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聘擔任企業法律顧問?

對許多律師來說,企業法律顧問工作有如「稀世奇珍」。然而,投身另一個範疇,是否真的如想像般完美呢?企業法律顧問職位的爭奪,從來沒有像今天這般激烈,而對於律師來說,轉職擔任企業法律顧問,無疑是他們的法律專業生涯中的一項重大決定。許多律師認為,擔任企業法律顧問,更有利於他們管理個人工作時間,因為他們從此可以不必再詳細記錄所處理的每項工作,也不必再交待自己每六分鐘的時間運用。但另一方面,這時你亦不再享有收益創造者的「美譽」-相反,現在你成為了一個被控制成本的對象,而你亦需要努力證明,你確能為企業增添價值。企業法律顧問工作難以一概而論,所以你應當先問問自己:你受聘擔任企業法律顧問,是期望在專業及個人方面,達至一些甚麼目的?

本文將論述在受聘擔任企業法律顧問事宜上,我們應當仔細權衡的一些重要因素。

薪酬待遇

擔任企業法律顧問,與私人執業的其中一個重大差別是:前者的基本薪酬,很多時比後者所獲得的為少,而香港的上市公司與跨國企業的情況尤其如此。獎金或花紅的發放,也許能夠對薪酬總額有所彌補,從而將當中的距離拉近,但我們亦首先需要在薪酬待遇方面,具較少的風險規避心態。當你的企業法律顧問事業扶搖直上,你的薪金增長、晉升前景和事業路途,便不再那麼受到局限。這與私人執業所存在的步調一致做法,形成鮮明的對比,因為私人執業是憑律師的個人年資來衡量其薪酬待遇,故每年的大概情況都可以預料得到。跨國企業的內部法律團隊的層級架構較為簡單,而企業法律顧問亦只須向該地區的法律顧問總監或法律部門主管負責。由是之故,企業法律顧問的晉升前景受到一定局限,以致很多人為了升職、加薪而決定另謀高就。所以,受聘擔任企業法律顧問的律師如要尋求更明確的個人事業發展路徑,投資銀行應當是不錯的選擇,因為它們的法律服務團隊人數較多和規模較大。

工作穩定性

律師從原來的費用賺取者身份,於轉職後一下子成為了一個支出項目,其所享有的職業保障,難免會受到影響。即使你已是一位明星級律師,擁有深厚客戶基礎,但你所服務的企業經營是否成功,盈利能力如何,這都在你的控制範圍以外。一位私人執業律師,他需要為眾多客戶提供服務,而這在某程度上,可有助於將風險分散至不同客戶領域;但作為企業法律顧問,你所服務的客戶只有一位,因此難以將風險分散。企業的盈利倘若有所下降,便有可能需要進行合併,又或是被其他企業收購,而你的原來職務,有可能因此需要作出重大調整,又或是甚至被裁撤。因此,具備多種專業技能十分重要,因為你今天所擔當的角色/職能,明天便可能發生變化。一個近期例子是,多家環球投資銀行曾在2016年初裁撤其法律部門人手,而公司假如被兼併,這亦會導致其法律部門需要進行整合。

隔離因素

律師一旦受聘擔任企業法律顧問,他所獲得提供的指引/輔導將會大不如前。他需要透過所累積的工作經驗,自行解決所遇到的各項難題。因此,律師在轉職擔任企業法律顧問之前,應當先為自己打下堅實的基礎,並且須具有良好的法律培訓/經驗。企業內部的法律團隊規模通常較小,而企業法律顧問接受律師技能培訓,或與其他法律專業人員進行交流的機會也較少。

