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益衝突: 全球性律師事務所需要面對的挑戰

當位處不同司法管轄區/國家的律師事務所決定進行聯合/合併,將自身打造成為一家全球性律師事務所,從而為國際客戶提供服務時,它們很快便需要面對一個國際性利益衝突的問題。

合併後的律師事務所,需要就如何適用各項不同的利益衝突規則作出決定。它不僅需要考慮律師事務所的各個不同業務領域,也需要考慮當地的專業操守規則。

其中的一個處理方法,是將規定較為嚴格的《美國律師公會專業操守示範規則》(ABA Model Rules of Professional Conduct)(以下簡稱《美國利益衝突規則》),適用於全球性律師事務所運營所在的每個司法管轄區中的每一個當事人/每一項事宜上。然而,根據上述規則而實施的標準,也許會與當地的利益衝突規則互不一致(也許其不容對任何利益衝突情況作出同意)。

另一個處理方法,是將本地的利益衝突規則,適用於本地的當事人/事宜上。然而,假如我們並不清楚應以哪一套利益衝突規則為標準,那麼在處理跨境交易的事情上便可能會遇到問題。律師事務所若考慮將各項利益衝突規則予以結合/層次化,那麼在付諸實行前,應當先作出周詳考慮。這一處理方法在開始時雖然會較為困難,但它也許是避免違反當地衝突規則的唯一可行做法。

律師事務所除了須就每一當事人/每項事宜,對應當適用的衝突規則作出考慮外,也需要處理基於合約責任,或(一般而言)基於當事人關係所導致的商業利益衝突。

《美國利益衝突規則》概要

《美國利益衝突規則》是以對當事人的忠誠責任作為導向。意思就是,除非獲得現行當事人的同意,否則不論任何事宜,美國的律師事務所均不能以對現行當事人造成不利的方式行事。這項忠誠責任,可以延伸至該名當事人的聯屬公司。然而,這項規定對當事人就有關的利益衝突而給予寬免,並不構成任何限制(這與香港的規定有所不同)。

該項忠誠責任適用於以下情況:

  • 具爭訟性和不具爭訟性的事宜(即是﹕屬於「不利情況」,而並非僅僅是屬於「敵意」)﹔及
  • 不管該項不利事宜是否相同,還是與該名當事人的目前代表有關。

如果有關的委託,是由一名新客戶在香港作出,而該美國律師事務所在一項沒關連的事宜上,已存在不符現行當事人利益的情況,也許它將需要取得該現行當事人的同意。

如果獲得有關當事人的同意而給予寬免,律師事務所在同一項事宜上,有可能扮演數個不同的角色,前提是它不可在同一宗訴訟,代表利益對立的雙方。

根據《美國利益衝突規則》,除非以前的當事人同意給予寬免(可以是事先同意)以及(一般而言)存在訊息屏蔽(比較《美國利益衝突規則》第1.9條),否則律師事務所不得在同一或實質相關的事宜中,以及在對以前的當事人不利的情況下,代表一名新當事人。

《香港利益衝突規則》概要

《香港利益衝突規則》以事宜作為導向。利益衝突的定義,可見之於第7.02項原則(律師與當事人之間的利益衝突)及第9.01項原則(避免產生利益衝突)。

如屬以下情況,即屬存在利益衝突:

  • 一名律師或該律師事務所須就同一或相關事宜,分別向兩名或以上的當事人負有為其最佳利益行事的責任,而該等責任之間存在相互衝突的情況,又或是存在可能會相互衝突的顯著風險﹔或
  • 一名律師就一項事宜所負有的,為任何當事人之最佳利益行事的責任,與該名律師在該項事宜或在一項相關事宜中的自身利益,存在相互衝突的情況(又或是存在可能會相互衝突的顯著風險)。

除了聘用協議中的其他隱含責任外,律師對其當事人亦負有受信責任。律師必須以絕對公開、公平的方式來對待其當事人,並必須以當事人之最佳利益為出發點,而不得將自己置身於其對當事人所須履行的責任,與其自身利益存在相互衝突情況的一個境地(比較第7.01項原則)。

