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秘密、跨界爭議、國際貿易委員會(第二部份)

本文旨在解釋公司應多加考慮利用ITC解決商業秘密糾紛的原因,以及ITC程序的運作方法。來到第2部份,我們會集中討論就跨境問題ITC能提供的選擇,以及公司可採用以積極保護其商業秘密的措施。

ITC就跨境問題能提供的選擇

要追究商業秘密被竊一事,公司除了可按慣例向其本國的法律制度求助之外,還可以有其他更好的選擇。根據1930年《關稅法案》(Tariff Act of 1930)第337條,如果有不公平競爭的情況出現,ITC有權阻止進口美國或銷往美國的產品。要根據第337條在ITC席前提出申訴,申訴事項必須包含四項元素:1)產品為進口產品;2)該產品的進口或銷售是基於不公平競爭的行為或方法;3)美國會有行業嚴重受損或因而難以建立有關行業;及4) 申訴人蒙受某種特別的傷害。綜觀歷史,根據第337條提出訴訟的一方,通常指稱的是某進口貨品侵犯了美國專利,不過,法律已確認盜竊商業秘密的行為構成「以不公平的方法競爭」(unfair method of competition),因此可在ITC席前就此提出訴訟。

雖然在基於知識產權法例而提出的法定申索之中(例如專利),ITC假定申訴人已蒙受損害,但申訴人仍須證明被盜走商業秘密將對其在美國的業務造成損害。這不是說申訴人必須是美國公司――任何在美國經營業務的實體都可以就其因為在外國或本地的不公平行為而蒙受的損害提出申索。同樣地,ITC對所有出售產品供進口的、進口產品的,還是在產品進口美國後出售該產品的公司一律有管轄權。這意味ITC有能力阻止外國那些影響美國公司的行為,即使外國的行事者不在美國或於美國沒任何規模亦然――只要行事者有將產品出售到美國即便足夠。事實上,在ITC席前處理的個案中,有接近三分之一不是由美國公司提出起訴的。

因為商業秘密被盜而受損的公司如果要展開申索,得先提出申訴以通知ITC。如ITC選擇調查被指稱的有關事宜,所有不受特權保護的文件和證供都必須在文件透露中披露。ITC審理訴訟的速度比美國地區法院法律程序快,而且提供很多同樣有利的工具,包括涵蓋範圍廣泛的文件透露。ITC程序通常9個月內進入審訊階段,15至18個月內審結案件,比較大多數其他可選的途徑要快得多。

ITC亦提供範圍廣濶的保護令,可用來限制各方外聘顧問取覽敏感的商業資料。這種保護在關乎商業秘密的申索中極為重要,因為這種申索通常涉及大量機密的商業資料,而這些資料都是訴訟中的核心爭議點。保護令能避免這些資料在訴訟過程中落入競爭者手中。

ITC亦可發出有限度及永久性的豁除令和終止及停止令,以阻止不公平競爭造成商業損害。ITC的豁除令由美國國土安全部海關邊境保護局負責執行,是阻止不公平進口的有效工具。有限度的豁除令是標準的補救方法,阻止違法貨品繼續進口美國或在美國出售,但是只對ITC席前的訴訟各方具有約束力。一般的豁除令,不論貨品來自何方,一律阻止違法貨品進口美國或在美國出售。ITC亦可發出終止及停止令,規定進口商停止分銷任何已經存在於美國的違法商品。

最後,來自ITC程序的裁斷有時可以成為其他法律程序的障礙。在某些情況下,公司可以根據《防衞商業秘密法案》(DTSA)在美國地區法院提出訴訟的同時,也在ITC進行訴訟,前者可以因此將程序擱置至ITC審結訴訟。從表面看來,DTSA適用於任何關於「在美國境內作出推展某罪行的行為」18 USC § 1837的情況。評論者和法庭仍在界定DTSA境外效力的延伸範圍,不過,非美國公司已在逐步測試這範圍界限,以求在商業秘密被盜時,利用DTSA作為提出申索的工具,包括盜賊和受害者都不是美國公司的情況。DTSA之下的法理不斷演變,我們期望將來有指引進一步釐清甚麼才是對商業秘密盜竊「推展行為」。不過重要的是,ITC有關商業秘密被不當挪用的裁斷,可能在地區法院造成障礙。

積極保護商業秘密

如果公司還在考慮哪個司法管轄區的法院最適合它就商業秘密提出訴訟,那代表它已先輸一仗――因為其商業秘密已被盜取。預先保護商業秘密應該是所有公司減輕風險的重要策略,不論從商業角度還是法律角度亦然,因為法律上除非公司已採取合理措施將資料保密,否則商業秘密不享有受保護的權利。現時沒有任何規則清楚界定措施要達到甚麼程度,才算得上是合理的措施,不過有不少已發表的數據說明了公司何時及如何沒能保護其資料。事實上,最近的Lex Machina報告發現,有大量個案不涉及對申索人就商業秘密的擁有權或有效性提出質疑,但「那些個案通常裁斷商業秘密沒有得到保護」。甚麼是「合理的」保護須按個別情況而定,通常隨著價值而遞增—法庭認為價值越高的資產,所得的保護也應越大。公司採取的常見措施包括:

  • 妥善地保存商業秘密的存在證明;
  • 就秘密的出∕入設置實體及電子安全屏障;
  • 限制取覽商業秘密,及施用監察工具;
  • 使用和執行限制使用商業秘密的政策和協議;
  • 使用或妥善執行保密協議、共同發展協議,以緊密監察並限制與第三方共用商業秘密及其他與第三方的共用關係;
  • 提供訓練,教導有關人員如何處理和披露商業秘密,並且提高他們的警覺;
  • 調查和跟進涉嫌違反守則的行為;及
  • 實施足夠措施,在終止僱傭關係或懷疑有不當行為時,停止有關人士取覽商業秘密。

結論

對於尋求保護其在美國的產品銷售的公司來說,第337條可謂強力的工具,但這需要有專業的法律顧問領路。

編輯註:請於《香港律師》十一月期刊參閱文章的第一部份。

本欄所提供的資訊僅屬一般資訊,並不構成相關法律的完整陳述,亦不應被依賴為任何個案中的法律意見或被視作取代法律意見。

Jurisdictions: 

溫斯頓律師事務所

溫斯頓律師事務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