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論證監會的重大原則 —「合適性」

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的《操守準則》以保障投資者為核心。

《準則》第5.2段(「認識你的客戶:合理的建議」)載有「為客戶提供合理適當建議的責任」規定,亦即是:持牌人或註冊人在作出建議或招攬行為時,應確保其向該客戶作出的建議或招攬行為,在所有情況下都是合理的。

《準則》第6.2段(「客戶協議的基本內容」)的(i)分段,載有一項於2017年6月9日起生效的客戶協議「合適性條款」。

此等「為客戶提供合理適當建議的責任」及「合適性條款」,乃證監會所採取的雙管齊下措施,以確保金融中介人及其代表向客戶作出的建議皆為合理。前者屬於一項監管準則,其本身通常並不產生個人訴訟因由;後者屬於一些客戶協議中的強制性合約條文,能產生潛在民事申索。

在這背景下,證監會於2019年3月18日在其網站上公佈的一項「紀律處分行動聲明」 便顯得份外重要。該聲明就證監會對一家主要銀行的金融證券附屬公司作出譴責和罰款(1,000萬港元)的決定予以確認。該公司被指(除其他以外)在過去就銷售或分銷一些投資產品所作的合適性評估存在系統性缺失。該聲明亦指出,該等缺失是在2017年6月9日(即「合適性條款」根據《準則》生效的日期)之前發生。

為了減輕所須承擔的責任,作為答辯人的該證券公司實行了若干補救措施,採取了合作態度,並加強其投訴處理程序(參看2018年12月的《業界透視》所載的「自行申報」一文,當中就如何減輕所須面對的監管制裁提供了若干意見)。

該等罰款和譴責,也許是對其他市場人士作出進一步監管制裁的一個訊號,而針對性的監管制裁,也是為了促使其他市場人士對其關注及監管機構對其知悉。

除監管制裁外,受損的零售投資者也可依據客戶協議中的「合適性條款」,加強其在民事申索及和解方面的追索能力。假如未能透過金融糾紛調解來達成和解,所提出的申索在證明對方違規及量化損失方面仍會遇到障礙。「合適性條款」要做的,就是填補過去在普通法上的漏洞。藉著這些漏洞,一些看來是提供投資意見的銀行及金融中介人代表,得以躲在合約免責聲明或類似規定的背後,聲稱自己只是在執行指示,而並非提供投資意見。

編者註: 亦請參看2017年2月的《業界透視》所載的「證監會有關提供合理適當建議的責任的常見問題」一文。

Jurisdictions: 

監管及合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