此中包括,律師在某項事宜中盡其最大努力為一名當事人行事,可能會導致在該項事宜或是在一項相關事宜上,令其他當事人蒙受損害等情況。此外,有一點需要注意的是,在當前情況中,只要有關責任存在相互衝突的顯著風險,這便已經足夠,而無需存在任何實際利益衝突。

《英國利益衝突規則》概要

《英國利益衝突規則》與《香港利益衝突規則》相類似,並以涉及相同或相關事宜作為導向。

根據英國的《2011年事務律師行為守則(SRA Code of Conduct 2011)》,英國的律師事務所及其個別律師須為每一位當事人之最佳利益行事。律師如果在相同或相關事宜中,為兩名或以上的當事人行事,而該等責任存在相互衝突的情況,或是存在該等責任會相互衝突的顯著風險,則第3.6項及第3.7項的結果規定,除非是屬於以下情況,否則英國的律師事務所及其個別律師必須停止行事:

  • 當中各當事人具有重大的共同利益(而並非僅僅是期盼一個共同結果),而在這情況下,英國的律師事務所及其個別律師可以在當事人作出知情的書面同意後繼續行事﹔而通常情況是,各當事人之間具有完全的訊息共享 ﹔或
  • 存在相互排斥的競爭局面,而在該等情況下,英國的律師事務所及其個別律師可在以下情況繼續行事﹕當事人作出知情的書面同意、律師事務所擁有各自獨立的業務團隊、及存在訊息屏蔽。

除非上述任何一種例外情況適用,否則英國的律師事務所及其個別律師不得為當事雙方/所有相關當事人行事,即使該等當事人同意和期望該英國律師事務所及其個別律師為其行事。

如果在某一項事宜上,律師所負有的以其當事人之最佳利益行事的責任,與他在該事宜或在一項相關事宜上(「相關事宜」 通常包括任何其他涉及相同資產或法律責任的事宜)的自身利益相互抵觸(又或是存在可能相互抵觸的顯著風險),這便存在利益衝突情況。

商業利益衝突

當事人都期望能掌控律師事務所在提供法律服務方面的效率及成本效益,而他們要實現這一目的之方法,是嘗試向律師事務所施加外部法律顧問的指引(即是其事務條款)。倘若律師事務所與當事人就外部法律顧問的指引達成協議,它們便需要根據合約遵守當事人所訂明的條款及條件。

在大多數情況下,當事人的事務條款,必然會與律師事務所的事務條款相互抵觸。以下的爭議點,是當事人與律師事務所在利益上出現最多分歧的地方:

  • 所有人皆為當事人:整個企業家族的代表。當事人期望將相關事宜中的當事人界定為企業家族中的每一名成員,包括其子公司及聯屬公司。然而,此舉將會拓寬律師對當事人所須承擔的受信責任範圍。此外,將所有聯屬公司涵蓋在內的做法,也是過於寬泛,而且會令人難以遵從。因此,律師事務所為當事人所下的定義應當盡量狹窄。
  • 並無任何不利情況:在未經同意的情況下,不得出現任何不利於當事人的情況。當事人希望將在《美國利益衝突規則》下的忠誠責任,施加於其本地衝突規則並沒有作出如此規定的司法管轄區身上﹔而此舉,也許會令律師事務所在競爭上處於劣勢,因為律師事務所需要尋求當事人所給予的寬免(而當地的衝突規則並無作出如此規定),以致有關事宜可能會被延緩受理。此外,律師事務所如果無法取得當事人的寬免,該項事宜甚至可能會被拒絕處理。
  • 最優惠費率:最惠國待遇條款。當事人希望獲得律師事務所為長期客戶提供的低費率,而長期客戶獲得提供此等費率,是基於其與律師事務所之間的關係,以及他們為律師事務所提供的業務量。此等安排對於律師事務所及其他客戶而言,也許是不公平的。但由於律師事務所須向不同客戶提供不同類型的服務,所以有時也是很難一概而論。

