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不一致 - 消失的修飾!

 

「如果「地盤資料」(包括其中提述的資料)中有不明確或不一致之處,則假定承包商已考慮到更有利於進行工作的實際條件。」—NEC3 ECC C1. 60.3

「在進行評估補償事件時,如該補償事件是(為解决不明確或不一致而)更改『工程資料』的指示,則該評估是基於猶如價格、完成日期和關鍵日期是對未提供『工程資料』的一方最有利的解釋。」—NEC3 ECC C1. 63.8

但是,在NEC3工程和施工合約的內容中,什麽是不明確或不一致的?

在我之前發表在CIArb, Arbitration, Th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Arbitration, Mediation and Dispute Management, Volume 84 Issue 4 November 2018, Sweet & Maxwell, pp. 350-352,我查看了RWE NPower Renewables Ltd v J N Bentley Ltd [2014] EWCA Civ 150, [2014] CILL 3488,其中施工合約對「合約數據」第1部分規定的和「工程資料」中規定的完成工作有明顯不同的要求。上訴法院認為,預期這兩項條文將會相輔相成,只有在有關其真正解釋不同條文「對同一主題施加不同義務」的情况下,才需要訴諸優先次序論證。這一判决表明,法院在任何時候都考慮到每個案件的事實,通過對所使用的語言採取「常識性」的方法理解,能够輕鬆地解釋NEC3條款。

在 Northern Ireland Housing Executive v Dixons Contractors Ltd [2019] NIQB 19一案中,NEC3定期服務短期合約被採用在使用新的雙層玻璃單元替換窗戶的施工合約中。爭議問題的中心是業務守則 – 規格,測量及安裝PVC-U窗與側燈之間的聲稱的模糊/不一致,其指出「終飾修飾應為蜂窩狀擠壓式的PVC-UE飾件」,以及一些未提供該終飾修飾要求的合約圖紙。

對施工合約進行了修改,加入了一項優先次序條款,其中規定:

「本合約(包括所有附件)將作為一個整體閱讀,但前提是本合約的解釋應與附件12(說明)的規定相一致。然而,如果本合約中包含的一份文件的任何條款與本合約包含的另一份文件的任何條款之間存在任何衝突、分歧、差異或不一致,則相關的衝突、分歧、差異或不一致將通過應用以下的優先次序(按優先級的降序)來解决,以便在每種情况下較高優先級的文件的條文將獲採納……」

法院再一次採取了「更廣泛」的處理方式。法院研究了「整個合約上下文中的任何差異,以便其可以判斷實際上是否存在不一致和/或含糊之處」;並認為那將是無益的 -- 「如果唯一的目的是確定業務守則和圖紙之間是否存在差異,如果這種差異不會導致在合約的整體上下文方面的含糊和/或不一致。假如這種差異沒有合約意義的重要性的話,合約的兩部分之間可能存在差異這一事實是無關緊要的。」法院「沒有裁定業務守則和圖紙之間是否有差異,因為很明顯是有一個差異。相反,本法院的任務是確定是否由於業務守則和圖紙之間的差異而產生歧義和/或不一致。」

法院裁定,合約的總體文意沒有含糊或不一致之處,還查看了對投標人的說明資料、服務範圍、圖紙說明、服務說明和價目表。即使當事人在合約中明確地插入了「優先次序」條款,法院也沒有通過對爭議事項採取「更廣泛」的處理方式來使其生效。這一「消失的修飾」案表明,通過不孤立地查看合約文件,瞭解簽訂NEC合約各方的真實意圖的重要性。

Jurisdictions: 

香港建造審裁司學會(HKICAd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