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疑交易報告

在撰寫本文之時,「國際金融反洗錢特別工作小組」在去年11月實地訪問香港後,為本港撰寫的相互評估報告(將於今夏稍後發表),將在全體會議上正式「提交」。一些關鍵的重點領域可能包括:

• 香港舉報可疑交易制度的成效
(根據《有組織及嚴重罪行條例》香港法例第455章第25A條,以及其他打擊洗錢和反恐怖主義立法的相應規定);以及

• 各個受規管的界別遵守《打擊洗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條例》香港法例第615章有關當事人/客戶盡職調查及備存紀錄的規定。

鑒於英格蘭及威爾士法律委員會最近的報告以及對英國(報告可疑活動的制度)的強烈批評 -《打擊洗錢:可疑活動報告的制度》(「Anti-Money Laundering: The Suspicious Activity Reports Regime」)
(2019年6月18日),以致可疑交易的報告尤其受到關注。法律委員會的報告呼籲為改進打擊洗錢制度提供新的指導,並提出了一些改進該制度的重要建議。法律委員會的網站概述了部分的問題:

目前系統的問題

在過去十年,人們提交的「可疑活動報告」數量翻了一番,而且仍在繼續增加。最終導致在2018-19年提交了超過47萬份報告;令在一年內收到的報告數量達到了創紀錄的水平。

然而,我們的研究發現,有大量這些「可疑活動報告」是低質量的,包含有限的,甚至無有用的情報。編寫這些報告的舉報者浪費了時間和金錢,妨礙了執法部門調查和起訴犯罪者的能力。

此等關注並不是英國獨有

根據「聯合財富情報組」的網站,2018年有73,889個「可疑交易報告」,2017年有92,115個
(下降了約20%)。截至2019年4月30日,今年已有15,219個。因此,經過五年(2013-17年)「可疑交易報告」數量不斷增加之後,(目前)出現了下降趨勢。

在2018年,法律、會計和房地產界別提交的「可疑交易報告」加在一起不到總數的1%,其中絕大多數來自法律界(即416個)。這些非金融企業和專業界的報告水平是一個問題。不過,香港的律師亦須顧及他們的專業責任,(除其他外)包括執業指引P,其中包括以下條文:

「(36) 鑒於普通法下的法律專業特權,《販毒(追討得益)條例》、《有組織及嚴重罪行條例》及《聯合國(反恐怖主義措施)條例》中均載有條文,豁免法律專業特權有關事項的披露要求。」*

雖然香港市民如認為適當的話,可向有關執法機關舉報懷疑清洗黑錢的情況,但準則是使用「聯合財富情報組」的標準網上舉報表格。報告通常有兩種用途。首先,報告在香港發生的銀行和金融機構類型的可疑交易(實際可能包括「防禦性報告」的元素)。第二,報告某一交易,以取得有關獲授權人員的
「同意處理/交易」。

為了更好地理解第二個目的,最好的非正式談話對象往往就是那些因涉嫌金融犯罪而被調查的當事人的代表律師(例如,他們需要確定該等向其支付的費用的來源^)或在某些交易中接受委託的律師 - 例如房地產律師。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見E節(「有關法律問題」),除其他外,涉及法律專業特權和當事人保密的問題。

^ 如果收到,最好在「同意交易」之前存放在單獨的持分者賬戶中。

Jurisdictions: 

高級顧問 , R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