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第二任香港終審法院首席法官致敬

我在上一篇會長的話中,回顧了香港自1997年回歸以來司法機構的發展歷程。隨著前任首席法官馬道立於1月11日正式退休,我希望用這一期的篇幅特地向他致以深切的謝意,感謝他在過去10年對香港司法機構的有力領導,為維護香港的法治作出了重大貢獻。

根據《香港終審法院條例》(第484章)第6(2)條,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是司法機構之首,負責司法機構的行政管理。

前任首席法官馬道立於2010年9月1日獲委任為第二任香港終審法院首席法官。 他在2011年首次以該身份出席香港法律年度開啟典禮時,首先明確表示:「我會在此討論『法治的要素』。作為首席法官,我承諾在我任內定必維護法治;我在履行我的職責時,定以此為依歸。」。

事實上,前任首席法官馬道立在其司法生涯中,一直堅定支持和捍衛香港法治,以及作為香港法治的重要特徵之一的司法獨立。 除了在終審法院審理案件外,他還把握一切可能的機會,以司法機構發言人的身份,向本地及世界各地的大眾講述及解釋這些香港的核心價值。在必要時,他也無畏地發言,反對把司法機構及法院工作政治化,以捍衛香港的司法獨立。

他還不斷强調不同的關鍵人物,包括法官、法律執業人士、訴訟的當事人,乃至社會上每一個人,在秉持公正中均扮演重要角色。

作為司法人員推薦委員會的主席,前任首席法官馬道立則非常重視司法人員的招聘工作,以及認為香港需要維持一個强大、獨立、公正及受國際尊重的司法機構。套用他的話來說,就法官(包括司法人員)而言,「在才能和品德方面,必須保持至高的水平。若欠缺這些質素,公眾人士(我們服務的對象)便無法抱有社會對司法機構應當有的信心。」在强調保持對法官的高水平期望的重要性時,他還多次表示,「與其委任水準不符的人士,倒不如容許職位懸空。」。 在他任職期間,維持了一個强大的司法機構,不同的司法職位都任命了有名望和聲譽的法官。 其中,現任終審法院首席法官張舉能於2011年6月獲委任為高等法院首席法官,而鄧國楨法官及霍兆剛法官則分別於2012年和2013年獲委任為終審法院常任法官。

為了應付司法機構的長遠需要,並確保案件能被迅速及有效率地處理,同時亦能公平及嚴格地依法辦事,司法機構在他的領導下進行了多項檢討,包括檢討法官的服務條件及退休年齡。延長法官及司法人員法定退休年齡的修例在2019年獲得通過,以鼓勵最優秀的法律人才加入司法機構,並幫助挽留經驗豐富的在職法官及司法人員。

我在上一期會長的話中談到司法機構採用科技的情況。我想在這期提及在他任期內的另一項里程碑式的成就。終審法院於2015年9月遷往昃臣道8號的現址。終審法院自1997年成立以來,一直在炮台里1號的前法國外方傳道會大樓。這座位於昃臣道的歷史建築原設計為法庭,在1912年至1983年期間曾是前最高法院的所在地,1985年至2011年則成為前立法會大樓。 前任首席法官馬道立上任後不久,司法機構於2011年承擔了這一項重要而又艱巨的搬遷任務,並於2015年順利完成,以期在這幢著名的歷史建築中提升終審法院的效率與順暢運作,成為香港法治持久和實在的象徵。

容許我再重申,我必須感謝前任首席法官馬道立對香港律師會之工作和律師行業的支持。 他出席了我們許多的大型年度活動,如周年招待酒會、新春酒會、青Teen講場、法律周,以及許多體育活動,如法紀盃,與我們的會員和社會人士交流意見。他是本會公益法律服務及社區工作嘉許計劃的堅定支持者,自2010年成立以來,他一直是頒獎典禮的主禮嘉賓。他鼓勵本會會員為市民提供公益法律服務,作為利便所有人尋求司法公正的重要一環,並表揚有此成就的會員。

我在這裡有限的篇幅並沒法詳盡介紹他出色的工作。 請大家細閱本期《香港律師》中有關前任首席法官馬道立任內貢獻的其他文章。

我們衷心祝願前任首席法官馬道立在下一個人生篇章中取得圓滿成功。在最後一次以首席法官身份出席的2020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上,前任首席法官馬道立强調:「社會應當珍惜法治,法治是凝聚社會的基石,我們必須盡最大的努力加以維護和珍視,因為一旦法治受到破壞,我們的社會要復元將殊不容易。」在此前提下,我們歡迎新任首席法官張舉能,並期待與他合作,繼續我們共同維護香港的法治的工作。

Jurisdictions

香港律師會會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