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法和刑事訴訟程序 — 自簽守行為 — 被告人經審訊後獲判無罪 — 簽保令是預防措施 — 沒有考慮將來有再破壞社會安寧的可能 — 簽保令內容太廣泛並欠缺明確性 — 撤銷簽保令
[2017] CHKEC 16
原訟法庭
高院裁判法院上訴2015年第693號
原訟法庭法官張慧玲
2016年9月8日、12月16日及2017年 1月9日

被告人被控「普通襲擊」罪,他否認控罪,被裁判官裁定罪名不成立。被告人是區議員,他要求進入區議會辦公室繼續靜 坐抗議被拒,於是企圖強行進入。兩名保 安員(兩名證人)按住被告人雙腳以阻止他進入辦公室,被告人雙腳踢中兩名證人。 裁判官裁定,被告人雙腳可能是不受控制地接觸到兩名證人。控方申請覆核,裁判官維持原判,不過指出被告人是明知而作出侵入行為的;兩名證人是使用合理武力嘗試帶他離開;被告人反抗,因此有理由合理地擔心會發生暴力事件;由於被告人「不合作」並「嘗試強行留低」,所以命令被告人以$1,000自簽守行為12個月( 該簽保令)。被告人上訴。

裁決 –被告人上訴得直,該簽保令被撤 銷:

  • 發出自簽守行為的目的是防止被告人將來破壞社會安寧。裁判官裁定被告人沒有使用武力或威脅使用武力。沒有證據證明被告人將會有暴力行為出現,裁判官告訴被告人,這不是他「須要」考慮的事。由於被告人沒有犯罪紀錄,裁判官不應單憑一次事件( 尤其是經審訊後他裁定上訴人罪名不成立的案件),要被告人簽保。(引用 HKSAR v Chow Nok Hang (2013) 16 HKCFAR 837)。(見第11–12、14– 15、19–20段)
  • 該簽保令禁止被告人作出「任何涉及 對任何人使用暴力或恐嚇會施用暴力 的刑事行為」,內容看來過於廣泛並欠缺確定性。被告人並非暴力人士, 事件是發生在一處地點。該簽保令並不符合頒下簽保令的目的,即防止被告人再次作出破壞社會安寧的行為( 引用HKSAR v Lau Wai Wo (2003) 6 HKCFAR 624)。(見第21–25段)

上訴

這是一宗針對簽保令的上訴案,被告人不服裁判法院裁判官黃士翔在裁定他「普通襲擊」罪罪名不成立之後發出簽保令, 因而提出上訴。案情已在判決書詳細列出。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