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壘打

壘球是棒球的一種變形,一個世紀前起源於芝加哥。這項運動流傳至亞洲,並已在香港站穩陣腳。

雖然受到空間限制,香港缺乏壘球場地,但有一群人對壘球的熱愛始終堅定不移。當中包括孖士打律師行房地產開發合夥人楊立仁律師。

楊律師年少時在美國接觸棒球,但在香港大學時偶然接觸壘球,漸漸喜歡上這項運動。

楊律師加入香港大學壘球隊當投手,更增強了他對這項運動的投入。

然後他成為了93ers的創始成員,球隊以他及其隊友入住過的宿舍地址命名-薄扶林道93號。

參與壘球運動20年,楊律師已成為香港最投入的壘球員之一。他與其他資深球手獲提名競逐香港壘球總會最具價值球員獎項。

每週一至兩次,楊律師便會在球場上練習快速準確地投球。

楊律師說:「投手是球隊的主要防守力量。我努力訓練自己成為優秀的投手。經過很長時間才能做到快速準確地投球,需要高度協調。有時候你想壘球有一點旋轉,涉及很多技巧。」

楊律師說,投手是重要的位置,需要高度集中和承受壓力,這是他喜歡這項運動的原因。

他補充:「在團隊中擔任這個位置,有助於我培養應付壓力的能力。」

薄扶林小子

作為93ers的創始成員,楊律師和其他幾個隊友一直對球隊忠心耿耿,但很多球員來去匆匆。他們的共通點是所有隊員均曾住在同一個宿舍。

他說:「我和宿舍的朋友在2002年成立了這個壘球隊。大多數隊員住在香港大學的這個宿舍。除了和我一起建立球隊的幾個人外,還有一些較年輕的隊員......但我們都來自同一個宿舍。」

排名上升

即使大學畢業開始執業後,壘球仍繼續在他的生活中佔據重要位置。

楊律師說:「我仍繼續積極參與壘球,參加香港壘球總會舉辦的公開聯賽。」

作為投手和93ers的隊員,他取得了一定成就。去年,球隊在男子甲級聯賽中名列前茅。壘球隊根據技術水平在聯賽中分為不同級別。丙組適合初學者,而甲組適合更資深的球員,是超級聯賽下一級的水平。

93ers隊已晉身聯盟約20年,大部份時間屬於甲組。

楊律師說:「兩年前我們打得不好,降到乙組,但我們沒有放棄,努力回到甲組,去年甚至奪得冠軍。」

儘管如此,楊律師表示對排名沒有太大感覺,即使球隊從甲組降到乙組再反彈。

但以往他並非那麼無動於衷。2009年球隊第一次晉身甲組,對他來說永遠是特別的時刻。

楊律師回憶道:「我們從丙組一直打進甲組。當時沒有超級聯賽,所以甲組代表最高水平。在乙組聯賽的最後一場比賽中,我們盡最大努力取得勝利,擊敗大學時代的競爭對手。」

今年,93ers隊正準備晉身超級聯賽,希望與香港的其他頂級球員一爭長短。球隊將在本月稍後時候上場。

從領導者到協助者

楊律師多年來一直對壘球保持認真態度。打得越多就越活躍。有一年他甚至當上隊長,他說學到很多。

他說:「領導球隊時,我必須制定訓練時間,配合隊友的時間表,激勵隊員更好地發揮,制定比賽策略,例如決定誰打哪個位置,以及觀察對手的表現。」

他發現這些與專業上的職責甚為相似。

他說:「作為律師行合夥人,我必須分配資源,為成員分配任務,同時密切關注項目的進展。我發現在工作和業餘愛好需要運用同樣的管理技巧。」

楊律師說,無論作為球隊隊長還是律師行合夥人,成功的領導者都需要有效的溝通技巧,只有通過團隊合作才能贏得比賽。

他解釋:「你要考慮如何激勵整個團隊,讓每個人都坐上同一條船。這樣就必須作出大量溝通,更好地互相了解,易地而處。」

他說:「在比賽之前,你必須安排一個所有人都同意的訓練時間。在球場上,必須互相幫忙。」

當了一年隊長後,楊律師的工作開始變得太過繁忙。

他說:「現在我很享受只當一名球員。我不時向年青隊員提供建議和指導,因為我有多年的壘球經驗。」

他的經驗不僅有助於年青球員,也有助於香港壘球總會。

楊律師說:「我是總會的顧問,曾擔任執行委員一年。我會盡量在需要時向總會提供協助。」

作為資深壘球運動員,他見證了香港有限的土地資源如何扼殺這項運動的發展。

他說:「香港只有兩個壘球場,而所有比賽都安排在週末,可以想像有多少球隊可以參與比賽。」

楊律師還就香港大學興建更好的壘球場作出努力,20年前他就在那裏接觸這項運動。

他說:「香港大學有一個壘球場,我當香港壘球協總會執行委員時,球場進行翻修。總會當時曾就如何興建更好的壘球場向香港大學提供建議。」

投入的運動員

今天,楊律師仍然堅持從繁忙的工作中抽時間練習壘球。

他說:「你必須在工作中擠出時間。定了哪一天練習壘球,就堅持去練習。可以練習後再回到辦公室完成工作。」

「比賽在週末舉行。無論多忙碌,想贏就必須堅持抽出幾個小時來練習。」

楊律師每週練習一至兩次,有時獨自練習,有時與香港大學的隊友一起練習。

他說:「還需定期進行體能訓練,以提高體能水平。」

除了壘球,楊還對籃球感興趣。他是律師會籃球隊成員,一有時間便會和球隊一起打球。

不幸地,律師壘球隊短期內難以組成,其中一個很大的障礙是打壘球的律師只有少數。

楊律師說:「我認識其他打壘球的律師,我的球隊中已有一位,但其他律師已經加入其他球隊,因此很難再組一隊律師壘球隊。」

儘管如此,人緣甚佳的楊律師喜歡參加這項團隊運動,不論對手是誰。

無論是運動還是法律團隊,他也意識到有效溝通技巧的重要性。

他解釋:「法律知識當然對工作起著重要作用,但溝通技巧也很重要。你必須考慮如何向客戶傳達建議。只要有人,溝通和人際關係技巧就一定必須,無論是在工作上還是在運動上。」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