因此,律師事務所務須審慎,切勿通過合約,將《美國利益衝突規則》納入相關聘用條款中,而在需要解決與當地事宜有關的利益衝突問題時,必須加以審慎端詳。

違反利益衝突規則的後果

違反利益衝突規則,可以帶來以下各項後果﹕監管機構作出紀律處分、律師事務所被取消當前代表其當事人的資格、當事人向律師事務所提起損害賠償以及懲罰性損害賠償的訴訟、費用被沒收、律師事務所的聲譽受損等等。

管理利益衝突

為了確定哪些利益衝突規則,可適用於哪些類別的事宜/當事人,我們首先需要訂立明確的方針,從而有效處理律師及當事人的期望。

當地事宜

當地的利益衝突規則,應適用於所有當地事宜。律師事務所如果於同一項事宜中,同時作為利益對立的雙方代表(例如,在同一項融資事宜中,同時代表借款人及貸款人),這將會導致在與客戶忠誠有關的受信責任方面存在相互衝突情況,從而產生利益衝突。此等直接利益衝突涉及整個律師事務所,而根據《香港利益衝突規則》,當事人不得就該等利益衝突給予寬免。

律師事務所倘若管有來自現行或以前的當事人的重大相關機密訊息,而倘若該事務所有責任向另一名當事人披露該等訊息,則在機密訊息上產生衝突的情況便會出現。在上述情況中,存在著衝突的是保密責任與披露責任二者,而在《香港利益衝突規則》下,即使以前或現行的當事人給予寬免,此等衝突亦將無法消除。

商業利益衝突並不屬於法律上的利益衝突,但出於商業/合約原因,律師事務所必須承諾將不會以違背當事人利益的方式行事。

在通常情況下,我們首先需要考慮的是直接利益衝突,然後是機密訊息衝突,而最後,是商業利益衝突。然而,根據當事人的事務條款,當事人可以依據合約,要求律師事務所在具爭訟性的事宜中,以不違背其利益的方式行事。因此,有些時候我們應當首先考慮商業利益衝突。

跨境事宜

在分析涉及跨境事宜的利益衝突問題時,我們應當首先考慮適用各個司法管轄區的本地衝突規則,然後才考慮適用其他較為嚴格的衝突規則。有一點需要強調的是,通過適用此等「層次化處理方法」,我們得以對每一套適用於某事宜/某當事人的衝突規則作出適當考量,從而得以避免陷入違反任何衝突規則的風險。

管理利益衝突的工具

在每項事宜中適當地界定當事人的身份,是一項十分重要的舉措。我們應當避免將當事人的子公司及聯屬公司涵蓋在內,因為此舉將會導致律師所須承擔的,對其當事人的受信責任範圍被拓寬。

此外,我們也應當對律師的服務範圍作出明確界定,因為此舉可避免引發相關事宜的衝突(例如﹕律師向一名當事人提供一般性的法律意見,可能會致使他幾乎無法在相關事宜的衝突情況中,解決各項利益衝突問題)。

此外,我們也需要避免將嚴苛的條文,加諸外部法律顧問的指引中,因為該等條文會將該等在《美國利益衝突規則》下的忠誠責任,施加於其本地衝突規則並沒有作出如此規定的司法管轄區身上。

結論

律師事務所需要制訂清晰明確的衝突政策,以確保在解決利益衝突的問題上,及在處理當事人的期望時,有一個通盤的處理方法。然而,這一目標並非可以輕易地在瞬間達致,而它依然是所有全球性律師事務所需要面對的一項挑戰。

Jurisdictions: 

高級律師,合規部主管,孖士打律師行

Carolin Rost是孖士打律師行風險管理部成員,擔任香港合規主任。她就專業道德、執業和影響律師行其他法律事宜,為內部客戶提供建議。她管理該行在亞洲的衝突、反洗黑錢和其他合規程序。Carolin是孖士打亞洲衝突律師及合規部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