律師擔任企業法律顧問,必須具有特強的適應能力。他們需要離開以前身處的「舒適地帶」,面對同一時間處理眾多工作和解決眾多問題的壓力。他們需要具備快速的學習能力,能夠在短時間內掌握多項法律原則,並運用個人學識,作出明智的商業判斷。企業法律部門的架構精簡,企業法律顧問如要有突出的工作表現,便需要凡事親力親為,努力將任務完成,不管那些工作是如何瑣碎、沉悶,又或是困難、複雜。律師在私人執業時,通常會有法律行政人員、實習律師及秘書為他提供支援服務;然而,在企業內卻往往只有你為自己提供支援;而即使是最理想的情況,也只是獲得一些為整個法律團隊提供的有限支援。因此,律師要為十分顯著的文化轉變作好準備,這一點是至關重要的。在私人執業期間,律師是一名法律費用的賺取者,也是一位專門法律顧問。你會為金融機構和企業進行法律分析及向它們提供意見,但卻不會直接涉及企業的日常運作。可是,作為一名企業法律顧問,你所服務的企業,會倚仗你所提供的法律意見來作出其商業決定,從而以務實的方式來解決有關問題。企業法律顧問責任之重,可想而知!

可見性與溝通

你作為企業法律團隊的一份子,你的客戶現時與你的距離,只是一步之遙,而且他更可以隨時在你的辦公桌前出現。你現時再沒有秘書來為你篩選來電、安排會議,讓你可以安心自行作準備。然而,你所得到的回報卻是:你在該行業成為了一位專家;你可以直接參與一個項目的推展過程,從開始到完成,你可以感受到自身作為企業的一份子,與其他同事一起奮力達成目標的那份滿足感。

由於你已成為企業的一份子,你需要有自信,和能夠進行有效的溝通。你需要有信心堅持自己的立場,知道應在何時提出質疑,何時向他們說不,這一點是至關重要的。你要讓別人將你視作一個能提供有效解決方案的人,而非進步的妨礙者。當企業在如何解決問題及完成有關工作上,需要你向他們提供意見時,你必須能夠提出各項備選方案。在私人執業時,你的責任是為客戶識別各項存在的風險,並向其提供適切意見;但作為一名企業法律顧問,你所面對的期望會更高。你需要了解企業的風險偏好,並向其提供在該框架內的可接受商業解決方案。

重返私人執業

律師一旦受聘擔任企業法律顧問,要重返私人執業會存在一定困難(但並非完全不可能)。如果你在擔任企業法律顧問方面已累積了相當的經驗,並且在任職期間,你能夠通過建立人際關係來拓展企業網絡,那麼必然會有律師事務所發覺這潛在的商機,而邀請你重返私人執業。一些曾經在香港的金融或監管機構擔任內部法律顧問的律師,他們在經歷了一段時間的歷練後,在重返私人執業時,會成為律師事務所的合夥人。

大多數受聘擔任企業法律顧問的律師,都有長期在該企業留任的打算。然而,這一崗位並非對所有人都適合。如你希望能夠順利過渡,你必須注意及估計你可能會經歷的文化轉變。律師可以找到很多具說服力的理由,支持他作出轉職決定,受聘擔任企業法律顧問,當中包括:他可以更有效地管理自己的工作時間;以及,他可以更接近實際決策過程,並能夠從起首到完結,參與一個項目計劃的完成,從而獲得一份難得的滿足感。如果你能夠顯示出,你對所服務的行業/範疇,以及所提供支援的企業,具有充分的了解,明瞭當中的商業風險,並且能證明你就是解決方案的提供者,那麼你所提供的意見,將會深獲企業的信賴,而企業法律顧問一職,也將會成為你銳意發展的長遠目標。然而,在你作出轉變決定,並揀選你所欲擔當的角色以前,你需要首先細想:在事業生涯中,你最看重的是甚麼?你的長遠目標又是甚麼?

Lewis Sanders Ltd. 高級顧問

Ms.Khemaney於2007年開始從事法律招聘工作,服務於一家大型國際招聘公司,為亞太地區的企業與律師事務所客戶,提供法律顧問及律師的招聘服務。Ms.Khemaney在法律行業中建立了強大的聯繫網絡。她透過該網絡,為AmLaw 100、Magic Circle、國際律師事務所、跨國企業及金融服務客戶,進行在亞洲區的律師招聘工作。此外,她亦透過其網絡,協助有意在亞洲開展事業的美國律師前來亞洲服務。Ms.Khemaney在Lewis Sanders主要負責企業法律顧問與私人執業律師的招聘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