員工招聘和法律探訪

上訴法庭最近對一宗案件(2021 HKCA 1188,「案件」)的裁決提出了一些關鍵問題,其中包括律師行招聘員工,以及律師行員工對在囚當事人進行法律探訪等。

律師行的員工招聘

作為獲信賴的顧問,律師擔任法院人員在司法工作中發揮著關鍵作用。律師的工作範圍廣泛,不合資格員工(即不具備律師資格的員工)通常獲聘用以支援法律執業工作。現時約有16,000名不合資格員工受僱於香港律師行及註冊外地律師行。

為確保律師行適當地審查其潛在僱員的適合性,《法律執業者條例》(第159章)(《條例》)第53條整條均用以規定律師行不得故意僱用人士的類別,除非事先獲得律師會的書面許可。

被禁止僱用人士的類別包括(1)由於姓名已從律師登記冊上剔除而喪失以律師身分執業的資格、或以律師身分執業的資格正被暫時吊銷,或身為未獲解除破產的破產人的人;(2)是律師紀律審裁組所作出命令之標的,而該命令是禁止任何律師或外地律師僱用該人;或(3)被裁定犯了涉及不誠實的刑事罪行的人。

作為風險管理的一部分,律師行在招聘員工時,必須謹慎行事,同時考慮到《條例》第53條。例如,根據第53(3)條,律師行應特別要求求職者披露之前曾否被裁定犯了涉及不誠實的刑事罪行,並在僱用任何曾被裁定犯了此類罪行的求職者前,尋求律師會的許可。律師行亦應查閱律師會通告,當中列出在律師會所知範圍內根據《條例》第53條被禁止受僱於律師行的人士名單。律師會亦就定罪「已喪失時效」提供了指導。求職者可能會辯稱其定罪「已喪失時效」,即使被要求披露,也沒有義務這樣做。《罪犯自新條例》(第297章)第2(1)條規定,刑事定罪在特定情況下被視為「已喪失時效」。

然而,《罪犯自新條例》第3(1)(c)條規定,「第2條並不影響」「使有關的個別人士遭取消資格、限制行為能力、禁制或其他處罰的法律運作」。《條例》第53(3)條構成《罪犯自新條例》第3(1)(c)條對該個人的「取消資格或禁制」。因此,《罪犯自新條例》並沒有賦予求職者權利,以定罪「已喪失時效」為理由,拒絕披露其先前的定罪。

總的來說,第53條的立法意圖是明確的,旨在確保律師行適當地審查其潛在僱員的合適性,並賦予作為專業監管機構的律師會權力,決定特定背景的人士是否適合受僱於法律執業,受託處理當事人的金錢和財產。

然而,正如案件顯示,若求職者向僱主律師行刻意隱瞞刑事定罪,或者律師行未有向求職者索取此類信息,而以不知情作為對第53(3)的抗辯理由,則該機制可能會被濫用。律師會正積極檢討該部分,研究如何改善,亦會就查核犯罪記錄的程序與警方聯絡,了解可否建立更有效的渠道,讓律師行核實求職者根據第53(3)條提供的資料。

草率的招聘行為可能會對律師行的聲譽造成無法彌補的損害。此外,違規的律師或外地律師將受到重罰。若任何律師或外地律師的行為違反第53條的規定或根據第53條獲得許可的條件,其姓名將從律師登記冊上被剔除,或被取消註冊(視乎情況而定),或在律師紀律審裁組認為合適的期間暫時吊銷執業資格。

法律探訪

裁決提出的另一個問題,與法律探訪有關。

每個執法機構,包括懲教署、海關、入境事務處、警方和廉政公署(統稱「執法機構」),在法律代表探訪當事人方面,均有其特別安排。律師會無權授予任何人探訪在囚當事人的特別許可。允許任何人士進入拘留場所的權力,屬於執法機構。根據執法機構的安排,除了律師、大律師、實習律師和註冊外地律師外,獲授權律師行文員 (載於律師會的獲授權律師行文員名單)也可以在特定情況下進行法律探訪,以聽取當事人的指示。不在律師會獲授權律師行文員名單上的普通文員,不是執法機構安排下有權進行法律探訪人士的類別。

加入獲授權律師行文員名單的申請,由律師會審核和批准。申請必須附有已簽署的授權書,授權警務處處長向律師會和申請人的僱主,發放申請人的刑事定罪的詳細記錄。成為獲授權律師行文員的申請,會經仔細審查,考慮申請人和僱主律師行的所有相關事實。有關法律探訪的詳細執法機構安排,載於17-839號通告,以供律師會會員參閱。

提醒事項!

  1. 《執業證書(特別條件)規則》(第159章附屬法例)(「特別條件規定」)第5條對其適用的律師,須於申請執業證書之前的最少6星期前,向律師會發出通知書。為確保2022年執業證書及時發出,申請執業證書的律師,須就其根據特別條件規定所發出的擬申請執業證書通知書作出聲明,並於2021年9月30日前將通知書交回律師會。
  2. 香港律師行2020/2021彌償年度的專業彌償保障將於2021年9月30日屆滿。2020/2021彌償年度的供款於2021年10月1日開始,並須於2021年9月30日或之前繳交。

業界每月統計資料

(截至2021年7月31日):

會員(持有或不持有執業證書) 12,535
持有執業證書的會員

10,980 (當中有7,946 (72%) 是私人執業)

實習律師 1,059
註冊外地律師

1,504 (來自33個司法管轄區)

香港律師行

946 (獨資經營佔47%,2至5名合夥人的律師行佔41%,52間為按照《法律執業者條例》組成的有限法律責任合夥律師行)

註冊外地律師行

85 (來自22個司法管轄區,15間為按照《法律執業者條例》組成的有限法律責任合夥律師行)

婚姻監禮人 2,165
安老按揭輔導法律顧問 404
訟辯律師

78(民事程序:72位,刑事程序:6位)

學生會員 202
香港律師行與外地律師行(包括內地律師行)在香港聯營 37

秘書長 , 香港律師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