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稱的含義是什麼?臨時清盤人、清盤人及從價費

陶偉卓合夥人,劉芷君高級律師,孖士打律師行

破產管理署就強制清盤轉為債權人自動清盤而收取從價費的權利,在近期的Re MF Global Hong Kong Ltd(unreported, [2015] CACV 251 and 252 of 2012, 2 March 2015)案例中受到質疑。在此案中,上訴法庭裁定,關於明富環球(MF Global) 旗下兩家公司由強制清盤轉為債權人自動清盤,應繳付從價費。

此案件提交上訴法庭審理的緣由如下。

夏利士法官(Hon. Mr. Justice Harris) 2012年10月頒佈命令(「該命令」),將明富環球香港有限公司(MF Global Hong Kong Limited)及明富環球控股香港有限公司(MF Global Holdings HK Limited)(「該等公司」)由強制清盤轉為債權人自動清盤。該命令委任當時的臨時清盤人作為該等公司的清盤人,並命令截至轉換日期為止,臨時清盤人作出的變現須支付給他們(作為清盤人),「而不得根據《公司(費用及百分比)命令》就從價費作出任何扣減,而該等費用不須由根據[當時的《公司條例》(第32章)]第193條委任的臨時清盤人支付。」 (同上§2)(加以強調)。破產管理署就其應有權收取從價費提出上訴。聆訊所關注的一個問題是,在規定破產管理署有權徵收從價費的每一條相關法定條文中所提述的「清盤人」,是否包括根據現行《公司(清盤及雜項條文)條例》(第32章)(「《公司條例》」)而委任的臨時清盤人。

在原訟階段,夏利士法官(Harris J.)接受臨時清盤人代表律師提出的論點,根據《公司條例》第193條而委任的臨時清盤人,並非《公司條例》第2(1)條所界定的「清盤人」;在該條中,「清盤人」的定義包括「根據第194條而擔任該職務的臨時清盤人」。因此,他們不必以擔任臨時清盤人期間所變現的款項來支付龐大的從價費;法律規定,該項責任須由「清盤人」履行。臨時清盤人根據鮑晏明法官(Barma J)(當時的官階)的較早前裁決來闡釋「清盤人」的含義。在Lehman Brothers Securities Asia Ltd (No.2) [2010] 1 HKLRD 58一案中,在一宗關於申請支付根據《公司條例》第193條被委任的臨時清盤人所招致的臨時費用的案件中,法官裁定該等臨時清盤人並不包括在《公司條例》第2(1)條下的「清盤人」定義中。法官認為該等臨時清盤人並非根據第194條被委任(同上 68-70)。在本案中,法官重新考慮了他在Lehman Brothers Securities Asia Ltd (No.2) [2010] 1 HKLRD 58一案中關於《公司條例》第2(1)條的解釋,並確認已經給予事件充分考慮,「所有三類清盤後的臨時清盤人應被視為在性質上十分類似」,而且「儘管這些臨時清盤人最初是根據第193條被委任,但在該等公司被頒佈清盤令之後,他們是根據第194條擔任清盤後臨時清盤人,因此受該等條文所規限[與從價費有關]……」。雖然當臨時清盤人只根據第193條獲委任時,大部分變現已經達成,但鮑晏明法官(Barma JA)裁定這並非一個給予豁免的理由。由於該等變現的持有,是為了保存該等公司的資產,以等待呈請的結果,因此從價費是應當支付的。只有在該等命令頒佈後(臨時清盤人於當時是根據第194條被委任),他們才在清盤過程中處理該等變現(unreported, [2015] CACV 251 and 252 of 2012, 2 March 2015, at §25, 28 & 29)。

Yuen及McWaltersJJA贊同,確認在香港,如果臨時清盤人在頒佈清盤令後繼續履行職務,那麼就《公司條例》而言,他們應被視為「清盤人」。最後一點,儘管鮑晏明法官(Barma JA)在判決中就《公司條例》第2(1)條的解釋表達了觀點,但他亦確認在Lehman Brothers Securities Asia Ltd (No.2) [2010] 1 HKLRD 58一案中關於臨時費用的裁定是正確的(unreported, [2015] CACV 251 and 252 of 2012, 2 March 2015, at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