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辦公室

香港於 2020 年 1 月 29 日確認首宗「2019冠狀病毒病」病例。此後,漫長的疫情猶如過山車一般高低起伏,給各行各業帶來前所未有的挑戰。

法律界面對的首項衝擊,是法院暫停案件審理。在首宗確診個案出現的一周後,司法機構宣布除緊急和必要事務外,所有審訊將會延期。之後,一般性的審訊延期自 2020 年 1 月 29 日開始至 5 月 3 日止,合共持續了三個多月,導致大量案件需要押後和重新排期。為了處理所積壓的案件,司法機構批准自 2020 年 4 月起,合適的民事案件可使用視像會議設施進行遙距聆訊。

為了保障員工的健康和安全,一些律師行轉為在家辦公,以期在保持業務持續運作的同時,將感染的風險降至最低。

自新冠疫情爆發以來,法律界在採取新的運營方式方面,可說反應非常靈活。

現行的問題是,長遠來說,當公共衞生情況穩定下來之後,該等新運營方式會否依然繼續。

正如我先前在「混合趨勢」(2021 年 6 月號)一文所指出的,不管科技如何能夠模擬辦公室工作環境,它永遠無法重新塑造自發性的面對面社交互動,而這卻是建立互信、鼓勵協作、推進工作文化所必須的。更重要的是,對於例如法律專業此類在專業培訓方面採取學徒模式的專業來說,透過虛擬平台進行遠程培訓和指導確實是一項挑戰,而它亦只應作為一種後補方案,於無法進行面對面培訓時才予以採納。

突顯這一點的,是理事會議決自2020年1月1日起,豁免所有實習律師根據《實習律師規則》第9(1)條,須在其導師的辦事處接受培訓之規定(第20-472號通告)。該項豁免的授予,明確受限於該等遠程培訓和監督之實施,目的是為了直接應對「2019冠狀病毒病」之需要,並且已在確保對實習律師實施有效監督方面作出了適當安排。促進該等監督的主要因素,包括導師與學員之間透過電話、電郵及視像會議進行有效和頻密溝通,並通過定期的口頭和書面匯報與回饋來緊密監察相關工作進度。

關於實體工作環境中的面對面社交互動,其另一個重要層面是社交智能的培養。它是一種認識自己和認識他人的能力,而這種能力不可藉長時間透過屏幕疏離互動發展出來。社交智能的發展,須從與人相處的經驗,及從社交環境中的得失成敗學習得來。

傳統上,人們對律師的期望來自律師所掌握的實體法律知識和技能,例如如何解釋法律及相關案例、如何組織複雜的案情和提取相關資訊等。然而,法律實務並不能獨立於科技發展以外,亦難以免除自動化所帶來的風險。人工智能對法律研究、合約審查或盡職調查分析等常規工作的影響,在未來日子只會持續增加。與重複和模式識別相關的法律職能,預期將會日益實現人工智能自動化。我們須面對的一個重要問題是:長遠而言,合資格的法律執業者未來還將實質擔當甚麼角色和任務?

在回答這個問題時,我們需要思考的是:面對機器自動化,人們仍可保留一些甚麼價值。除了創造力和複雜的推理能力外,機器自動化不具備的另一樣技能是社交智能,即人們有效商議複雜社會關係的能力,而這對於律師作為其當事人的可信賴顧問而言是必不可少的。

為了使我們新一代的律師能為此等變遷作好準備,除了倡議適度改革法律教育內容,將提升他們運用科技於工作中之能力涵蓋於課程內,我們亦應鼓勵他們,並為他們提供具有正常社交互動和進一步發展社交智能的合適工作環境。

在我們期待告別新冠疫情之際,一些律師行可能會面對另一系列問題,例如鼓勵員工重返辦公室工作。我們不時聽聞一些具創意的激勵措施,包括由僱主出資聘請健身教練為重返辦公室工作的員工提供訓練,以助其減去一些「在家辦公時的體重」!

律師行2020/2021彌償年度的專業彌償保險將於 2021 年 9 月 30 日(星期四)屆滿。要為彌償保險續保,律師行主事人應於 2021 年 8 月 15 日或之前,向恒利保險服務有限公司計劃經理提交彌償申請及總費用收入報告。

業界每月統計資料

(截至2021630日):

會員(持有或不持有執業證書) 12,491
持有執業證書的會員

10,929(當中有7,996 (73%) 是私人執業)

實習律師 1,126
註冊外地律師

1,529(來自34個司法管轄區)

香港律師行

948 (獨資經營佔47%,2至5名合夥人的 律師行佔41%,50間為按照《法律執業者條例》組成的有限法律責任合夥律師行)

註冊外地律師行

85 (來自22個司法管轄區,15間為按照《法律執業者條例》組成的有限法律責任合夥律師行)

婚姻監禮人 2,160
安老按揭輔導法律顧問 405
訟辯律師

78(民事程序:72位,刑事程序:6位)

學生會員 194
香港律師行與外地律師行(包括內地律師行)在香港聯營 37

 

秘書長 , 香港律師會