和執行(第15條)。

二、申請

管轄法院

申請人在內地申請認可和執行《新安排》規定判決的管轄法院為“申請人住所地或者被申請人住所地、財產所在地的中級人民法院”(第7條第1款第1項),在香港為香港高等法院(第7條第1款第2項)。

值得注意的是,《新安排》規定在內地申請時申請人住所地的中級人民法院具有管轄權。這一變化為在內地申請《新安排》規定判決的認可和執行提供了便利,使申請人在暫時無法提供被申請人財產線索、被申請人在內地又沒有住所的情況下,仍可在內地法院啟動認可和執行程式並借助法院追查被申請人在內地可供執行的財產。

申請期限

對於申請認可和執行的期限,與《舊安排》不同,《新安排》不再統一規定為二年,而是規定“依據被請求方法律的規定”(第10條)。

在內地,根據民事訴訟法律的規定,申請人應當參照涉外民事訴訟程式的有關規定,在兩年內申請認可和執行。在香港,根據《內地判決(交互強制執行)條例》(第597章)(“《內地判決執行條例》”)的規定,申請人目前申請登記內地判決的期限為2年(依《舊安排》)。但《新安排》簽署後,香港需要修訂《內地判決執行條例》或者訂立新的立法予以執行,在此情況下,申請期限有可能仍保持為兩年,但也不排除比照《外地判決(交互強制執行)條例》(第319章)等有關法律規定延長申請期限的可能性。

財產保全措施

根據《新安排》第24條的規定,申請人在向兩地法院申請認可和執行《新安排》規定判決時,均可同時向被請求方法院申請對被申請人的財產採取保全措施。

三、對申請的審查

審查標准

依據《新安排》,生效判決獲認可和執行需滿足如下條件:

a.    原審法院須對有關訴訟具有管轄權。根據《新安排》第11條的規定,如果有關訴訟符合《新安排》第11條第1款規定的其中一項連接點、且該訴訟不屬於被請求方法院專屬管轄,則被請求方法院應當認定原審法院對該訴訟具有管轄權。但對於知識產權侵權糾紛案件以及內地法院審理的不正當競爭糾紛民事案件、香港法院審理的假冒糾紛案件,除侵權行為實施地須在原審法院境內外,還必須涉案知識產權權利、權益在原審法院境內是依法應予保護的,才應當認定原審法院具有管轄權(第11條第3款)。

b.    原審法院對有關訴訟的管轄不得違反當事人就同一爭議訂立的有效仲裁協議或管轄協議(第13條)根據香港現有法例,違反當事人訂立的有效仲裁協議或管轄協議本屬於應當不予認可和執行的情形,但《新安排》似乎將其規定成為了酌定不予認可的情形。

c.    原審法院的判決不得存在其他重大程式瑕疵或者是因為當事人提起惡意“平行訴訟”產生的(具體情形見《新安排》第12條第1款)。

d.    最後,原審法院的判決不得違反被請求方法院所在地的法律基本原則或社會公共利益/政策(第12條第2款)。

審查期限

對於審查期限,《新安排》僅規定“法院應當盡快審查認可和執行的申請,並作出裁定或者命令”(第25條)。對於在內地法院申請認可和執行香港法院生效判決的審查期限,可從《認可和執行台灣判決規定》第14條的規定(“在立案之日起六個月內審結”)中得到一些參照。對於在香港法院申請認可和執行內地法院生效判決的審查期限,目前沒有類似的期限可以參考。

審查結果、覆議或上訴

對於申請人的認可和執行生效判決申請,被請求方法院可做出認可和執行或者不予認可和執行的裁定或命令,不能認可和執行全部判項的,可認可和執行部分判項(第19條)。被請求方法院作出裁定或者命令後,當事人不服的,在內地可向上一級法院申請覆議,在香港可提出上訴(第26條)。

審查程式的中止及其恢復或終止

在被請求方法院審查生效判決的認可和執行申請過程中,如果當事人一方在香港法院對生效判決提出上訴或者內地法院對生效判決裁定再審,則被請求方法院應當視情況中止認可和執行程式。在此情況下,被請求方法院後續將根據上訴或再審的結果,決定恢復或者終止認可和執行程式(第20條)。

審查程式和同一爭議的審理程式的衝突處理

根據《新安排》第22條的規定,在被請求方法院審理民商事案件期間,如果當事人申請認可和執行另一地法院就同一爭議作出的判決,被請求方法院應當受理。受理後,被請求方法院對民商事案件的審理程式應當中止,後續根據對認可和執行申請的審查結果,決定終止或者恢復對該民商案件的審理程式。另一方面,在被請求方法院審查認可和執行判決申請期間,如果當事人就同一爭議提起訴訟,被請求方法院應不予受理(第23條第1款)。

此外,在判決全部獲得認可和執行後,當事人又就同一爭議提起訴訟的,法院應不予受理(第23條第2款)。判決未獲得或者未全部獲得認可和執行的,申請人也不得再次申請認可和執行,但可以就同一爭議向被請求方法院提起訴訟(第23條第3款)。

四、《新安排》的生效以及與《舊安排》的銜接

《新安排》將在最高人民法院就此發布司法解釋並由香港完成本地立法程式後,在兩地同時開始生效和實施。內地和香港的法院自《新安排》生效之日起作出的判決,將適用《新安排》(第29條第2款)。《舊安排》將在《新安排》生效之日廢止(第30條第1款)。但在《新安排》生效前,當事人已簽署《舊安排》所稱“書面管轄協議”的,仍適用《舊安排》(第30條第2款)。

五、結語與展望

在“一帶一路”倡議的大背景下,2015年以來,兩地司法協助安排的商簽工作進入快車道。《新安排》是兩地在這一背景下在司法協助領域取得的重大突破性成果。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負責人表示,對於《新安排》暫未納入的部分協助事項,如跨境破產協助、仲裁保全協助等,兩地將繼續推進進一步協商,並有望在可預見的未來取得實質性進展。儘管《新安排》尚待在香港經過正式立法程式轉化為本地立法、在內地轉化為生效司法解釋,我們有理由相信它將在不久將來在兩地得到切實實施,開啟兩地相互認可和執行民商事案件判決的新篇章。

Jurisdictions: 

漢坤律師事務所合夥人

廖榮華先生專注于商事訴訟與仲裁、私募基金與金融資管糾紛、跨境爭議解決、資產追回等領域的法律事務,至今擁有超過十六年的執業經驗。

廖先生還經常撰寫和發表法律實務研究文章,經常受邀為客戶、民間公益機構、基金會、大學、商會、行業協會等組織就相關法律問題發表專題演講。

繆氏律師事務所 (與漢坤律師事務所聯營)

陳寶儀律師的專業主集中在處理商業訴訟和仲裁、股東爭議、白領犯罪、訴訟監管、銀行業和證券相關的訴訟方面很有經驗,並且定期為各大銀行、金融機構、上市公司、法人公司和個人客戶處理糾紛。她的客戶還涉及到酒店業、食品飲料和保險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