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罰「販運危險藥物」的慣例

上訴法庭(上訴法庭副庭長倫明高、上訴法庭副庭長麥機智、上訴法庭法官麥偉德)在HKSAR v Kilima Abubakar Abbas [2018] HKCA 602案趁機檢討現時在販毒案的判刑慣例。判罰「販運危險藥物」的慣例,大體上建基於作為準繩的案件,這些案件的被告人販運危險藥物被定罪,涉案危險藥物的毒品份量是判刑法官的量刑準則。有指上訴人應獲縮減刑期,因為上訴人是送遞危險藥物的人(courier),他只是按指示行事的小角色,在販毒所導致的經濟威迫和剝削中作用有限,對那些角色比較吃重的更是毫無影響力。在其他普通法司法管轄區,包括英格蘭及威爾斯,和澳洲,這些是在判刑慣例中的相關考慮。

上訴法庭亦檢視以下兩方面可以如何發揮減刑的作用:

  • 向當局提供協助∕資料
  • 參與打擊非法販運危險藥物的計劃

是時候改變嗎?

上訴法庭檢視的案例橫跨三十年,有1979年的Chan Chi Ming案、1990年的Lau Tak Ming案、2009年的Abdallah案,以及上述案件,一致認為已經確立的是,設定的準繩是擬用於罪責最輕的被告人,例如只是送遞危險藥物的人,而參照準繩判刑是不考慮加刑因素的。上訴法庭續說,現時未有任何有效的爭議,可使法庭不得不偏離已確立的準繩。上訴法庭副庭長麥機智認為:

「每個國家都會想出自己的方法,以切合國家本身的情況、國民的期望、國家對處罰的態度,以及販運危險藥物的禍害在各自社區的特有現象」

「……淹沒於一個已經失控的問題,……,但香港可不是這樣,在這裏,問題穩步受控,即或不然,至少在某些方面已經緩解。」

上訴法庭副庭長麥機智進一步說,無論如何,法庭難以說得準被告人在販毒組織的角色如何。上訴法庭法官麥偉德則認為,評定犯罪者罪責不見得是難事,應邀評定罪責的法庭只需要聽取陳詞或進行「牛頓聆訊」就可以了,這幾乎和夥同犯罪判刑時所發生的一樣。他說,雖然情況可能罕見,但偶爾可以從犯罪者如何開始參與罪行(不囿於個人情況)去區分;這是個別判刑的正當理由。上訴法庭副庭長倫明高和上訴法庭法官麥偉德亦對Abdallah案的影響表達關注,因為在販毒集團之中,純粹送遞危險藥物的人和參與程度更多的人,所擔當的角色是有分別的,但此案一直收窄在判刑時反映這個分別的空間。

向當局提供協助∕資料

上訴法庭引用Z-v- HKSAR (2007) 10 HKCFAR 183案去看「向當局提供有用協助」的意思。在Z案,給提供的資料沒有被當局確實使用過,但有部份資料證實是真實可靠的。上訴法庭副庭長麥機智考慮了一些要求扣減刑期的例子,當中的被告人都是受監控送遞毒品但失敗的。他認為,Z案(參見上文)明確指出需要考慮的因素,法庭也應當對有關當局有信心,相信當局對提供的協助所做的評估。上訴法庭法官麥偉德建議測試(上訴法庭副庭長麥機智同意)「協助」的「實際用途」,而不是「協助」可有「成果」或「實質結果」。這樣的測試會包括有可能協助當局的資料在內。法庭裁斷,在KSAR v Bin Kei Chi 案(CACC 181/2005,未經彙編)的「一定有成果」的方法會打消被告人提供協助的念頭,最終損害司法政策,因為在相關政策下,協助執法的被告人是有回報的,判刑時,他們可獲得真正和有意義的利益。

上訴法庭法官麥機智(當時官階)在HKSAR v Nkwo Nnaemeka Darlington [2016] 1 HKLRD 692案從廣義角度界定「有用協助」的涵義,方法較為可取,「有用協助」的意思延伸至包括被告人所提供的有可能協助或實際協助當局的資料在內。這個方法也應該用於受監控的送遞,即使送遞失敗亦然。

如果被告人聲稱有向當局提供「有用協助」,法官適宜透過Sivan程序確定該聲稱;如果要在判刑中反映被告人有向當局提供協助,適當的方法是給認罪的被告人增加被扣減的刑期,而不是連同其他減刑因素一次過扣減。

參與計劃打擊非法販運危險藥物

胡頌恒神父(Father John Wotherspoon)推出計劃阻止坦桑尼亞人販運危險藥物已有好一段時間。有許多已被定罪的販毒份子參與過這個計劃,在胡神父運作的網站提供消息。被告人因為參與計劃而獲適量扣減刑期,不過計算被扣減刑期的方法各有不同,有刑判法官給被告人扣減刑期,有的則表示這是留待行政長官處理的事。

上訴法庭副庭長倫明高和麥機智裁定(大多數裁決),參與胡神父的計劃一事不應被當作為被告人有良好品格的證據或有悔意的表現。然而,參與計劃符合公眾利益,是應當鼓勵的。判刑法官有絕對酌情決定權,如果認為合適,可扣減刑期,但不宜多過3個月。上訴法庭法官麥偉德把參與計劃一事描述為「補救性質的行為」,加上他考慮到有需要增加國際販毒集團招兵買馬販運危險藥物到香港的難度,因而認為更有意義的刑期扣減是6個月到1年。如果在判刑後繼續參與計劃,可向行政長官申請進一步減刑。

Jurisdictions: 

麥樂賢周綽瑩司徒悅律師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