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寫作成品:致客戶信函中的意見表達

上期,我們提供了「寫作流程」的貼士。今期,我們會仔細看看「寫作成品」。律師的寫作成品一直以來被認為過於複雜,充塞著古老措詞和法律術語,一般而言外行人難以理解。我們多番鼓勵措詞表達要保持清楚明白,基本法則包括:「集中於行動者、行動和對象」、「盡量用主動語態」和「使用基本動詞,避免名詞化」。

這些基法雖然有用,但傾向相當規範性。在此,我們採用描述性的方法觀察法律寫作,觀察律師的寫作實踐,以了解他們如何策略性地利用語言來實現他們的溝通目標。

我們專注討論在客戶信函中提出意見的策略。這通常是信函中最敏感的部份:儘管律師難以對自己的意見百分百肯定,但他們仍要向客戶提出明確的意見。且看看一位香港律師解釋這個問題。在第一作者的實證研究中觀察到,她為一位事務律師撰寫大律師意見,她總結出意見如下。

“Having perused the correspondence between the parties, I believe that there is an enforceable tenancy despite the lack of a written lease.”
(譯:彼此通信後,儘管沒有書面租約,但我相信仍有可執行的租賃權。)

先別說動詞peruse太過正式,語言學家稱作者的策略為「閃避」(hedging)和「提振」(boosting)策略。

  • 她使用適當的閃避語,即I believe這個短語,明確地減少了對主要命題的承擔(there is an enforceable tenancy)。也可以用in my opinionit seems to me來表達。
  • 主要命題本身沒有閃避,否則意見便會失去其清晰度(如I believe that there may (perhaps) be an enforceable tenancy)。
  • 最後,她在介紹子句中提振了自己的看法(即Having perused the correspondence between the parties),吸引讀者關注她所做的工作。要達到相同效果,也可以寫成:Having taken all of the circumstances into account…。

閃避和提振策略結合,令意見既強硬清晰,又足以準確呈現作者的知識狀態,從而符合律師的道德義務(尤其見《香 港 事 務 律 師 專 業 操 守 指 引》第一冊第三版(2013)原則5.18評註3及4)。對法律寫作語言學策略有興趣的讀者,可參考我們的網站Legal English in Hong Kong,網址:legalenglish.hk

Jurisdictions: 

香港城市大學英文系

香港城市大學法律學院高級特任講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