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方面提出申請時盡力全面及坦白披露資料的責任

從多方面去看,HCA 1980/2015I案是香港司法管轄權區的第一宗加密貨幣訴訟。訴訟的起訴人是中國比特幣採礦硬件的龍頭開發商。訴訟另一方是一家加密貨幣交易所,(雖然它以香港為基地)文件顯示是英屬處女群島公司。

這宗案件的轉捩點是原告人的欠動判決(default judgment)被判作廢,原告人優勢大失。最終,在非正審階段白花了巨額訟費之後,原告人要求終止訴訟程序,並同意支付辯方所有訟費。本文會探討這個在司法管轄權區首宗加密貨幣訴訟出現的轉捩點。

法律程序背景

2015年7月

原告人的律師發出提訟前的信函(pre-action letter),信函寄往被告人的香港地址。

2015年8月

被告人向原告人律師發出回覆信,原告人律師在信件蓋上收信印章(Received)。回覆信信頭印有被告人的香港地址。

原告人展開法律程序,並申請把文件送達司法管轄權區以外地區的許可。原告人律師在原告人的支持誓章聲明:

「原告人獲告知第一被告人的註冊辦事處地址是……英屬處女群島……在這情況下,因為第一被告人的註冊地∕基地不是在香港,它也沒有任何香港地址,所以原告人不可能把文件送達司法管轄權區內的地址」

「鑑於上文所述,本人確信英屬處女群島地址是第一被告人唯一的地址」

2015年11月

原告人獲批予把文件送達司法管轄區以外地區的許可。

2016年2月

原告人取得判第一被告人敗訴的欠動判決。

爭議點

本來,一旦原告人取得欠動判決,被告人即使申請將欠動判決作廢獲批,也必須支付訟費,甚至可能受制於若干條件。

原告人沒有向法庭披露有可能在香港與第一被告人通信的方法,因此令人(針對原告人的訴訟基礎)質疑的,不是送達文件的形式是否「正常」,而是原告人獲許可把文件送達司法管轄權區以外地區,是否不合常規。

簡單而言,被作廢的不只是原告人的欠動判決,還有批給原告人把文件送達管轄區以外地區的許可,以及這樣的送達也被作廢。訴訟程序進行了差不多兩年,原告人最終還是回到原來的地方。原告人亦被命令支付第一被告人申請作廢欠動判決的訟費330,000港元(原告人的申索款額只有人民幣770,000元)。

裁斷1:全面和坦白披露是必要的責任

法庭斷定,從雙方往來信件可知,不可爭議的是,原告人知道第一被告人在香港是有辦事處的。原告人被發現早已知道香港的地址,甚至曾經寄信到該地址。

從其後的消息往來可知,原告人知道第一被告人用英屬處女群島地址註冊英屬處女群島公司,只是該公司沒有員工,也沒有經營業務。

因此,從原告人不提上述資料可見,原告人沒有履行全面及坦白披露的責任。因為原告人隱瞞資料,法庭不能作出合宜的命令。第一被告人也不能回應通知。

基於上述理由,原告人把文件送達司法管轄區以外地區的許可作廢。所有隨後的送達和命令亦全部被作廢。

裁斷2:只附上證物不是全面和坦白的披露

這宗案件的案情很有趣,例如,原告人自行援引原告人律師在被告人的信件信件蓋上收信印章一事。原告人代表大律師試圖主張,雖然與誓章的意向完全相反,但是附上的證物隱含了有責任披露的資料。

聆案官鄺卓宏在他的判決中持相反意見,他引述案情說:

「他們亦必須識別相關資料。因此,只附上證物但不在誓章清楚識別(重要事實)是不可接受的。法庭沒有責任識別所有列作證物的文件。」

本文重點

這宗案件有暮鼓晨鐘之效,提醒訴訟人要盡力全面和坦白披露資料,並須注意以下兩點:

  • 全面和坦白披露的責任是一個嚴格的要求。絕對不只涵蓋事實,還包括法律論點。如果的確涵蓋了法律論點,法律論點就應當被提請注意。
  • 只把文件放在證物之列不是全面和坦白的披露。只附上證物但不在誓章清楚識別(重要事實)是不可接受的。法庭沒有責任識別所有列作證物的文件。

把欠動判決作廢只是協調多項非正審申請後的第一項申請,欠動判決被作廢不到一年,原告人同意終止訴訟並悉數支付被告人的訟費(差不多是原告人最初尋求討回款額的三倍)。

Jurisdictions: 

助理律師,羅本信律師行(香港)

助理律師,羅本信律師行(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