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決前利率

香港上訴法庭最近連續宣告的判決引起一個爭論點,內容關乎法庭在訴訟各方沒有約定利率的情況下,就非人身傷害民事申索的損害賠償計算判決前利息所用的利率。

上文所言是Waddington Ltd v Chan Chun Hoo Thomas & Ors [2016] HKEC 1127Tadjudin Sunny v Bank of America [2016] HKEC 1128Li Xiao Yun v China Gas Holdings Ltd [2016] HKEC 1178三宗案件的判決。就債項及損害賠償申索判給利息的法定基礎,當然是《高等法院條例》第48條(及《區域法院條例》的相等條文)*。

Waddington案和Tadjudin案的判決意義重大,相當可能會被載入案例彙編。兩宗判決所處理的,除了判決前利息之外,還有上訴論點,兩宗判決分別由法官組合相近的分庭宣告,Tadjudin案的判決有提到Waddington案的上訴案情。在Li Xiao Yun案中,上訴法庭把有關判決前利息的決定,留到另兩宗案件宣判之後才作出。

三宗判決都確認,就損害賠償判給的判決前利息所適用的起息點,是最優惠利率加一厘,與某些原訟庭法官所慣用較低的 (譬如說)銀行同業拆息或基本利率加一個百分點成了對比。讀者都會明白,起息點的差異是不容忽視的。

上訴法庭的判決似乎讓訴訟方有機會尋求提出數據證明(與提交法律陳詞成對照)最優惠利率加一厘不應再被用作為起息點;舉例說,「關於如何設定無抵押貸款息率的銀行證明」(Tadjudin案第183段)。

由於判給勝訴申索人的判決前利息,主要是用來補償該申索人申索款項被拒,也由於申索人被當作以商業利率借款,以湊足有待判決的不足之數,個別案件的訴訟方想必可以提出證據證明,勝訴申索人的實際借款成本是低過最優惠利率的。

就目前而言,上訴法庭最近的判決應該促使下級法院判給判決前利息所用的方法更為一致。常用的起息點是最優惠利率加一厘。年紀夠大的回想起來,或者對這議題感興趣的應該留意得到,香港法律改革委員會就「債務及損害賠償金利息問題」提交研究報告書,已經是1990年7月的事了。


* 可不要與《高等法院條例》第49條(及《區域法院條例》的相等條例)中以判定利率計算的利息混淆,按照第49條,利息是按終審法院首席法官不時藉命令所決定的利率計算的。讀者亦不妨細想《高等法院規則》∕《區域法院規則》第22號命令適用於附帶條款和解提議及附帶條款付款的規則,有可能產生的利息後果。

Jurisdictions: 

高級顧問 , RPC

Smyth & Co與RPC聯營 助理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